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漠煙草路】漠漠煙草路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漠漠煙草路】漠漠煙草路

建立於 1985/03/23
作者:楊憲宏

菸草,極具吸引力的「搖錢樹」

香菸跨國公司在第三世界國家的人所能想像,他們在第三世界有強而穩定的政經連線基礎。工作機會、獲利、廣告與推銷,連成一氣,第三世界的政府在經濟上依賴菸草的已到了「成癮」的程度。

第三世界國家普遍的問題是:巨額預算赤字、天文數字的能源成本、長期糧食缺乏、缺乏強勢貨幣進口所需物資、外債高築、物價飛漲、通貨膨脹,這些問題的成政治不穩定。對許多第三世界國家而言,菸草提供了政經穩定的「安全帶」。有菸草就有錢的思想,充斥在第三世界國家之中。從這個觀點看,種菸草就有如種「搖錢樹」一樣,而且不同於棉花、可可、咖啡、茶、精、花生這種農產品,菸草價格是不會波動的。這種「保證價格」優,使「聯合國糧食農業組織」與「世界銀行」,多年來一直支持「菸草是一種『搖錢樹』」的觀點。

1982年10月,當「世界健康會議」促請「糧食農業組織」研究是否能讓第三世界國家改種其他農作物,不要再種菸草時,「糧農組織」貨物貿易組編輯一了份報告,「菸草的經濟重要性」。這份報告指出,「菸草是一種重要的工作機曾來源與財源」。

報告中指出:「金巴威的菸草工業是此國最大的用人事業單位,它所支持的17000煙農,這些菸農同時還供應35%約玉米,30%的花生,21%的牛肉,17%的冬季麥。

「馬拉威的情形是,全國有10萬戶居民靠種菸草維生。坦桑尼亞種菸草所賺的錢,足可養活37萬人,佔全人口的2%。在巴西博方菸農數目為115000人,靠菸草事業維生的人多達65萬人。在印度的安德拉普拉德許州,菸草養活了75000名農民,200萬的工人靠烘焙菸葉、包裝、精製菸草維生。」

這份報告特別強調「調查並未包含吸菸所帶來的經濟社會負成本,提醒當局,這部分應由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來做。很技巧的讓「世界衛生組織」責無旁貸。

這份報告的結論是:「種植菸草帶來快速的財富與社會利益。菸草為第三世界人口密集區提供鄉村的工作機會,讓小農能很快致富。菸草是外銷導向國家賺取外匯的最重要辦法,1979至1981年全世界菸草外銷大約是40億美元,有16億美元從第三世界輸出。對政府收入也極有幫助。因此民眾、政府都有強烈種植菸草的意願。」

世界糧食組織的結論詳述第三世界陷入「菸幕」的實景。「世界銀行」的報告也提到同樣的結論:「菸草是重要而且獨一無二的農產品,極具吸引力的「搖錢樹」,為許多國家賺取外匯。菸草是單位面積收穫利益最高的作物。這對第三世界愈來愈重要,由於它的勞力投資很低,獲利很高,在世界貿易市場上的佔有率愈來愈高。


在第三世界禁絕菸草等於自斷生路

1974年至1982年間,世界銀行與它的附屬機構「國際開發協會」為鄉村發展計畫投入了6億美元借款,其中很多錢是用來支助菸草業。

馬拉威:3000萬。史瓦濟蘭:400萬。

坦桑尼亞:1400萬。巴西:6800百萬。

突尼西亞:2400萬。葉門:1000萬。

巴拉圭:5300萬。菲律賓:5000萬。

巴基斯坦:6000萬。希臘:3000萬。

南斯拉夫:2億6700萬。

世界銀行還估計,將來10年,工業國家每年售煙成長平均將達百1%,第三世界國家則達4%。

世界銀行與糧食組織並不關心抽菸帶來健康方面的問題:「政府與民眾應有足夠的資訊理解抽菸所帶來的後果。每個國家國情不同,看法也不一樣,將反應在他們如何制定菸草政策上。」

