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腳之一:放單的悲歌】醫師也在放射污染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行腳之一:放單的悲歌】醫師也在放射污染

建立於 1985/03/30
作者:楊憲宏

原子能委員會表示,民眾就醫時,若發現拍照X射線時,醫護人員未依規定關上房門,可以向委員會提出檢舉,原子能委員會將依「游離輻射安全規定」吊銷該醫護人員操作放射線執照。

原子能委員會已瞭解,目前包括一級教學醫院在內的部分台灣地區醫院人員,使用X光時十分輕率,經常忘記關閉夾有有鉛板的門,即行拍照,造成陪病人來的家屬遭受「無妄之災」,吸收不必要的輻射量。

檢舉民眾須用真名,並盡可能的詳述時間、地點、哪一家醫院、何人拍照?並略述當時情況。原子能委員會將派人處理,若情形屬實,相關醫護人員將被吊銷放射線操作執照。

國內醫用輻射使用情況,是否符合安全規定,長久以來,一直是個「謎」。

最近原子能委員會分別對醫用放射性核種、放射線與放射治療的設備與使用,做了初步普查,不但發掘了許多違規事件,並且發現相當多數的輻射醫學人員,對游離輻射防護觀念極為薄弱,已對民眾健康造成頗大的威脅。

臺北地區一家一級教學的核子醫學部,最近被查獲,在清除污染時做得不完全,未依規定做「擦拭測驗」並且還在存放輻射核種的冰箱中,存放食物,嚴重違反游離輻射安全規定,被原子能委員會處以「不准繼續進貨」的處罰。原子能委員會認為這家醫院的輻射安全觀念太差,「不配」使用核子醫學放射物質。

幾年來,民眾一再口頭檢舉醫院拍照X光時不關門,以及醫院隨意丟棄使用後的「放射免疫檢定」放射物質,並且也檢舉大醫院與醫學院的下水道中流動著高量放射物質,原子能委員會已認為這些不僅僅是「傳言」而已了。

原子能委員會一名稽查人員坦承他們的確已注意到這些「頭痛問題」。巡迴拍照胸部X光的防癆車,到每一所學校檢查時,往往不關門就拍照,任意讓其他正在排隊的上百學生接收不必要的輻射線。

種種違規事實,都起因於長期以來,對於游離輻射安全的規定,原子能委員會限於執行人力太少,幾乎只能管制文件作業。對醫院作業是否真能維護輻射安全,根本無法有效約束。

面對問題重重,目前原子能委員會已經有了一些積極應對的作法。

全面檢測各大醫院土地、水、地下水道的背景輻射量,發現周圍如果超過「自然背景輻射劑量平均值」太多,可能被視同「不明輻射污染」,如果停止醫用輻射使用,進行污染源的搜索、清除,這無異於強制醫院關閉。

自然背景輻射劑量平均值,臺北市為例,每人每年約攤到100毫侖目,原子能委員會雖未表示這個數量超過標準多少,就算太多,也尚未估計有那些醫院可能有問題。可是一名教學醫院的放射醫學人員說:「如果真查起來,我看可能有醫院要關門了!」他指出,多年來濫用,因誤用放射線和輻射物質而造成污染,已不是秘密,不過醫院也絕少願為維護輻射安全,防止放射污染做投資。

這項普查醫院周圍「背景輻射」的工作,至少要連續取樣3個月至半年,才能求取平均值,做出監管數據。這將是臺灣地區首次輻射醫學施以如此嚴厲的管理手段。

最近,「原子能法」中的「游離輻射安全規定」,正由原子能委員會在進行修訂,這是自民國59年該法頒布實施以後首次的修訂。一名輻射保健物理研究人員表示,這次修訂,在輻射安全規定的觀念上,有極大的改變。過去所認定,並寫入「游離輻射安全規定」中的「最大容許劑量」(Maximal Permissible Does)這句話中的「容許」兩字將被剃除,取而代之的是「國際輻射防護委員會(ICRP)」1977年26號公報所建議的「以合理方法盡量下降輻射劑量(As low As Reasonable Achievable)」,也就是簡稱ALARA的觀念。

這個改變,將使臺灣地區未來的輻射安全管制由消極冉成積極。

從此,所謂一個人可以被「容許」吸收多少輻射劑量的觀念將全新面推翻,新觀念將強調,輻射量只要能夠避免就必需避免,能夠下降就必需下降。

造成這種改變的主要原因是,ICRP的1977年公報上已證實,「即使是很小的劑量也會使人增加得到癌症或導致遺傳傷害的風險」。

原子能委員會法規修訂工作至少要1年以後才會完成,可是輻射防護工作人員認為有必要從現在開始便進行「暖身」工作,以便一旦修訂完成,新規定能夠馬上順利執行。

一名輻射物理學家指出,新的規定對臺灣電力公司的核能發電廠「衝擊最大」。臺電為了符合新的輻射安全規定,恐怕還需進行更多的防護投資設施,這對電力成本將有巨大影響。這也是為什麼原子能委員會在修訂工作中,特別邀請臺電「列席」,以從事事前溝通,目的在要求臺電無論如何必須配合。

上述這名輻射物理學家說:「將來新修訂法規的初期目標不是臺電,而是各大小醫院診所。」他的意思是,下降民眾平均放射線吸收劑量的最有效辦法,這是全面檢討目前濫用、誤用醫學放射性照影的情況。等這些醫用輻射都「合理使用」之後,再回頭來要求臺電也「合理下降」輻射量。

由於醫用輻射比臺電核能廠更接近民眾生活圈。原子能委員會所採取的「戰略」,的確有「優先順序」上的理由。只不過,在體感上,可能會議部分急切希望輻射安全能夠快速解決的人,誤會原子能委員會不敢拿核能電廠開刀。

原子能委員會從去年底完成了內、眼科「近接治療」設備和射源的安全檢查後,發現臺灣地區有不少「失落的放射線」,接著又查獲不少醫院「脫線」使用輻射設備,不少檢查人員對這種現象表示「憤怒」,此時也許是解開臺灣地區多年來「輻射污染」之謎的一個契機。

原載民國74年3月30日聯合報第3版

※ 本文轉載自《受傷的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