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門水庫大壩沈陷緊急警報】滲漏沉陷昭昭可鑑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石門水庫大壩沈陷緊急警報】滲漏沉陷昭昭可鑑

建立於 1985/09/11
作者:楊憲宏

警報五:滲漏沉陷昭昭可鑑

石門水庫溢洪道右岸鞍部建架空式停車場,引發危及壩體安全的顧慮而被停建後,外界才逐漸知道,官方對石門水庫建築的許多部份,早有相當多安全力面的討論。

這些有安全問題討論的部份,分別是(一)大壩上游四40公里榮華攔砂壩兩座壩座及壩體發生水滲透。(二)溢洪道右岸鞍部律架空式停車場。(四)大壩右岸接縫沉陷並出現裂縫。四大壩頂「不等量沉陷」使路面呈現波浪狀。(五)大壩左岸停車場架建於順向坡上。(六)大壩右岸停車場邊新建機車停車場工程侵及壩體。泥釣魚亭臺增加壩體負擔。

每個問題分開來看,也許都算「小問題」,但小問題加小問題,逐漸就對壩體加點壓力,所匯集成的問題,恐怕就不能再當「小問題」看待。

檢討過去世界上的潰壩紀錄,溢洪量不足,滲漏、結構不安定,與其他的人為因素,是四大主要原因。石門水庫所最應注意的也是滲漏與結構不安定問題。

過去國外所潰倒的壩,很多也是在主事當局認為出現滲透、沉陷是小事。而未理會的情況下導致禍害。1959年法國的Malpasset拱壩,就是因為翼牆滲漏,管理當局未謀補救而崩潰,死亡400餘人。

最近著名的例子是美國Teton水庫,土石壩高93公尺,在1976年崩倒,原因是滲透。在此之前,1965年美國Fontenelle水庫,高39.6公尺的土石壩,也是因灌漿不當,發生滲漏而潰垮。

1925年在英國還發生過上、下游2座大壩相繼崩潰的例子。在上游的混凝土壩Eigiau因壩體突然發生管湧而倒塌,下游的Coedty承受不住巨大水量而崩潰。

從過去的歷史看,所謂壩體是否安全,有很多值得思索之處。很多都在事故發生之後,才知道禍因是忽視了小問題。

水工專家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是,壩沒有「絕對安全」的——只有不停的找到可能導致大禍的「小問題」,一一加以克服——至於如此盡人事之後,是否就保證安全呢?水工專家的意見是,只能算「比較不危險」。換言之,無所謂「絕對安全」的壩。

在這種理念下,水工專家的結論是,建壩之初結構物被設計成什麼樣子就是什麼樣子。以後非不得已,絕不做任何增添、改變,更不能做任何「驚動」壩體的事。

原因是,大壩建造之初雖有多重防禦的設計,但所計算的可能承受壓力,就是以當時的結構狀態做基準,日後任何增加的結構物的行動,都算是意料之外的,都可能危及壩體。

石門大壩自20年前建壩之後,許多壩體上新增的工程都是很「犯忌」的。在壩上加建停車場、左右岸上大量開發、建停車場、釣魚亭臺,壩面不斷加舖原來沒有的結構物,這些行動每一點看起來都像是不值得「大驚小怪」,但綜合應力效果累積之後,在水工專家眼中,簡直是在製造禍源。

壩是建在山與山之間的,壩本身與壩山相接之處是十分脆弱的「弱點」,這是常識即可判斷的事,可是石門水庫管理當局卻一再在這些弱點上建結構物,加重壩與壩座的負擔。

榮華壩的滲漏斑斑可見,是去年7月就發現的事。這個水高82公尺的攔砂壩如果發生意外;所造成的湧波壓力可能不是目前東修西建的石門大壩所承受得住的。這樣的憂慮,年來早已造成國內多數水工專家內心的壓力。

面對可能造成重大災害的情況,有一句話永遠必須記住,「寧可事事過度小心,不願出事後說抱歉」 (Better Safe Than Sorry)。何況石門水庫的事件,從目前石門管理局的處理態度看來,我們的「小心」,一點都不過分。

原載民國74年9月11日聯合報三版

※ 本文轉載自《受傷的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