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拜年】每個人都能找到足夠的理由來保護大城濕地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兔拜年】每個人都能找到足夠的理由來保護大城濕地

建立於 2011/02/02
作者:陳瑞賓(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秘書長)

寫在兔年前夕,最想跟各位讀者分享的是一年來參與推動彰化濁水溪口北岸濕地(搶救白海豚)的信託工作。整個工作至今已有5萬多人參與認股,總共約250萬股的濕地,可以說立下了台灣保育的新里程碑。但是,在信託申請的進度,比預期的緩慢許多。這當中牽涉到營建署頭一遭遇到公益信託申請案,公務人員經驗不足,再加上政策上並不支持保護大城濕地的緣故。所以,想盡辦法卡住此一信託案的申請。

彰化海岸溼地。照片提供:蔡嘉陽

一年來,陸陸續續參與好幾次的抗議、記者會、遊行...等,直到1月26日晚上,國光石化企圖以縮小規模來闖關,又再次引發社會的不滿。從台北賓館一路參與遊行到環保署靜坐,看著反中科青年和反國光石化大專青年們,站在台上大聲疾呼,卻又能井然有序的維持著隊伍。深深覺得這群年輕人真是優秀。環保署前人行道上,細雨濕冷了地面,卻沒人撐傘,反而擠在一起不為所動。看到幾個時常力挺社會運動的年輕樂團,經過幾年的努力,原本略帶羞澀的表情動作,如今,自自然然地將熱情直接傳遞到場內的每個角落,台下也有超過一半的人朗朗上口,雙拳奮力的在空中揮舞著,回應著他們的歌聲。當下最大的感動,是來自於感受到大家的心願,不分年齡、性別、地域...,竟然如此的相似。

身為一個環保工作者,面對這種場合,我一直有一種焦慮。因為,為什麼我們努力了半天,我的前輩奮鬥了十餘年,我們又接續了十餘年,結果我們還是回到街頭,在總統府前廣場、在立法院門口、環保署前聚集,表達的卻只是我們想要保護我們的環境,而這不就是環境保護署的核心任務嗎?

努力了一、二十年,環境惡化的速度卻是越來越快。雖然有更多的人關心環境,破壞環境的力量,不論是經濟規模或工程力量,都是以前的十倍、百倍。那麼,我們的努力,到底算什麼?

每次聊到這個話題,朋友總是跟我說,要從小孩子的教育開始,他們還沒被社會污染,他們才是我們的希望。我都覺得,這是自私的、不負責任的,不去面對我們前人和自己所製造的問題,卻想假藉教育來丟給年輕人。更何況國光石化還沒蓋,一切都還來得及,不用等到污染了我們的生活和健康才來惋惜,不要再留濫攤子給我們的年輕人,不要等到這些財團賺飽了錢,再來救濟我們。

所以,我一直認為今天的努力並不只是在反國光石化,真正的目的是為了守住濁水溪口北岸這片最後的4千公頃濕地,不論是每年來來去去的候鳥、泥灘地上的招潮蟹、潮間帶的牡蠣,或是夕陽染紅的海邊、強勁的季風、嬉遊的白海豚...這些美好的事物,或許只存在於某些人的記憶或心中的想像,或是餐桌上的美食,或是書籍上的文字。不論感動你的是那一部份,相信你都能找到足夠的理由和我們一起守住這美麗的海岸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