除了聯合國組織這麼做外,也有大國政府組織熱心幫忙第三世界國家種菸草。大英國協開發公司(CDC)曾貸款780萬美元給馬拉威政府、,幫助小戶菸農。

大英國協開發公司也曾貸款給桑北亞政府超過50萬美元,用來幫助菸農經濟。這項貸款計畫,「世界銀行」亦參與在列。

「金色菸葉」在美國北卡羅萊納州是利潤最高,最沒有市場風險的農作物。在馬拉威、金巴威、肯亞、多明尼加,「金色菸葉」發揮了相同的效果。

第三世界國家在這種利益引誘下,根本無意限制菸草的生產,對「世界衛生組織所提出的警告也不理會。

世界衛生組織的警告是:「國際菸草工業的不負責任行為與大量廣告、推銷活動已經直接造成相當多不必要的死亡。」

在第三世界國家普遍殷求經濟成長的時候,這種警告之聲必然逆耳。況且禁絕菸草等於自斷生路。沒有人會傻到自斷「臍帶」。第三世界國家不但有土地供跨國公司使用,並有成長迅速的香菸市場,政治經濟的「氣候」更「玉成」這個機會。


每年,10萬戶菸農要燒掉6000萬株大樹

第三世界正歡呼菸草豐收,感謝跨國公司恩賜時,絕對想不到,香菸事業其實在不知不覺間,正大量侵略第三世界國家的資源。

在這些國家的菸草鄉村經常可見,小孩子幫忙烘菸葉,小手挑著木塊丟入火爐中。在豐收季節,全村黑菸衝天。

木塊從那裏來?原來是跨國公司以成本價格賣給他們的。跨國公司的木材又是怎麼來的?原來是就地「砍」材,就是第三世界國家自己材的。

巴西的情形就是如此。許多菸草村莊,久遠以前是藏在叢林之中,如今砍得一樹不剩。大多數砍伐的木材都用來烘焙菸草。菸草必須放在華氏160度恆溫一個星期,1公頃的菸葉烘焙所需的木材是150株成齡大樹。這種能源消耗是十分驚人的,依上項數據粗略推算,每裝成300根香菸所耗的烘焙木材,是一株第三世界的大樹。這是多麼令人憤怒而痛心的數字!

在巴西里奧格蘭德多索,平均每戶菸農擁有4甲地,每年這一區的10萬戶菸農要燒掉6000萬株大樹,相當於150萬公頃的森林。這樣的速度。地球上有再多的森林也不夠跨國公司砍。

巴西並不是唯一有這個問題的地方,只要是第三世界種菸草的地方,就有濫砍木材的間題。

用燒木材來烘焙菸葉是能源上的極大浪費,因為80%的熱力是浪費掉的。大量砍樹後,對生態平衡的破壞很大。尤其是氣溫較乾之地,樹沒有了之後,地下水位下降,山泉絕,水井乾,沙漠化逐漸形成。曾經一度是森林的地方,如今已有許多地方化為沙漠。

「英美菸草」公司十分瞭解此事的嚴重性也明白在菸草事業的無窮胃口下,木材資源愈來愈稀有而寶貴。

在肯亞,「英美菸草」公司已種了1000萬株樹苗,並鼓勵當地菸農每戶每年種1000棵生長加速的油加利樹,如此持續3年。他們忙於種樹只為了怕將來無樹可砍,香菸事業就完蛋了。

在巴西,20餘年「英美菸草」公司曾種了1億2000萬棵樹,這些數目比起砍樹真微不足道,只及里奧格蘭德多素地區農民燒掉木材的10/1。


誘人的香菸推銷術──獨缺「吸菸危害健康」的警語

「經濟學家智慧組合」組織曾對巴西的狀況做過研究,內容提及:
「能源保存問題必須考慮,砍木材來烘焙菸葉,已漸使木材成為此地稀有物。林相漸被油加利樹取代。……農民已難得去回憶10幾年前木材就死在他們身旁的時代,現在木材比過去更難取得,可是他們似乎不覺得。因為他們從菸草賺到錢之後,已有能力買得起從遠地砍來價格奇高、貨源極缺的木材。這是個轉動中的惡性循環。」

