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保證收購價到市場競爭 德國綠能如何做到?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從保證收購價到市場競爭 德國綠能如何做到?

專訪綠黨能源政策顧問

建立於 2017/09/01
本報2017年9月1日德國柏林訊,陳文姿報導

2017年,德國實施17年的《再生能源法》出現重大轉折。政府保證收購再生能源保證的價格改以競標決定。四月,離岸風電隨即開出破盤價──德國EnBW公司與丹麥的丹能集團(Dong Energy)以政府0元收購價標下北海風場。這意味著,補助制度即將退場,從此再生能源將憑藉自身競爭力,與傳統電力一較高下。

台灣在2009年公告《再生能源發展條例》,其中的保證收購制度(躉購)就是借鏡德國。對台灣而言,德國是先行者。德國正面臨的轉折,等於讓台灣提前預見未來。

本報訪問綠黨能源政策顧問波恩希佩(Georg Bonsiepe),剖析再生能源未來的發展趨勢,同時也從德國曾走過的錯誤經驗中,進一步瞭解台灣將面臨的挑戰與突破的可能。

201707德國能源轉型參訪

綠黨能源政策顧問波恩希佩分析德國再生能源過去與未來。攝影:陳文姿

未來:產業無懼  再生能源補助逐漸退場

2000年,德國施行《再生能源法》,開啟再生能源保證收購的制度。在政府鼓勵下,民眾踴躍裝設再生能源,帶動再生能源快速成長,使用再生能源比例從2000年的6%,在2016年達到33%。

同時,隨著再生能源成本一路下跌,政府收購價從2000年每度50歐分(約台幣18元)一路下跌到2017年的7 歐分(約台幣2.5元)。EnBW與丹能更將大面積離岸風電收購價格下殺到0元。為何企業如此大膽?波恩希佩分析EnBW公司的三大商業策略。

首先,從拿下風場到蓋好風機還有五、六年的時間,近年排碳者必須付費的聲浪高漲,未來各種發電可能都要為支付碳價,零碳排的風力發電將更具優勢。

其次,EnBW在附近已經有電廠,可省下大筆電纜及變電站設置的成本。三者,風機的發電效率年年提升,五至六年後勢必可更便宜的成本,發出更多的電。

「換句話說,EnBW賭的是風力產業的未來。」波恩希佩說,這是產業界經過分析的結論,代表著不拿補助,風電也可以跟市場價格競爭。

201707德國能源轉型參訪

德國太陽能的補助價格快速下跌(紅線)與投資金額(橘色長條)。資料來源:Strom report

經驗:強大的電網穩定電力調配   德再生能源佔比繼續攀升

德國再生能源快速發展,已達佔電力供應的三成。外界普遍質疑再生能源的穩定性,害怕佔比過高時,恐難度過無風也無光時的電力缺口。風光太好,又會出現電力「過剩」,甚至出現「負電價」,意即發電太多,賠錢請人用電。

德國再生能源繼續增加不會有問題嗎?對於,太陽光電跟風電有不穩定性,波恩希佩承認,不過,德國經驗說明,這一點可藉由先進的電力調度技術解決。

波恩希佩說,至今仍有工程師只相信火力或核能可做為基載(註:可全天候運轉的穩定電力),不願接受新技術的可能。事實上,德國發展再生能源以來,SAIDI (系統平均停電時間指標)從15分鐘降到12分,供電反而是愈來愈穩。

波恩希佩指出,德國再生能源用在交通的比例只有5%,用在暖氣占13%,可見德國還需要更多的再生能源。至於負電價問題,德國並不擔心。根據經驗,負電價主要發生在聖誕假期,工廠休息又是風力發電良好的時節。德國在2012年起實施新制,鼓勵風場業者把電拿到市場銷售。業者為了避免虧損,提前就會把風機關掉,這問題基本上已經獲得解決。

