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蓮建「愛狗園區」 插牌迫原住民離開耕地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花蓮建「愛狗園區」 插牌迫原住民離開耕地

建立於 2013/06/13
本報2013年6月13日台北訊,賴品瑀報導

5月中,在花蓮縣鳳林鎮馬太鞍溪、花蓮溪、萬里溪之間的沖積扇土地上「Palicanlian」區域耕種的原住民老人驚見,耕地上忽然出現了綠色插牌,急忙找來北富村村長萬中興幫忙看,才知道這是花蓮縣府的公告,要求他們在6月17日前便得自行清除地上物。老人們慌張的無所適從,甚至落下眼淚。部落在地與旅北青年得知後,急忙奔走找了蕭美琴、鄭天財、廖國棟等立委幫忙。

原住民老農抗議:開發,有問過我嗎?

將遭到驅趕的部落耆老陳加郎、陳春生,在部落成員的陪同下,前往台北召開記者會,控訴縣府違反原基法,將再次強迫族人流浪;面對花縣府突如其來的插牌,他們表示,自己就這麼一小塊地可以維生,現在感到無奈與不知如何是好。而日前召開的協調會,不但遭遇的都是已設計好的制式題目,要他們在每個回答後都加蓋手印,讓他們相當焦慮,所以這些日子來都夜無好眠。陳加郎大問「為什麼政府要搶我們的土地?」更說縣府此舉將讓他們活不下去。

地理位置圖

施工插牌,Namoh Nofu提供

位於花蓮縣鳳林鎮,馬太鞍溪、花蓮溪、萬里溪之間的沖積扇(Cidihan),雖然目前標的為「花蓮縣鳳林綜合開發計畫-萬榮開發區」,但事實上,長久以來為鄰近的Tafalong(太巴塱)與Fata'an(馬太鞍)等部落傳統世耕地、放牧地和獵場,直到現在,兩部落仍有不少族人在此區域內的Palicanlican、Takomo兩地從事耕作。

但這塊肥沃且平整的沖積平原,長久以來都受到花蓮縣政府的覬覦,包括了輕航機基地、垃圾掩埋場、高科技資訊園區、國際F1賽車場等等,在族人的反對中,花縣府不下五次的接連提出各種開發案,去年70公頃的「國際級F1賽車場」一案未過後,此次又以「打造花蓮為愛護動物的友善城市」為由,表示將為了收容流浪犬,進行佔地30公頃的「國際級愛狗樂園」開發案。

太巴塱部落青年Namoh表示,縣府提出開發計畫的速度之快之急躁,讓族人們疲於奔命,也無力面對。北富村村長萬中興則表示,這些開發計畫,只有「環保科技園區」實際執行,但招商非常失敗,目前已成了蚊子館。

Cidihan  承載歷史的世代耕地

Namoh Nofu表示,「Palicanlian」在阿美族族語中原意為「擦、搓、揉」之意,便是由於在族人該地所放牧的牛隻,在休憩時以堅硬的苦楝樹磨擦背部位,而得此名。

太巴塱耆老杜寅吉在日治時代的日記中記載如何在當地輪耕找出太巴塱耆老杜寅吉在日治時代的日記,Namoh從中發現族人如何以逆時鐘方向在該區進行輪耕的詳細紀錄。本月初族人更在當地的舊聚落找到手動水磊、舊建築地基、石砌板頁岩、60年山鬃樹、水井等文物,顯示這片土地不但是部落歷史,同時也是世代耕地。

Namoh強調,族人從未放棄自己的權利。但像是陳春生等人2008年開始就持續申請保留地,卻面臨政府遲遲不核准的手段,現在更想動用公權力趕他們走。萬中興亦痛批,就是這樣用「蠶食」的方式,一塊一塊的奪走土地。

他們提出三點訴求:

  1. 未經部落同意,開發案應停止進行。
  2. 政府應認定、回復並保障該土地權利。
  3. 停止侵權拆遷。

他們主張,這塊地分明長久以來都有等部落原住民在耕作使用,應以「增劃編保留地」等方式,保障其土地權。而「愛狗樂園」開發案,並未得到部落同意,應該馬上停止。

前往聲援的「台灣原住民族政策協會」成員拔尚表示,整個花東當然毫無疑問的都是傳統領域,行政院應該趕快公布之前所做的古地名等傳統領域調查的報告,並且落實原基法第21、22條「於原住民傳統領域之開發,需得當地部落同意」的規定,不能再次以如此蠻橫的手段強迫族人流離失所。拔尚更表示,族人長久以來在當地採用輪耕的方式,以自然農法與多樣的作物運行,不正是目前食品安全頻出問題的解答。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