巴西,人口1億2000萬人,是世界第4大菸草生產者,同時也是世界少數香菸市場成長最迅速的國家。

在巴西,25歲以下的人口佔總人口的一半以上,10至20歲的人佔了4000萬人。

年香菸消費成長超過6%,是大多數西方國家的6倍快。里約熱內盧的海灘到了周末就是拉丁美洲最大量有魅力的香菸廣告。挨家挨戶是青少年、絕妙美人與香菸。


巴西真是抽香菸男人的夢鄉。

「英美菸草」公司自1920年代起就是巴西市場最大的菸草供應商。它的子公司「紹莎克魯茲」控制了80%的巴西香菸市場。這家公司賣得最好的香菸牌子是「好萊塢」,高居全世界暢銷香菸排行榜20名內。

「阿利桑那」是巴西第二暢銷菸,也是「紹莎克魯茲」公司的產品。「萬寶路」在巴西還排不上名次。其他香菸如羅斯曼、菲利浦莫里斯、雷諾都曾動腦筋搶「英美菸草」的巴西市場。

雷諾公司在1981年宣稱:「巴西是全世界第五大香菸市場……我們志在必得。」

菲利浦莫里斯公同的想法是:「……我們有信心巴西市場利益終會落在我們手上。」

但「英美公司」實在太穩了。巴西市場是霸佔定的。到聖保羅,打開電視機,眼前就是衝浪的古銅色皮膚美女,音樂聲中,穿比基尼泳裝的女郎從細薄泳褲邊,拿出一包香菸,另外一名女郎從他男友嘴唇上接走一根香菸,背景聲音說:「『好萊塢』與成功同在。」

在巴西,他們似乎從未聽說美國「公共衛生署長」的警告:「吸菸危事健康」。

巴西與阿根廷之間臺維斯杯網球賽的球場四周圍繞「『好萊塢』與成功同在」的看板。這種景象在球賽電視實況轉播時無所不在球賽進行中,還有穿迷你裙的女郎,寬鬆上衣紋飾著「好萊塢」,在觀眾席上到處送菸,還幫人點菸。

這些第三世界的香菸推銷術,決不可能出現在大多數已開發國家。英美公司的菸草主席與總經理史都華洛克哈特曾這麼說:「推廣是十分重要的工作,我們在第三世界工作的經理人員,必須明白,不能拿工業化國家推銷香菸的水準到第三世界去……。」

在肯亞,英美公司不但獨占了整個香菸市場:還種了不少菸草。在金光閃閃的雜誌裏一頁廣告,一名有身分的黑人身穿天鵝絨外套,蝴蝶花結在頸,身旁依著高雅黑人女子;在花花公子俱樂部裏,旁邊有兔女郎端來飲料:這封黑人男女手上都夾著香菸。「順暢的國際『大使』」下面跟一句「順暢上路」。上面缺了一句:「香菸危害健康」的黑色標示。


跨國菸草公司不近餘力地培養他們與煙農之間的「感情」

印度是世界第三大菸草出產地。此地名牌香菸「紅與白」 (菲利浦莫里斯的姊妹公司郭福瑞菲利浦公司產品)的廣告是以青少年最愛的喜劇卡通形式出現。廣告的最底下只有一小行字「香菸有害健康」。

巴西的「紹莎克魯斯」公司總裁亞蘭龍認為:「就我所知香菸有害健康的研究結論,只是統計上的意義,並沒有實際直接的例證指出香菸會產生什麼病。」因此巴西的香菸包上沒有黑色警告標示。

巴西政府不管這些,因為經濟不好,正需要「朋友」,尤其是像菸草公司這種掏得出腰包的朋友。

1982年巴西外債高達800億。這樣的政府怎會去得罪一個每年提供3億出口總值的行業?菸草業每年還向巴西政府繳稅10億美元,這數目佔巴西國家歲入的10%。此外菸草業提供了300萬人工作機會。

巴西政府並不關心「健康」問題,只對「錢財」有興趣,每當通貨膨脹厲害時,便不准香菸漲價。因為香菸一漲政府不知要如何向巴西2200萬名「菸槍」交代。

巴西的菸草70%種在南方的里奧格爾德多索,這地方每年輸出8萬噸菸草到歐美國家。美國北卡羅來那州的聖塔克魯茲是主要處理來自巴西菸草的地方。

巴西的菸工每周的平均工資是50美元,工作時間表又辛苦,沒有休息時間,每個部門的工人穿著不一樣顏色的T恤,上面寫著「搬運工」、「填料工」、「分裝工」。工人多為婦女。

菸草工廠內的出納處經常擠滿菸農,興高采烈來領錢。對於農民來說,還有什麼比種菸草更能吸引他們的呢?

