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瘋蟻入侵 被忽視的陸蟹殺手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黃瘋蟻入侵 被忽視的陸蟹殺手

建立於 2017/10/30
作者:公視記者 陳寧、陳佳利、張光宗、賴冠丞

小小螞蟻雄兵,每天辛勤儲存糧食,團結合作,讓族群一天天壯大,牠們是寓言故事熱愛描述的對象。當牠們離開原本生長的土地,漂洋過海,入侵異地,這股力量,如何成為野生動物和人類的夢魘?

山腳下冒出的湧泉,一年四季源源不絕,滋養這片國境之南的土地。農民用泉水灌溉瓜果、蔬菜,也是陸蟹喜愛的棲地。一大清早,來自彰化師範大學的研究團隊來到這裡,他們的目標不是陸蟹,而是這群身體呈現黃褐色,腳細細長長的外來種長腳捷蟻。

黃瘋蟻入侵

彰化師範大學研究團隊,正在找尋一群身體呈現黃褐色,腳細細長長的外來種長腳捷蟻。

黃瘋蟻入侵

彰化師範大學研究團隊,正在找尋一群身體呈現黃褐色,腳細細長長的外來種長腳捷蟻。

蟻巢一受驚擾,螞蟻就會發瘋似的滿地狂奔,人們因此俗稱牠們黃瘋蟻。研究人員為了採集螞蟻,帶回學校做進一步分析,不過短短幾秒鐘,全身就爬滿螞蟻。

雖然黃瘋蟻不太會叮咬人,不像入侵紅火蟻惡名遠播,一般人也幾乎不會注意到,牠卻名列世界百大外來入侵種之一。原產於非洲,適應不同環境的能力非常強,數百年來,隨著人類遷移、貿易,足跡遍布世界。遠在澳洲的聖誕島,就有遭到黃瘋蟻入侵的慘痛經驗。

隨機翻開地上的朽木,就能看到密密麻麻的黃瘋蟻。瞎了眼的螃蟹,行動能力下降,很快就會餓死,成為黃瘋蟻的大餐。聖誕島國家公園預估,黃瘋蟻可能已經殺死了島上一半的紅地蟹。沒想到,這幾年,墾丁國家公園的陸蟹棲地,也開始出現同樣景象。

黃瘋蟻入侵
遠在澳洲的聖誕島,就有遭到黃瘋蟻入侵的慘痛經驗。

屏東墾丁香蕉灣地區有將近三十種陸蟹分布,不同種類的陸蟹,受到黃瘋蟻影響程度不一,根據陸蟹研究者劉烘昌的調查,陸蟹數量在2015年間,出現大幅減少的現象,其中奧氏後相手蟹受到的影響,最為嚴重,數量不剩百分之一。

螞蟻專家彰化師範大學生物學系副教授林宗岐,長期監測則顯示,早在日治時期,就已經被當時的學者紀錄,入侵台灣,如今更是早已分布全台各地。牠們獵食的對象不只有陸蟹,節肢動物、兩棲類、爬蟲類,都可能成為牠們的獵物。

黃瘋蟻入侵

黃瘋蟻獵食的對象不只有陸蟹,節肢動物、兩棲類、爬蟲類,都可能成為牠們的獵物。

2017年,墾丁國家公園管理處委託林宗岐的團隊,先選定陸蟹幾個重要棲地,進行黃瘋蟻的監測與防治試驗。在船帆石、香蕉灣、砂島,以及靠內陸的湧泉區農地,每隔五十到一百公尺,放置一個糖水誘餌。經過一小時,再觀察哪些監測點的黃瘋蟻密度較高。

黃瘋蟻入侵

研究人員在熱點,擺放餌劑,進行監測。

利用黃瘋蟻強勢搶食的特性,研究人員接下來會在這些熱點,擺放含有硼砂的餌劑,來進行防治,也不會波及其他生物。調查結果顯示,後灣地區密度最低,只有不到百分之一的取樣點有黃瘋蟻分布,但到了香蕉灣和砂島地區,接近一半的採樣點,都有黃瘋蟻。

在湧泉區的農地,可以看到黃瘋蟻的採樣點,甚至超過一半,密度最高。只要在人類活動越頻繁的地方,牠們就更加茁壯。馬路、水管,各種水泥設施,也都增加黃瘋蟻擴散的速度。自然棲地較完整的地區,台灣的原生種螞蟻,就有機會維持穩定族群,和黃瘋蟻互相制衡。

目前除了陸蟹,已經有研究資料佐證受到黃瘋蟻危害,這種螞蟻對整個生態系,究竟產生多大影響,仍然需要更長期、更廣泛的調查。

墾丁黃瘋蟻害消息傳開後,陸續有民眾指認,原來在他們在校園、家中,甚至養蜂場,正在遭受的蟻害,就是黃瘋蟻惹的禍。台南市就有好幾間學校,都發現黃瘋蟻的蹤跡。

黃瘋蟻入侵

台南市有好幾間學校,都發現黃瘋蟻的蹤跡。

如果要讓黃瘋蟻完全消失在校園和自然環境中,需要非常長的時間。林宗岐指出,一般人往往會希望一噴殺蟲劑就見效,但是施以餌劑,借用螞蟻自身的力量,慢慢將藥物傳遞到族群中,才能有效根治。他也提醒,雖然許多螞蟻入侵台灣的時間都已經超過百年,不代表民眾可以放心繼續走私這些品種入境。

黃瘋蟻入侵

台南市有好幾間學校,都發現黃瘋蟻的蹤跡。

近幾年接連發生黃瘋蟻攻擊陸蟹,和南投的疣胸琉璃蟻害,就不排除是新引入族群造成的,因為新族群的習性,有可能更加兇猛,對生態的衝擊更大。

黃瘋蟻入侵

一隻螞蟻力量雖小,當牠們被人類挾帶到異鄉,再依附人類的開發行為,漸漸集結成千萬大軍,打亂原本的生態平衡,陸蟹首先發出警訊,下一個會是誰?

公視 我們的島【黃瘋蟻入侵】
10/30(一) 22:00首播
11/04(六) 11:00重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