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上自然的「真實」 令人感動的生命印象紀錄者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愛上自然的「真實」 令人感動的生命印象紀錄者

2013年12月29日
作者:鄒敏惠

小貓、小狗、倉鼠、兔子,毛茸茸的可愛小動物,沒一個小朋友不喜歡。然而,說到生態觀察、生態紀錄,就不是那麼討喜了。

剛好小時候有定點生態觀察的經驗,那時每次都必須記錄河川中的哪一個河段有夜鷺;有幾隻夜鷺;岸邊樹上停了幾隻;幾點幾分的時候,哪一隻飛到了哪一棵樹上,河裡又有誰吃到了一條從市場流出來的腸子...。一守往往便是一個下午。小小年紀怎會有這麼多耐性!但在母親的軟硬兼施之下,竟然也持續了一年的時間。

跛腳的黑面琵鷺。(王徵吉攝。)

「就只是在一旁觀看!?」在除了「好玩」之外什麼都不懂的年紀,總是不解記錄這些瑣碎的事情到底有什麼意義,對於觀察對象─夜鷺來說,他們既不能多吃幾條魚,也沒有獲得任何好處。於是未解的謎題便一直放在心裡。

直到上個月在因緣際會之下,參加台灣環境資訊協會舉辦的自然影像頒獎典禮,偶然間,一句得獎感言就這樣飄進耳裡:「拍攝到後來,已經不會特別去尋找最美好的一瞬間,反而是完整的紀錄,記錄下他們一生中的每個片刻,這才是最重要的。」

看似矛盾的一句話,碰上心裡長久以來的疑惑,好像說得通了!雖然還是不怎麼懂,不過若是要比喻的話,應該就是父母和兒女的感覺吧?精彩的也好,平凡的也好,總之完整的參與每個過程,才是意義所在。

這句話也讓我想到拍攝黑面琵鷺20多年的黑琵先生王徵吉,還有頒獎典禮上,那些志不在得獎,卻為自然影像絞盡腦汁的參賽者。一般人真的很難想像,這些懂得長久守候,懂得不離不棄的人們,為了一種生物就此花上大把光陰。他們可能是瘋了,可能只是守一個承諾,也可能是遇上一段不可解的緣分。不管如何,我確信他們心中一定有一份愛。

我雖無法這樣愛著這些生物。我總是嚷嚷這個那個好可愛,卻沒有甚麼耐心去真正認識其中的任何一個生命;我也總是喜歡抓著相機,在不過度虐待的範圍下,將他們擺弄到一個最可愛的位置,然後用閃光燈轟炸牠們美麗溫和的眼睛。但我認為,這些生物起碼有被愛的權利,他們有權利與長久守候的同伴相處每個片刻,這是無法給出愛的我所能給予的尊重。

第7屆自然生命印象「自然密語」短片、教案得獎作品,已可在「自然之窗」網站觀賞。

作者

鄒敏惠

Another world is possi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