跨國菸草公司培養他們與菸農之間的「感情」是最不遺餘力的。最常見的「利器」是「青苗法」

「青苗法」就是從撒種子開始,跨國菸草公司就已經與菸農訂下契約。菸草還沒長好,還是「青苗」時,跨國公司已經出錢買下來了。

跨國公司借錢給菸農讓他們買農具,供應他們免費菸草種子,以成本價格賣他們肥料、農藥──當然還是貸款給他們買。跨國公司是派人定期拜訪菸農,解決他們技術方面的難題。

跨國公司可真好心!但稍加注意的話,會發現跨國公司借給菸農的錢,原是來自「巴西銀行」的「鄉村信用貸款計畫」。有趣的是,巴西菸農若直接向「巴西銀行」借錢,是借不到的,因為他們無法符合貸款最低標準。

當農民把菸草賣給跨國公司,跨國公司扣下貸款,餘額才是菸農所賺。為了擴大生產,菸農必須借更多的錢,結果農民欠錢愈多,償還貸款的日子愈拉愈長。農民愈努力,欠錢就更多,就必須更多菸草,來償還貸款。

由於沒有一種農作物能夠像煙草一樣賺進大把鈔票,因此農民一日種菸草,終身種菸草,上了「癮」後,菸農只有愈來愈依賴煙草而無脫身之日。


數百萬第三世界民眾命定走一條香菸坎坷路

唯一能夠解決「上癮」問題的是第三世界國家自己,拿出金錢與技術來生產民眾真正需要的食物,而逐漸遠離香菸。可是第三世界國家怎麼會有像「英美菸草」公司那樣的資源與物力呢?

在這種農民已嘗過種菸草甜頭的第三世界國家,轉作是絕大的難事。政府必須補貼,必須找到取代的作物,還要提供獎勵。大部分的國家負擔不起如此沉重財政擔子。

也是因為如此,政府對菸草所引起的健康問題並不關心。而第三世界的醫師在這方面也不熱心。傳統性的病,水痘、黃熱病、瘧疾已經夠他們忙的。他們忙著預防接種抵抗微生物疾病,卻疏於防患因香菸所帶來更致命的癌症、支氣管炎、心臟病。

數百萬第三世界民眾似乎註定命運,要步上已開發國家曾走過的香菸坎坷路。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統計,目前第三世界的菸槍每年平均抽300根菸,還遠少於已開發國家的每人每年2500根菸。從數目上看,第三世界國家是有機會倖免於肺癌、支氣管炎及心臟病的流行惡運的。只要他們戒菸。

菸事公司則以完全不同的眼光看待這組數據。對他們而言,第三世界是香菸市場的未開發地,有潛力!

巴西聖保羅大學的醫學教授荷西羅森堡統計發現,40歲到49歲的人肺癌罹患率比50至59歲的人高出7倍,也比60至69歲的人高出9倍。

巴西的年輕人抽菸的人愈來愈多,學會抽菸的年齡比10年前提早很多。羅森堡教授指責:「大量廣告天天引誘青少年吸菸。」

在巴西,推行禁菸運動是一點希望也沒有的。跨國公司獨占巴西香菸市場,每年繳給巴西政府的香菸稅非常多,稅率高達67%,簡直是巴西國庫的聚寶盆。

羅森堡教授的醫院,住了一些在床上使用呼吸器的肺氣腫病人,有一位在枕頭下還藏著一包香菸,病歷上記載從他15歲開始抽菸。另有一名肺癌病人,病歷上記載他是從10歲開始抽菸。時值壯年,都已有3、40年的抽菸經驗。

肺癌如今是第三位巴西男人最常見的癌症。羅森保醫師說:「我們必須費更多口舌教育這個政府:人民的健康比稅收更更要。」


稅收、肺癌與香菸消費成長率,齊頭並進

在其他第三世界國家,也有類似的呼聲。

巴基斯坦:公共衛生副署長阿朵阿記邱重說:「菸草是巴國最主要的賺錢農作物,是政府歲入的主要來源。12萬公頃巴國最肥沃的土地是種菸草的。每年香菸消費成長率是8%,肺癌已是巴國主要的癌症。」

