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第一蛇 紅斑蛇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台灣第一蛇 紅斑蛇

建立於 2008/12/16
作者:毛俊傑(國立宜蘭大學自然資源學系)

正在吞食蛙腿殘骸的小紅斑蛇。圖片提供:毛俊傑紅斑蛇對多數參加過夜間賞蛙、賞螢或自然觀察的人來說,並不會感到陌生,對於習慣山林夜生活的我們來說,牠是除了赤尾青竹絲、雨傘節、龜殼花之外,夜間調查時最常出現的蛇類基本成員之一。

在一個下著細雨飄著薄霧的夜晚,剛結束一天忙碌的田野蛇類生態調查工作後,一行人搭乘著車下山的途中,眼尖的助理阿量,發現了路中出現了一條紅斑蛇,停車察看,發現這條小紅斑蛇,正在享用著它的佳餚,但這道菜,並不是我們過去所熟悉的東西,仔細一看,這條小紅斑蛇正在吞著一條遭車輛輾壓、支離破碎、以致無法辨認種類的蛙腿!或許多數人對一般其他動物類群,如鳥類的巨嘴鴉、禿鷲或哺乳類的鬣狗以屍體為食的所謂食腐現象,耳熟能詳,但對於多以生吞或毒殺活體獵物的蛇類而言,眼前的食腐現象卻十分罕見!

在我們這個以蛇類為主要生態研究對象的研究室中,紅斑蛇是大家最為熟悉,卻也是台灣所有蛇類中,少數大家寧可選擇遠觀,卻不願意有肌膚之親的物種;常見並不是主要的原因,而是當牠在被捕捉保定時,由洩殖孔及肛腺所噴灑的排洩物,帶著濃厚且不易沖洗去除的腥臭味,加上有時噴灑量大,附著的氣味久久無法散去,這才是讓大家避之唯恐不及的主因。

這個噴灑穢物及臭味的行為,主要是要對掠食者產生忌避的效果,降低被捕食的風險,除了台灣另一種以氣味為名的蛇──臭青公的氣味可能可與之相比擬之外,無出其右,被本研究室的成員將其視為台灣蛇中的臭鼬,堪稱台灣第一臭蛇。

除了氣味出名之外,紅斑蛇另一個第一是捕食的獵物種類最廣。無毒夜行性的紅斑蛇,晚宴菜單中,除了前述食腐的現象之外,捕食的對象遍及水、陸、空,從老鼠、鳥、毒蛇(如赤尾青竹絲)、無毒蛇、蜥蜴(無論是原生種或外來入侵種的沙氏變色蜥)、樹上的樹蛙、水中或池塘的赤蛙、有毒的蟾蜍、魚類、甲蟲等等,均可成為紅斑蛇的盤中佳餚,足為台灣泛食性蛇類最極端的代表物種。

吞食黑眶蟾蜍的紅斑蛇。圖片提供:毛俊傑在捕食的對象中,以台灣的盤古蟾蜍及黑眶蟾蜍最常為人所發現,但大家共同好奇的是,為什麼蟾蜍有毒的耳後腺不會對紅斑蛇造成傷害,以擬龜殼花及紅斑蛇對蟾蜍捕食為題的中山大學碩士畢業生吳尚穎,提出了以下的幾項可能性與討論:第一,這些捕食蟾蜍的蛇類本身,對蟾蜍的毒性具有較高的耐受性,而且當在吞食蟾蜍的過程中,也只有些微的腺體分泌物會被擠壓出來;其次,不同地區的蟾蜍毒性強弱有所不同,因此不同地區的紅斑蛇取食蟾蜍的程度可能也有所不同,但無論如何,當人們觀察到毒蟾蜍與毒蛇都經常被紅斑蛇捕食,這也難怪有人戲稱紅斑蛇為亞洲王蛇。

紅斑蛇在台灣各地及海拔高度分布的廣泛程度,在台灣現有的46種陸域蛇類中,還是第一,從台灣頭到台灣尾的各縣市,均可發現其蹤跡;海拔分布則可由低海拔平原地區,分布到海拔2200公尺左右的山區,並偏好出現於人為干擾後的開闊環境周邊。比較平地族群與海拔2000公尺地區紅斑蛇的溫度適應來看,以海拔每上升1000公尺溫度下降6℃來推算,高低兩族群所處在地的環境溫度相差可達到12℃,究竟外溫動物的紅斑蛇是如何能成功的適應如此大幅溫度的差異,是如同赤尾青竹絲一般,鱗片數隨著海拔與環境濕度的差異而有不同?或是本身的生理耐受區間較其他蛇類寬廣?還是可利用其他行為調節進行代償?目前仍是未知;但令人避之不及的臭味禦敵策略,加上廣泛的食性及環境適應,使紅斑蛇在我們的心目中,足以擊敗其他以大體型或毒性見長的蛇類,成為環境適應能力第一的台灣第一蛇!

※ 本文與農委會林務局合作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