共享單車亂停惹議 業者:我們是來釋放車位、不是來搶車位的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共享單車亂停惹議 業者:我們是來釋放車位、不是來搶車位的

建立於 2017/07/28
本報2017年7月28日台北訊,賴品瑀報導

「我們是來釋放停車位,不是來搶停車位的。」共享單車「Obike」4月開始在台營運後,由於隨處可停的「無樁式」特性,反而發生亂停、大規模佔用機車停車格等亂象,引發諸多爭議。28日在立委鐘佳濱、吳思瑤所舉辦的公聽會上,共享汽機車、自行車業者強調,初衷是在協助釋放城市內的空間,讓市民可以靈活運用,而不是為了和私家車競爭停車位。Obike業者表態會處理過度集中的單車,若有法規可循也願意繳交權利金。

2017-07-28_10-09-26

面對Obike爭議,立委鐘佳濱、吳思瑤28日舉辦公聽會討論。賴品瑀攝影。

「業者跟政府都還沒準備好。」逢甲大學運輸科技與管理學系副教授李克聰直言,停車空間不足、法規不足兩大問題,是造成共享單車停車亂象的主因。

李克聰認為,共享單車要進駐前,業者與地方政府應該事先溝通,先分析當地公共自行車供需,找出真正有需要的城市,並訂出投放車輛的數量。李克聰表示一口氣大量投車是展現其便利性的行銷方式,但也可能發生意想不到的問題。

李克聰以暫時黯然退場的Uber為例,當初便建議業者從偏遠地區開始試辦,以免衝擊現有的計程車等運輸工具,造成反彈。李克聰也提醒,目前在三芝、八里出現大批棄置的Obike,應該去探討為何會被亂丟?是受妨礙者不滿、還是有心人所為?

共享汽車「zipcar」董事長彭仕邦表示,以台北市為例,目前逾六成有駕照者並沒有擁有自家車,而自家車也過半每天只用了1小時左右的通勤時間為主。因此他們的進場,是來釋放停車位,不是來搶停車位的。

「我放1台共享汽車等於減少10~15台汽車進城。」彭仕邦解釋,他們在社區、辦公區提供民眾用手機租用各種車款,如此一來,民眾不需要自己擁有一台車,不用養車、不用負擔停車費,平日用捷運、公車通勤,臨時有需要的時候,走路5分鐘可方便就近租車。彭仕邦表示,國外經驗可見,政府機關即是大宗用戶之一。

目前zipcar進駐台北市一個多月,有30多個據點、第一波將投放近百輛。彭仕邦強調,目前zipcar還是甲地租甲地還的模式,要走向甲租乙還、甚至隨租隨還,則是「需要確保停車沒問題」。

共享機車「威摩」執行者吳欣霈則表示,台灣機車密度世界第一,但大多數的使用者也是每天通勤使用1小時左右,「使用但不擁有」的模式,可以降低城市內的機車數量。吳欣霈強調,他們是台北市3U計畫之一,有繳交停車費,可以停在公有停車格。


Obike。轉載自爆料公社。

由於單車停車免費,因此Obike的停放目前免成本,與前面的共享汽機車並不相同。縣市政府大多不滿Obike在未經過討論便展開大規模投放,造成失序,也是將成本外部化;面對這些批評,Obike總經理王妍婷表示,目前雙北兩市,台北市每1.3台機車有1停車格、新北市卻是9.2台1格,新北市本來就有停車位不足的狀況,因此也能理解在新北市遭到的反彈,目前Obike已經開始會勘找停車格。

王妍婷強調,Obike已逐步改善,使用者違停將會回報;若發生過度集中狀況,例如大安森林公園,他們會去移置;遭棄置在八里、三芝的Obike,也已經自己去收了,將來也會在APP引導消費者去合法的空停車格。但王妍婷也坦言,可能要2年的黑暗期來過度。

目前雙北市府也表態將會提出自治條例來管理,北市交通局運管科長王湮筑表示,將會規範許可停車費用的費率、保證金、管制投車區域、保險等等。新北市也表示將會在9月提出。

王妍婷指出,由於目前法規不足,不只是Obike的停車爭議,停車格內其實也不乏棄置的私人單車長久佔用停車位。鐘佳濱則以自身高度使用單車的經驗,提出「共管」的看法。鐘佳濱表示,自己在多地都擁有單車,若是在他不使用的時間可以分享給別人用的話,也許使用者以點數互相借用。

鐘佳濱坦言,雖然自己也不想被管制,但私人單車也的確到了需要管理的時候。

李克聰提醒,政府還是要回頭思考,推動單車的原意究竟為何?若是馬路上汽機車還是這麼多,單車也無法真正成為「最後一哩路」,因為從Ubike的數據來看,租借的高峰其實在晚上8、9點,其實是休閒用,而非通勤使用。吳思瑤則擔憂,目前單車風潮一窩風,若是一味打造自行車的環境,反而更壓縮了行人的權益。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