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安睡的拉狸:穿山甲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不能安睡的拉狸:穿山甲

建立於 2012/10/16
作者:呂軍逸(閱野自然玩學協會)

※ 編按:什麼動物披了一身盔甲,臉蛋卻像娃娃一樣可愛?為什麼鄒族卡那卡那富人如此尊重牠?南屯犁頭店每到端午,便有木屐踩街踏地習俗,典故來自何處?原本貪睡的牠又為何難以成眠?本週專欄,將為您介紹這種奇特生物的風采和其面臨的生存危機!

那天,夏夜的空氣帶著一絲涼意,我們走在林道上,一個小小的身影在草叢中晃動著,一副可愛的娃娃臉,身上披著堅硬的鱗片,手上有著大大的爪子,吐著長長細細的舌頭,一隻穿山甲大搖大擺走在路上。紅紅透著鮮血的尾巴讓大夥震懾了一下,不知是誤觸陷阱或被野狗咬傷,無辜的神情和尾部斷裂的傷口讓人不忍。

山道上偶遇的穿山甲,尾巴受了傷。圖片:閱野自然玩學協會

聖獸傳說

穿山甲這種美麗而帶有點神秘感的奇妙生物,也盛傳著許多和台灣原住民之間的小故事。相傳南鄒族卡那卡那富人(Kanakanavu)從前不吃不殺穿山甲是有其原因的,因為在很久很久以前,有個壞心的外族頭目,因為很喜歡鄒族村內一位很美麗的卡那卡那富族姑娘,想娶他作為妻子,但後來被這位美麗的姑娘拒絕了他的追求,於是頭目便懷恨在心。

趁著有一天他假裝找姑娘來家吃飯作客,並在中途偷偷設置了很深的山洞陷阱想將女孩囚禁並逼迫她。而好心的穿山甲發現了這件事,跑去告訴了族人,但因為大家都很害怕兇惡的頭目,而沒有人趕去救這個女孩。於是長老便請穿山甲挖了很深的洞穴把這個姑娘救了出來,而最後壞心的頭目也獲得了應有的逞罰。救人的穿山甲的故事也很快在村內傳開來,因為穿山甲運用了自己的本領救了族人,也因此鄒族人對穿山甲也特別的尊敬和愛護。

拉狸翻身

貪睡穿山甲繪本書影。書名:貪睡的穿山甲 犁頭店的故事 文:莊世瑩 圖:林妙燕 策劃:台中市文化局 出版社:青林國際出版 出版日期:2008年3月臺灣在地文化的故事繪本其實不多,其中有一本我印象特別深刻,繪本的名稱就叫作《貪睡穿山甲》。一般人對於穿山甲的概念大部份是晝伏夜出,平常都躲在洞裡睡覺。長期以來這個在人們眼中貪睡的穿山甲,也成了故事中的主角。

南屯犁頭店是台中最先開發的區域,也是平埔巴布薩族的舊居地,早年漢人來臺拓墾時,街上出現許多因拓墾需求的農具店,其中又以鑄犁頭最為有名而命名犁頭店。犁頭店俗稱「拉狸」,也就是穿山甲,這種全身覆蓋滿鱗片的神奇動物,自古便識為聖獸。

穿山甲被視為聖獸,犁頭店在地傳說,認為吵醒昏睡的穿山甲能帶來好運。相傳在漢人來臺墾荒時期,有一隻金色的拉狸在地底沈睡,端午的熱氣讓穿山甲昏昏欲睡,當地居民相信,如果穿山甲一覺不醒,將會帶來災難,若能讓這隻金色拉狸持續翻身,地方地定會出現更多人才。因此每到了端午時分,居民們便穿上長木屐,用力踩地面,想震醒地下的穿山甲。而風水學上則認為犁頭店正好位於聖獸穿山甲穴上方,若能吵醒冬眠的穿山甲便會位地方帶來吉祥。

雖有滿身鱗甲,但穿山甲的長相卻出乎意料地可愛,第一次見到牠可能會以為是個玩偶,套句現在流行詞來形容就是「萌」!那圓圓黑黑的眼睛配上櫻桃小嘴和片片鱗甲,這樣的搭配組合,讓人不得不佩服造物者的巧思。

