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檢局投藥防治麻竹筍鼠害 生態作法未兌現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防檢局投藥防治麻竹筍鼠害 生態作法未兌現

建立於 2012/08/15
本報2012年8月15日台北訊,特約記者廖靜蕙報導

鼠害防治平常就要做好,最好能兼顧生態。健康的農地,現採的竹筍生吃也可以喔!政府每年10月投入數百萬發毒餌滅鼠,仍阻擋不了鼠害,近日又傳台中市太平區麻竹筍園遭遇鼠害,為此,農委會動植物防疫檢疫局13日派員會同台中市政府農業局現勘,瞭解鼠害狀況,初步研判係受鬼鼠(田鼠)危害,面積約60公頃,隨即調撥120公斤滅鼠毒餌進行田間防治。不過說好的兼顧生態的鼠害防治,此次仍未能兌現。

去(2011)年防檢局曾針對農地用藥對猛禽造成的傷害召開座談會,研商降低田鼠上一級消費者的間接傷害,初步決議投藥避開猛禽、鳥類重要棲地。防檢局副局長馮海東表示,此次事出緊急,仍維持往例。

根據報導,竹筍是太平區主要農產,目前是麻竹筍盛產期,台中市議員接獲筍農陳情,表示今年筍園的老鼠特別多,「雖想投鼠餌滅鼠,卻因大家搶著要,根本要不到老鼠藥。」農民擔心竹筍被老鼠啃過後有傳染病,都直接丟掉,根本不敢賣給消費者,損失達2-3成。

滅鼠的方法並非只能使用毒餌,鼠害防治必須具有常態性的策略。防檢局提醒農民,應做好防範規劃,而非等到事情嚴重了才處理。

籃聰仁以無毒方式種出友善環境健康美味的綠竹筍。綠竹筍農籃聰仁以「阿聰的鷹ㄚ筍」品牌,種出無毒優質的綠竹筍,頗受消費者好評。他認為老鼠增加可能和周邊可覓食的環境減少有關。麻竹筍的種植方式有別於綠竹筍,是使用人工毯(帆布)覆蓋筍苗,一方便阻擋陽光,另方面,一旦筍子冒出來,農民可於其附近挖開收成。只是人工毯重量較輕,讓田鼠有機可趁。當地農民則推測可能是降雨多、潮濕,而蓋竹筍的帆布可躲雨,讓田鼠聚集。

15年來堅持無毒耕種,籃聰仁的筍園常見領角鴞、大冠鷲、鳳頭蒼鷹等數種猛禽,至今尚未遇過鼠害的問題。他解釋,猛禽當中特別喜歡吃老鼠的當屬貓頭鷹,例如草鴞。不過長期以來環境中缺乏天敵抑制,面對如此嚴重的衝擊,以生物防治可能緩不濟急。

籃聰仁表示,若是他遇到類似的情境,會在人工毯的四周覆土,減少田鼠竄入的機會,並設置誘捕籠捕鼠。如此一來,即使誤捕其他動物,仍有補救機會。「畢竟吃了毒餌的老鼠,會影響其上一層消費者的間接傷害,能不使用毒餌最好。」殘存的滅鼠藥也可能入滲到地底或隨著雨水四處竄流。

並不是只有鼠害才會減少收成。正值綠竹筍盛產期,籃聰仁的筍田因氣候因素,產量較去年少了1/3,「竹筍只要白天的高溫達34-35℃的臨界值,便呈現停滯期,上個月好幾天氣溫都超過,筍子長不出來。」

國外保育網站「The Owl Pages」也提供兼顧生態的滅鼠方法,除了捕鼠器,還建議養貓(或保育食肉目動物),也有提供自製溼麵粉球(註)的作法,以及製作對鴞便利的鼠箱。在滅鼠的有效成分上則建議不要買可滅鼠(brodifacoum)。

台灣農用滅鼠藥有兩種有效成分,伏滅鼠(Flocoumafen)、可滅鼠。

※ 註:溼麵粉球的作法:一份糖、2份石灰、3份麵粉,老鼠吃了會產生便秘,2天後死亡。不過網路上也有人認為這種死法太殘忍。

作者

廖靜蕙

環境記者/自由撰稿人。從事社工10餘年,認知到畢竟是人的社會,再弱勢的人都可以為自己發言,決定轉投生態保育,為無法以人類語言發聲的生命與土地寫報導。現居台北市,與貓先生、龜小姐,微曦中閱讀,斗室中寫作。個人粉專「小麻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