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塑膠濃湯」 害魚又害人

   
文字大小
摘錄自2012年1月30日聯合報台北報導

自太平洋海上帶回的「塑膠濃湯」,瓶內可見細碎的塑膠顆粒,魚吃下肚後人吃魚,很有可能再回到人身上。攝影:台灣環境資訊協會。「你我丟棄的塑膠垃圾,可能已漂流到大洋裡熬成『塑膠濃湯』了。」曾任荒野保護協會海洋保育專員的廖敏惠按著滑鼠,螢幕上秀出一張張實地拍攝的北太平洋垃圾渦流區影像,說出你我不願面對的真相:人們製造的塑膠垃圾,出現在最遙遠的海洋生物棲息地,正威脅海洋生態和人類健康。

去年七月廖敏惠獲Keep Walking圓夢計畫資助,成為台灣第一位前進北太平洋探索「垃圾渦流區」的先行者。

她和來自七個國家的十二位環保人士,搭乘動力帆船從夏威夷出發,抱著好奇心往北航行三千公里,帶回來的卻是對塑膠垃圾氾濫的震驚。她巡迴全台演講,呼籲大家「為了環境,也為了你我和下一代的健康,請改變生活習慣,儘可能『戒塑膠』」。

廖敏惠說,一望無際的蔚藍海洋,海面上看不到垃圾,但經隨行科學家指導用拖網在海面拖行十分鐘,「天哪,怎麼都是塑膠碎片!」廖敏惠用玻璃瓶封存其中的極少部分,作為真實見證。

「數以億兆計的塑膠碎片小如浮游生物,體積大一點的則沉入海底。」廖敏惠說,廣大的海域無風、日照強烈,塑膠製品因此崩解細碎,堆積在海面十公尺處,估計數量是浮游生物的六倍,至少有數百萬噸,「好像熬成超大鍋的『塑膠濃湯』」。

廖敏惠表示,「濃湯區」的範圍太大,清除是不可能的任務,嚴重衝擊海洋生態,眾多魚類一張口就連同塑膠垃圾吃下肚,「大魚吃小魚,人們再捕魚來吃,塑膠之毒終究回到人身上」。

廖敏惠也展示國際攝影家在垃圾渦流區的小島上拍到的驚悚畫面,眾多信天翁雛鳥不明就裡死亡,從殘骸發現,牠們的胃裡竟有打火機、鈕扣、可樂及礦泉水的瓶蓋,許多無故死亡的海龜、海豚也都有相同的遭遇。

中研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研究員鄭明修指出,垃圾渦流區的塑毒對人類不會有立即的影響,但有慢性中毒的風險,「最可怕的是影響下一代最深」。他認為,讓垃圾渦流區不再擴大、惡化,最好的方法就是從改變生活習慣做起,少用塑膠製品,即使不得已要用,也要做好回收。

回應

【科學人新聞】13 誰吃了海洋塑膠垃圾?

環保是應該的,但不用過度緊張。

科學人雜誌第113期 2011年7月 你我都是量子人 裡面,有一篇專題,『誰吃了海洋塑膠垃圾?』有提到,按照塑膠增加的速度,海洋早該鋪滿垃圾了,可是現實狀況卻沒有。

原因是有一些食用塑膠為生的細菌正在作用,把這些塑膠消化掉了。

科學界正在努力找出這類細菌的詳細作用機制,以維護環境。

您好: 我認為不應該因為有特別的細菌可以吃掉塑膠,就可以不

您好:

我認為不應該因為有特別的細菌可以吃掉塑膠,就可以不用緊張。

事實上是,有許許多多的鳥類、海豚、鯨魚、海龜及魚類,都因這些塑膠垃圾所苦,甚至正因此而死去。如果你看過胃裡卡著塑膠袋的海龜,或是充滿打火機的信天翁,都不應該說「不必過度緊張」這種話。為什麼可以不用緊張?因為有可能吃下塑膠袋的不是人嗎?

重點是,人類必須負責,不能逃避問題,確實減少塑膠的使用量才對!什麼超級細菌,它消化塑膠的速度再快,有可能快得過人們丟棄這些塑料的速度嗎?

回到從前

四.五十年前似乎很少有塑膠製品. 購物時的包裝用的是紙製品金屬製品或是玻璃器皿. 甚至取材於植物. 紙.金屬和玻璃都可回收. 植物垃圾則回歸自然. 也許我們應該不再使用塑膠. 重新使用自然材料.

塑膠的最終歸宿不是只有海洋啊

別忘了,人還會將塑膠丟到你看不見得垃圾掩埋場、焚化爐、高山箭竹林底部的不知道哪個角落,可不是所有的塑膠製品全都扔到海浬的。

來個舉個例子:為何屋頂安裝的塑膠浪板為何過了某些時候,就會變得脆落不堪一壓?元兇就是短波長、高能量的UV,這些肉眼看不見得光實際上對於切斷某些塑膠製品裡面的化學鍵還頗有效率的。而UV破壞塑膠裡的化學鍵後,這些變得更小塊的塑膠大概就不知不覺成了海洋食物鏈的一環了... 接著就是一連串發生在食物鏈中的生物放大效應,把塑膠毒素層層濃縮,越高等的掠食者就越倒楣、活越久的高等掠食者就越倒楣... 哈哈,那不就是我們人類嘛?跟迴力鏢一樣,惡果最終會回到我們身上的。

加入專頁,隨時關心地球脈動

看熱門討論/留下您的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