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卵勝地一位難求 彩色鰕虎的黑白記事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產卵勝地一位難求 彩色鰕虎的黑白記事

建立於 2017/11/15
作者、繪圖:李政霖 (生態畫家)

1_繪圖:李政霖

豔陽蒸發的水氣,被熱風吹到她小麥色的面上凝成汗珠,無情地說明今夏的乾涸,仍是進行式。
小溪兩岸的野草還喊著:「我們要乘勝追擊。」急往溪床中央擴張。
「來。」朱背樸蟌肩上的那盞橙色明燈,領著她繼續上溯,前方開始出現了更密集更高大的九芎與水同木,那颱風只在溪床撒下了雜亂的斷枝殘幹,卻不願施捨足夠的水分。

2_溪邊的朱面樸蟌見證彩色鰕虎們的情事。(攝影:李政霖)

溪邊的朱面樸蟌見證彩色鰕虎們的情事。攝影:李政霖。

一路上,水中不斷耀動著一些銀藍、銅綠色的彩光,「老朋友」的密度如此之高,她會心一笑。此刻,一尾馬口魚突然來襲,藍青色的小東西們死命逃竄,不該出現於獨立小溪的這一幕,讓她皺了眉。

3_大石間沉積細砂礫的潔淨水域是彩色鰕虎們最愛的婚禮場所。(攝影:方韻如)

大石間沉積細砂礫的潔淨水域是彩色鰕虎們最愛的婚禮場所。攝影:方韻如。

她的右腳突然輕扭了一下,所幸敏捷穩住身子,沒有受傷。「對不起。」腳下晃動的大石對她說。這溪,從海口以上,溪床底質一路都是大小顆粒遍布,從砂狀的細粒,到兩手抱不動的大石都有,可以說完整保留了典型獨立水系地貌複雜的特色。因為位置冷僻,規模小,遠離了住宅區和觀光景點,所以逃過了被整治的劫難,說起來實在是非常非常幸運。

朱背樸蟌停了下來,隨即隱入背景。

眼前的景象讓她心跳加速。

4_宛如集團婚禮的場景。(攝影:周銘泰)

宛如集團婚禮的場景。攝影:周銘泰。

這是一處略為開闊的淺灘,溪床底質以10公分以內的卵石為主,但也不乏橫陳斜立的大石,更有一塊塊面積不一的細砂區域。就在這樣「萬緣俱足」的環境裡,令人毫不意外又萬分意外地,出現了極為龐大的枝牙鰕虎族群。

雄魚們忘我展現著美色;而雌魚們,一一鼓著肚子,顯然已懷著卵塊,準備好要接收、傳承那些得來不易的幻彩。

雄黑鰭枝牙鰕虎們顯眼的朱色尖形背鰭,在一張一縮之間相互喊話較勁,軀體上黑橘相間的斑紋將視覺向前導引,到了額部突然閃出混著銅綠與天藍的曜光,那是牠窮盡自己與萬千代先祖的一生,從大大小小石塊上的波光中,蒐集到的所有美麗的天空藍,濃縮在牠嬌小卻驕傲的吻端,重播著千百萬年來的每個美的瞬間。

5_枝枒鰕虎雄魚的色澤多彩。(攝影:周銘泰)

枝枒鰕虎雄魚的色澤多彩。攝影:周銘泰。

較深一些的區塊,還混有幾尾罕見的黑紫枝牙鰕虎,牠們體型略大,鱗上的色彩,不只是天光,而是更難得一見的虹、霓、陽光,透過先驅植物的濃密葉隙被更深的水折射解析於底泥、大石上的光斑…...。

這麼看牠們其實並不太誇張,美麗與耀眼是要付出遭受掠食的代價的,這些生物,必定是在吸引配偶的效益,與被天敵發現的危險之間權衡拉鋸,演化、淘汰了千萬年,才在溪床上的石與礫、波瀾下的光與影間,淬鍊出這樣外型繽紛又能兼顧生存的存在,可說是大自然中歲月與機緣的精華產物。

6_有能躲避的溪石,保障這幻彩小魚不致太容易被掠食。(攝影:李政霖)