穿山甲長相討喜,一身鱗甲卻個性溫馴。圖:閱野自然玩學協會

全世界的穿山甲共有八種,分布於非洲和亞洲熱帶與亞熱帶地區,而台灣的穿山甲則為中國穿山甲的台灣特有亞種(Manis pentadactyla pentadactyla)。又有台灣鯪鯉之稱的穿山甲平時以螞蟻和白蟻為主食,白天在洞內呼呼大睡,晚上才晃晃悠悠的出來找尋食物,筆者就好幾次晚上在山區遇到出來散步覓食的穿山甲。

穿山甲利用強而有力的爪子撥開蟻巢,以細長而黏的舌頭舔食四竄的螞蟻,再將舌頭螞蟻棒棒糖送進不具牙齒的嘴中,每分鐘舌頭舔食可達80次,螞蟻或小昆蟲都難逃其舌。

鯪甲饕餐

遇到危險時,穿山甲會把自己捲成球狀,雖能抵禦其他動物,卻難逃人類貪婪魔掌。圖:尾巴受了傷的穿山甲,慢慢踱回山中,穿山甲面臨棲地縮減、人類獵捕危機,國際間已列為保育級物種。圖:穿山甲長相討喜,一身鱗甲卻個性溫馴。圖:閱野自然玩學協會很多人都知道穿山甲受到威脅時,會將頭彎向腹部,把自己捲成球形,或許這招能抵擋其他動物的攻擊,但卻擋不住人類饕客和獵人的追捕。

華人視穿山甲為野味,皮可製成皮件,鱗片可入中藥,具有疏通經絡、活血等功效。由於貿易需求和大量的捕殺,華盛頓公約已把穿山甲列為附錄Ⅱ的物種。即使已管制穿山甲在國際間的買賣,但亞洲嗜吃穿山甲的習慣與中藥市場需求,使得「打擊東南亞穿山甲違法交易」、「警查獲非法走私冷凍穿山甲」等相關報導仍時有所聞。

根據世界自然基金會(WWF)與野生物貿易研究委員會(TRAFFIC)表示,每年都有數千隻非法交易的穿山甲,這些穿山甲許多都直接以鱗片販售交易甚至整隻直接冷凍,即便能幸運存活,在惡劣的運輸環境下,其重返自然繼續生存的機會相當渺茫。

台灣特有生物中心野生動物急救站在1993到2009年共17年期間,急救處理了117隻的受傷野生穿山甲,其中以創傷最多,70%由陷阱造成,獸鋏為頭號兇手。獸鋏不只穿山甲威脅穿山甲生存,台灣黑熊與許多動物都深受其害,對台灣野生動物保育造成重大打擊。

鯪鯉輓歌

飼養繁殖穿山甲並不容易,但市場需求不斷,穿山甲的獵捕壓力遲遲未見消減此外,棲地退化、喪失也是穿山甲生存面臨的另一大難題。

其實穿山甲適應環境的能力頗強,證據顯示,只要食物穩定,穿山甲能適應變遷過後的棲息環境(modified habitat),包含人口稠密的都市邊緣。然而農藥使用和環境破壞,使得食物來源減少,棲地消失、盜獵更加容易接近等種種因素,亞洲地區穿山甲處境岌岌可危。

近年臺東縣鸞山村居民成立社區巡守隊,結合當地警方利用在地力量守護這珍貴物種,成果頗豐,並受國際肯定。日本NHK電視台就曾派攝影團隊,前來拍攝介紹「野生動物」的節目,並授權許多國家同步播出。期待未來保育行動也能擴及其他社區,透過認識、宣傳,讓社會大眾落實不買、不吃、不捕穿山甲。

當晚我們簡單幫穿山甲上了一點藥,便與牠告別,並祈禱在未來的日子裡,牠能遠離危險,堅強地活下去。

尾巴受了傷的穿山甲,慢慢踱回山中,穿山甲面臨棲地縮減、人類獵捕危機,國際間已列為保育級物種。圖:穿山甲長相討喜,一身鱗甲卻個性溫馴。圖:閱野自然玩學協會

 

※ 專題介紹:住在城市的人們,或許已經遺忘了先祖曾必須與其他野生動物們打交道、爭奪生存空間的生活。隨 著人類漸漸擴張及各種動機,牠們的數量與棲地日益衰退。這些臺灣特有生物的記憶,仍被保存在原住民的傳統及傳說中,透過這些傳說,我們得以遙想當初人與自然如何互動,而那一份尊重不同型態生命的敬意,也值得我們細細體會、學習。

 

※ 本文與合作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