菲律賓:國家癌症控制中心主任亞歷卡諾說:「愈來愈多大學女生抽菸,肺癌是菲律賓最普遍的癌症。」

斯里爾卡:健康教育局副局長慕那新格博士:「每年香菸消費成長接近8%。首都可倫坡,15歲到20歲的年輕人有12%抽菸。」

泰國:國家癌症中心放射腫瘤科科長普里巴特博土:「10歲以上的人口20%抽菸。每天泰國製造1億根香菸。香菸消費高達個人收入的20%。」

印度:孟買癌症研究中心科學官加洋夫人:「每年印度製造800億根香菸,反吸菸運動推展困難的主要原因是菸草公司提供了太多工作機會,而其他農作物的價值不夠高、政府貪取香菸稅收都是原因。」

加納:健康部醫療服務副署長阿蒙奴拉森:「愈來愈多人抽菸的主因是政府需要稅收……菸草工業愈來愈發達,外國香菸公司推波助瀾的結果。」

坦桑尼亞:克利曼徹羅基督教醫學中心專科醫師康拉德慕尼:「菸草是一個十分強力的稅收機器,農業部門毫不掩飾他們繼續推廣菸草的野心。香菸廣告氾濫,盒子上沒有警告標示。」

史瓦濟蘭:公共衛生組織魯斯沙巴拉拉博士:「年輕小孩認為吸菸是表現成熟的方法。大量廣告出現在電視、廣播中。」

班寧:國家大學菸院中心,內科教授布魯諾蒙特羅:「1980至81年間,香菸進口成長了167%。消費在增加,年輕小伙子學廣告銀幕上的英雄偶像抽煙,人數成長驚人。香菸盒上無任何警示,統治者並未把民眾健康優先列入政策。」

這些報告,出現在1981──1982年,世界衛生組織的大會上,對香菸公司是十分大的壓力。聯合國糧農組織顯然受了這些報告的影響;1970年中期,「糧農組織」每年還支持8個菸草生產計畫,到了1980年只剩下2個。不過,跨國香菸公司並不是那麼容易打發的。1979年香菸公司在斯德哥爾摩開「第四屆世界吸菸與健康會通」德國香菸公司表代思斯特布魯克納說;「第三世界的反抽菸勢力已動用了感情與政治力量,使抽菸論戰進入全新的階段。我們一定要阻止第三世界國家發展出這種反香菸的運動。我們必須讓第三世界國家忠於我們的香菸生產隊伍。」


跨國菸草公司的「菸幕」希望……

布魯克納博士告訴「香菸同盟」,第一步驟要先讓聯合國的「糧農組織」站到他們這一邊來。還有必須想辦法使聯合國的「貿易與發展會議」的政策走向支持菸草生產的路子。此外,就是必需迫使世界衛生組織靠邊站。

再來布魯納進行說服第三世界國家政府,「反香菸運動,有害國家經濟!」

他說:「菸草無疑是第三世界的搖錢樹,沒有任何農作物可以取代菸草的位置。有關政府應該明白這個事實。認可能認菸草生產國培養默契結成聯盟。堪為榜樣的國家:非洲是馬拉威,東南亞是印尼,拉丁美洲是巴西。」

這是布魯克納在1979年為的備忘錄。3年後,效果出來了。「世界衛生組織」這個菸草公司原來最害怕的國際機構,退縮了,不再那麼熱心宣傳抽菸有害健康的問題。

1982年,幫助「世界衛生組織」做抽菸與健康計畫的羅伯馬西洛尼博士被組織當局告知──「他工作得太辛苦了!」因此只要他兼職,取銷專任。

1984至85年的世界衛生組織備忘錄在抽菸與健康方面工作計畫也大幅減少,它宣告,此後此類工作,組織僅偶為之,不再是經常業務。多餘的人力將做心臟血管疾管疾病計畫。

世界衛生組織在經過多年痛擊菸草之後,終於開始軟化,變得說話模稜兩可──正合跨國菸草公司的希望。世界衛生組織原是第三世界反菸草運動的希望,現在它已不再保護他們。第三世界只能自求多福了,而機會很渺茫。

本文改寫自彼得泰勒(Peter Taylor)所著「菸幕(Smoke Ring)」一書中有關第三世界菸草問題的章節。

原載民國75年3月23日聯合報第8版

※ 本文轉載自《另一個公害現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