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國與窮國二元分歧 氣候談判陷泥沼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富國與窮國二元分歧 氣候談判陷泥沼

2018年05月18日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姜唯 編譯;林大利 審校

波昂氣候會議10日結束,代表們指責中國和其他新興經濟體重啟富國和窮國之間的分歧議題——富國拒絕滿足氣候融資需求。氣候媒體《Climate Home》報導,一位歐盟高階談判代表10日表示,歐盟和中國的政治領袖們必須介入,以打破巴黎協定實施談判陷入的僵局。

圖片來源:UNclimatechange(CC BY-NC-SA 2.0)

2018年的波昂氣候談判聚焦於巴黎協定落實的細則。圖片來源:UNclimatechange(CC BY-NC-SA 2.0)

責任和錢談不攏 巴黎協定後陷入僵局

歐盟代表團主席巴德拉姆說,試圖為富國和窮國制定不同的規則,一直是巴黎協定中「反復出現的主題」。

歐盟和中國的氣候部長們今年至少會在12月波蘭卡托維茲COP24前舉行兩次會前會。COP24是巴黎協定通過以來最重要的一次會議。巴德拉姆說,需要高層政治力介入來解決問題。

在責任和錢上爭吵,表示過去兩週在巴黎協定規則手冊上進展有限。目前已經確定9月要在曼谷再舉行一次會談。各國政府正在為必須在COP24通過的規則掙扎。當近200個國家代表在辯論如何打破僵局時,氣候之家在樓下餐廳訪問到最低度開發國家代表團主席、衣索比亞籍的安德魯(Gebru Jember Endalew)。

安德魯說,這兩週的談判進展「沒有什麼值得引以為傲之處」。

9月若無關鍵進展 可能需要再談一年

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公約(UNFCCC)執行秘書埃斯皮諾薩(Patricia Espinosa)表示,此次會談進度「令人滿意...但我們必須說清楚,未來幾個月內會有很多工作要做」。

負責監管規則手冊談判進度的聯合主席離開波昂後還有許多功課要做——整理數百頁的非正式筆記,以供各國在泰國曼谷辯論。大會還需要簡化許多不同的立場,而不偏袒,或者看來認同任何一個代表團。

聯合主席之一、紐西蘭籍代表廷德爾(Jo Tyndall)表示:「我們必須有所改變,哪怕只是一步,但這一步必須是這個過程所能容忍的,」如果沒有這一步,廷德爾說,「我們可能需要再談一年」。

窮國 vs. 富國 已不能再用90年代收入水準來劃分

此次波昂會議的癥結點是幫助貧窮國家應對氣候變遷,資金著落誰負責的問題。

圖片來源:UNclimatechange(CC BY-NC-SA 2.0)

氣候談判上,窮國和富國還沒有共識。圖片來源:UNclimatechange(CC BY-NC-SA 2.0)

談判卡關的背景源自1992年聯合國氣候大會上達成的共識——富國與窮國減緩氣候變遷的責任有所不同。巴黎協定中富裕國家的優先事項之一是超越二分法,讓中國、巴西和印度等新興經濟體承擔更多責任。

已開發國家認為,巴黎協定改變了全球氣候外交動態。歐盟談判代表巴德拉姆說,已經不能再用90年代收入水準來劃分這個世界了。

但是高排放的中等收入國家,不願就這麼讓工業化國家擺脫他們高污染的歷史。高排放中等收入國家正在推動將原始公約內容放回巴黎協定規則中。巴黎協定在這個問題上確實含糊不清,為政治鬥爭開了大門。

觀察家預測,在曼谷舉行會談時,中國和沙烏地阿拉伯將積極嘗試在規則書中明確區分貧富差距。美國、中國或沙烏地阿拉伯代表都不願意表示意見。第三世界網(Third World Network)成員瑞曼(Meena Raman)說:「氣候暴力的故事充斥著幾十年來透過污染來賺錢的惡棍。他們有歷史責任,這是他們欠其他國家的債。」

美國退出巴黎協定 中國更強勢

同時,最貧窮和最脆弱國只希望所有排放大國,無論其歷史如何,都要有所行動。衣索比亞代表安德魯說:「有些國家正在收回一些巴黎協定共識,但我們將遵循巴黎協定。」他表示,美國退出協定的意圖很可能讓中國變得更加強勢。

「這造成了一種不信任。巴黎峰會上累積的能量是:無論你是已開發還是低度開發,都是這個過程的領導者。但是美國退出巴黎協定,各方難免重新考慮自己的貢獻度,並且有些後顧之憂。」

圖片來源:UNclimatechange(CC BY-NC-SA 2.0)

波昂會談上展開附屬機構會議(SBI & SBSTA)。圖片來源:UNclimatechange(CC BY-NC-SA 2.0)

代表了中國和許多貧窮國家,發展中國家代表團主席阿布馬(Wael Aboulmagd)表示,他不想再回到「巴黎協定前的老問題」。

儘管如此,熟識中國代表團的李(Li)表示,曼谷會談期間,部分新興經濟體可能會強調富國與窮國間的二元分歧。但他認為這是一種「極端的立場」,是用來取得談判籌碼的。「我想每個人都明白,規則手冊中不會有二分法。」李說。

參考資料

作者

姜唯

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如果能為孩子實現一個願望,那就是人類與大自然和諧共存。

林大利

於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服務,小鳥和棲地是主要的研究對象。是龜毛的讀者,認為龜毛是探索世界的美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