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島媽媽:「在黑色金字塔前,無法育兒」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福島媽媽:「在黑色金字塔前,無法育兒」

建立於 2018/02/05
作者:宋瑞文(媽盟特約撰述)

新的一年開始,許多人可能都跟日本人一樣,在觀賞過安室奈美惠的紅白演出後,迎接元旦的到來,然而,過了七年的福島核災,及其復興作業的疏失,卻大喇喇地盤據在當天(東京)新聞的頭版頭條:福島核災除去輻射污染的作業、偷工減料;日本網友說:「不管是新年或任何時候,現實總還是在那裡。」

2018年1月1日東京新聞頭條,"福島核災除去輻射污染的作業、偷工減料(手抜き)"。
2018年1月1日東京新聞頭條,「福島核災除去輻射污染的作業、偷工減料(手抜き)」。

福島核災後,為進行除去輻射污染(簡稱除染)的作業,需要把被輻射污染的土、草木等,裝進塑膠材質的除染袋,據報導,在福島縣飯館村發現了1000個左右未把防水內袋束緊的除染袋,如此未能防水的除染袋,在經過雨淋後,有露出污染水的可能性。

環境省福島地方環境事務所表示,這些被發現的問題除染袋,之後會被搬到中間貯藏設施,那裡覆有遮水帆布,即便內袋未束緊,滲入雨水的可能性也不大,但搬移時若下雨,工人有可能因此接觸到輻射污染水,或者落在地上。

中日新聞報導截圖,除染袋的防水內袋未束緊,滲入大量雨水。
中日新聞報導截圖,除染袋的防水內袋未束緊,滲入大量雨水。

一位40歲的工人表示,沒有好好固定、污染土傾倒的除染袋不在少數,雖然內袋上註明,要確實地束緊,但上級沒有交代過,自己也沒注意,在問題被發現後,上級似乎還是默許。一個除染袋的作業要價數千日圓,進度很重要;沒有包好在除染袋,硬是堆積起來,結構不穩定,有崩塌的可能性。

福島媽媽心聲

同樣是元旦這天,從福島避難到大阪生活,養育2個孩子的媽媽森松明希子,在2017年的最後一天,從福島家門前,拍下對面的照片:被稱為黑色金字塔的除染袋之山(見上圖)。她寫道:「這樣要養育小孩是不可能的。免於被曝,享受健康的權利,是攸關人命與健康,最應該被尊重的基本人權。我會盡我所能地善用言論自由,持續向社會訴求,獲得大家的理解與聲援。」

森松明希子在福島的家門前所拍到景像,除染袋堆積如山。
森松明希子在福島的家門前所拍到景像,除染袋堆積如山。

然而,日本政府打算把一定標準以下的除染土,做為公共建設之用(再利用),而民間團體發起的連署抗議文則說,再利用的標準(8000貝克/公斤),是法律上輻射物質清理標準的80倍,且即便政府表示,周圍會包覆未污染土以隔絕輻射,仍可能因為下雨、侵蝕、地震搖晃等外洩。

污染土再利用已進入試驗實作階段,範圍包括道路、防潮堤、海岸防災林、填窪地造陸地,農地、住宅地、工業用地、機場用地、綠地(含公園)、森林等;對於超過1000萬袋的除染土再利用,網路上抱怨不少,「因為危險所以鏟出來集中的東西,又要散布到全日本?」「這個國家對自己展開恐怖攻擊」、「比起守護新生命與幼兒,更重視維持核廢棄物的日常感。」

2016年6月11日時在日本福島縣南相馬市所時際拍攝到堆積如山的裝盛遭輻射污染的廢棄物的黑色塑膠材質的除染袋。
2016年6月11日時在日本福島縣南相馬市所時際拍攝到堆積如山的裝盛遭輻射污染的廢棄物的黑色塑膠材質的除染袋。

他國除染經驗

日本民間團體,曾邀請白俄羅斯官員分享關於被污染土地的除染經驗。白俄羅斯戈梅利州(車諾比核災區)保健局副局長歐莉岡.拉芙表示,放射線生物學者20多年來做過各種實驗,像是可以在被污染土地種什麼,有怎樣的改良方法等等,比方說,雖然試過在校園削除表土,但白俄羅斯因為自然資源豐富,有容易蓄積放射性物質的森林、沼澤、河川等,要將它們除去污染很困難,已經放棄了。另一方面,日本也把白俄羅斯核災區列為旅遊風險區。

日本〈市民與科學家的內部被曝問題研究會〉成員、渡邊悅司說:「儘管政府在輻射除污上作出努力,但依然未能觸及那些散落了巨量放射性物質的山區。如今這些輻射粒子通過風、汽車、火車、河流、花粉、孢子、焚燒釋放物等途徑,以輻射塵和粒子的形式於全福島及鄰近地區又再擴散開來,重新分佈(參考網址裡的學術研究)。因此核食問題不是主觀地存在於消費者的情緒和心理上。」

*本文相關編譯與轉寫,承蒙上安舞子女士審閱。

※本文與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合作刊登

作者

宋瑞文

專欄寫手/演講講師,範圍包括福島核災、同志、日本節能等題目。經營日本歌手中島美雪介紹會。男同性戀,小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