SAIDI-GridInterruptions2009-20131-1280x861

歐盟能源管制委員會(CEER)資料,德國SAIDI比盧森堡、丹麥、瑞士差,排名第四,優於英法西等國。

挑戰:火力電廠與廢煤成為難題

能源轉型模範生的德國,也有難解的習題,波恩希佩列舉了二個問題。

首先,德國規定再生能源要優先併網。當再生能源比重增高時,勢必要求火力發電廠關閉,這段期間火力電廠如何營運?波恩希佩表示,這問題目前還沒有找到答案。

另一個問題是廢煤。德國已經簽署巴黎氣候協定,必須落實減碳承諾。但德國是產煤大國,擁煤勢力穩固,加上礦場與燃煤電廠工人的生計問題,德國至今沒有明確的廢煤時間表。

波恩希佩補充,廢煤已經是朝野的共識,但癥結在於如何達成。綠黨主張立法設定電廠的碳排上限,不過政治現實上不一定能達成。最終結果可能是由政府給予補貼,協助礦場與燃煤電廠員工退休、轉業。


煤礦開採與火力電廠的問題,讓德國廢煤之路難行。攝影:陳文姿。

從德國到台灣  瓶頸尚未出現 地熱與儲能有助突破

德國的能源轉型之路不是沒有顛簸,德國的高電價帶來不少產業壓力,這是否會在台灣上演?

波恩希佩澄清,高電價並非是因為再生能源本身的成本貴,而是因為德國投入再生能源的時期很早,早期成本很高,加上政府大量保證收購,收購成本如實反映在電價的結果。

波恩希佩很高興的說,德國從2000年開始再生能源收購,2010年達到高峰,契約期間是20年,因此,三年購電契約就會陸續結束。少了負擔,德國電價將更便宜。至於台灣,波恩希佩說,台灣投入再生能源的時間點晚,不會出現一樣的問題。

201707德國能源轉型參訪

德國家用電費(以年使用3500度的家庭為例)的各項組成。淺藍色即為再生能源附加費。以2017年為例,每度電29.16歐分,包含6.88分是為再生能源補貼而付出的電費。資料來源:clean energy wire

再者,對於外界認為再生能源發展將導致電網不穩的問題,波恩希佩指出,這是謠傳,他個人並沒有遇到跳電問題。但他也同意,台灣是島國,如有電力缺口將無法倚賴鄰國,這跟德國與歐洲電網相連,二者有根本的不同。

波恩希佩認為,以台灣的狀況,在再生能源占比小於30%前,不需過度擔憂再生能源對供電穩定性的影響。此外,台灣的地熱可做為基載,是很好的優勢。

波恩希佩也建議發展儲能技術。事實上,這也是德國近年大力推展的方向。隨著儲能系統愈來越便宜、電網級的電池、與各種電能轉換技術的發展,電網的穩定將會再提升。

從過去看未來:德國也曾小看綠能發展

再生能源的發展,德國走的比人早。創新帶來的風險,波恩希佩表示,德國一直在邊做邊學。台灣的挑戰或許跟德國不同,但再生能源就是要去做,遇到問題去解決。

波恩希佩說,德國以前也不相信太陽能成本可以降得如此便宜,當初德國定2010年再生能源占比要達到12.5%的目標時,「連德國人都認定『瘋了!一定會供電不穩!』但現在,我們做到了。」

power-generation-germany-2016

德國電力來源組合。褐煤佔23%,硬煤佔17%。圖表來源STROM REPORT

參考資料

  • 德國修訂再生能源法(EEG 2017),導入競標制度,讓市場招標決定資助費用,同時限制再生能源擴建場域,使再生能源與電網發展更緊密連結(能源知識庫
  • 從保證收購走向競標制,德國能源轉型邁向下一階段 (低碳生活部落格
※ 編註:本報導內容為7/24~7/31德國綠能參訪行程的一部分。綠色和平台灣辦公室安排並贊助此次行程旅費,但完全不干預採訪寫作,確保新聞獨立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