有能躲避的溪石,保障這幻彩小魚不致太容易被掠食。攝影:李政霖。

她環伺溪床的每個小角落,想像著接下來牠們將找到屬於自己的大石舞台,在舞台前跳起熱情美妙的舞蹈,兩情相悅下,一起進入大石下預先掘好的新房,在內壁掛上卵,不久之後,子嗣們將會孵化,漂流入海再洄溯返鄉,美麗可望延續…。

7_許許多多有彩色鰕虎的小溪,都面臨隨時被人為改變的黑白夢魘。(攝影:李政霖)

許許多多有彩色鰕虎的小溪,都面臨隨時被人為改變的黑白夢魘。攝影:李政霖。

「這樣的幻想,只是妳一時興奮的產物。」朱背樸蟌說。

「雖是一塊漂亮的棲地,但你看,這麼小的面積,哪裡能供給這麼多對新人足夠的愛巢呢?現實是,高密度的群集,可能肇因於缺水,原本分散於各個合適棲所的鰕虎,因為棲地面臨乾涸而離開,慢慢匯聚至相對穩定的此處。在這枯竭的旱季,溪床一側還陳設了一束束塑膠引水管,毛蟹、沼蝦躲在固定水管的石堆下,天真地以為找到避難所,殊不知這些設施將加劇小溪枯水的困境。另外,一路至此,都未見體型更小的年輕新血,很可能與掠食性的人為放流馬口魚有關,足見前景也不樂觀...…。」

再往上溯,一顆巨石擋住她與枝牙鰕虎們的去路,落差造就了小規模的瀑流,以及其鑿出的小小深潭。深潭周邊的一個小岩槽底泥上,竟然聚集了數十尾黑紫枝牙鰕虎!雌魚無一不是肥美壯碩,雄魚則閃耀著寶藍至銅綠、甚至金色的神祕光澤。面對此景,她同樣止不住心窩奔騰而出的欣喜,隨即又沉落現實的推想中。

原來又是個伊甸園的幻象。

如果哪天這個深潭的邊壁崩塌,潭水流逝?如果哪天水族業者發現了這個絕佳的撈捕點,一網打盡?如果哪天一條產業道路開進了溪邊,渡假村開始入住?

突然想起幼時父親帶她看到生命中第一群禿頭鯊的那條溪。年幼時,那條溪也有少量枝牙鰕虎的分布,十幾年前,小溪暴漲釀災的頻率增加,地方政府隨即發包了整治工程,當時宣稱是「現地取材」的生態工法,讓怪手開入溪床,鏟起一塊塊溪石,作為堆砌護岸的材料。
工程只進行了短短幾個月,只是搬走了一些溪石,他們一廂情願地以為干擾甚小,然而,提供躲藏的複雜的地貌不再,拓寬墊高的溪床留不住水,每年枯水期必有斷流,歷經百千萬年演化而來的溪中寶藍閃光,也就此滅絕。

相形之下,這條溪,還算有著無限希望。

「你們那顆大大的腦袋,只被簡簡單單的格式化成一些數字與公式,大概永遠無法理解小小的朱背樸蟌為什麼要緩緩溯溪懸飛、無法體會為什麼枝牙鰕虎要在小小的額上精煉千萬年的石上光斑,這些關於『時間』、關於『機緣』的事吧。」

掛著一串銀流的巨石,如是說。


鰕虎小檔案

黑鰭枝枒鰕虎 Stiphodon percnopterygionus

兩側洄游魚類,成幼魚棲息於獨立溪流,中下游砂礫質底兼具中小石塊淺水緩流處,於石下掘巢窟產卵,仔稚魚在海中漂流約100日後入溪,回溯生長。

8_黑鰭枝枒鰕虎(攝影:周銘泰)

黑鰭枝枒鰕虎。攝影:周銘泰。

黑紫枝枒鰕虎 Stiphodon atropurpureus

兩側洄游魚類,台灣較少見,成幼魚棲息於獨立溪流,中下游砂質底,石塊較大水略深處,棲地常有蔽蔭植被和底泥,生活史類似黑鰭枝牙鰕虎。

9_黑紫枝枒鰕虎(攝影:李政霖)

黑紫枝枒鰕虎。攝影:李政霖。

※ 本文撰寫由人禾環境倫理發展基金會及肯夢AVEDA 支持合作

※ 本文原載於2017年8月29日人禾基金會「從河說起」部落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