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桃花和野薑花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月桃花和野薑花

建立於 2006/06/25
作者:李可(自由撰稿、自由廣播人)

月桃花從春天開始,花就漸漸開了:火焰木、木棉、莿桐、羊蹄甲、風鈴木、蘋婆…..然後,阿伯勒、鐵刀木、紫檀、鳳凰木、相思樹、油桐樹也開始開花,木棉的種子像棉絮一樣隨風飄送,菩提樹和芒果樹開始長出新頁,粉粉嫩嫩紅色的葉子和秋冬的欖仁樹、楓樹、槭樹相比,毫不遜色;也是這些日子,茉莉、月橘、咸豐草、梔子花和桂花等等四處傳出香味兒,溪流旁邊,野薑花的白花搖曳,送出香氣,山野裡的月桃花,也有朵朵純白大花,在山間生姿。

記得在學生時代,以清新為出色形象的歌手劉藍溪就有一首叫做「野薑花的回憶」的歌,歌裡說:「三月裡微風輕吹 吹綠滿山遍野 雪白又純潔 小小的野薑花 偶然一天沈默的你 投影在我的世界裡 一朵朵野薑花 點綴生命的芬芳 三月裡小雨輕飄 飄過滿山遍野 每一朵野薑花 都是我的回憶」,那時候的野外經驗並不多,沒有看過野薑花的記憶,當然也不認得它,心中一直覺得和野薑花緣慳一面,幾年以後回母校去,還沒踏入校門就看見學校外圍的那排小木屋旁的草地上就有一叢叢的野薑花迎風盛開,原來,她早已在我身邊,我卻和她相見不相識,這就是緣分未到嗎?

其實在台灣,野薑花並不難見到,尤其有水的地方特別容易見到它的芳姿,所以在清澈溪流的旁邊,或是潮濕的草生地,再春夏之間稍一留意,也許就可以看見它;野薑花不但外型清秀,清香的味道也很吸引人,雖然現在也有人培育出許多花色,但總不如它的原色-白色種的那樣特出;有一年,經過宜蘭雙連埤,正是野薑花盛開的季節,純白的花朵開滿水邊,淡淡的香氣隨風送來,是我很深的記憶。

想到野薑花,其實也想到另外一種相似花姿、地位、處境的花,那就是月桃。

野薑花,開在水涯;月桃,則開滿山間;很小的時候我就會唱一首歌,名字就叫「月桃花」,歌詞說:「一處一處開滿月桃花 遠遠近近都是月桃花 採一朵花來襟上插 月桃花呀是奇葩 是奇葩 人人都愛山地月桃花 人人都說花香真不差 紮一個花環頭上戴 月桃花呀是奇葩 是奇葩 假如你心裡亂如 你只要去賞月桃花 月桃花呀 月桃花呀 值得讚美值得誇」。

要找月桃的蹤影,好像比野薑花更容易,山間、野地、人家,只要稍微留意,都可以看見月桃嬌豔的身影。月桃生長在海拔1000公尺以下的荒野地,她的花期很長,從春末到整個夏天,她的花穗很長,邊開邊往下垂,像是在羞赧中展現著令人無法忽視的嬌美,如果說野薑花是「清秀可人」,那麼月桃就是「風姿綽約」了,我最常在墾丁的社頂一帶看見月桃,在林投、瓊麻、或許許多多灌叢和草生植物中,月桃花的嬌美總是那樣突出,汗水淋漓之中,我總仍不忘親近細賞一番,有一年,社頂的老朋友潘明雄告訴我:快到端午節的時候,他就得到國家公園範圍外採摘月桃肥厚的葉子回家給太太包粽子,我才知道原來恆春半島的人吃的是月桃粽子,月桃葉的香味和竹葉不相似,如果享受過恆春的山海之美,嚐過恆春的飛魚、洋蔥,知道春日海邊細嫩可口的「鹿角菜」,吃過夏日雨水過後的「雨水菇」,去過街頭有名的飯包、鴨肉、冷熱冰,買過四重溪的紅仁鴨蛋,那麼就一定不能不知道、不能沒吃過恆春半島的月桃粽,有門道的朋友,說不定還不過癮,還要再嚐嚐排灣族的肉粽-用「假酸漿」的葉子包的「奇納福」呢!

[附註]恆春半島有許多別具特色的植物,過去曾廣為當地原住民利用,諸如黃荊、月桃或無患子等等,墾丁國家公園有約系列活動中,民俗植物之旅向來頗受歡迎,植物染的活動更加引人興趣,今年6月11日,墾丁國家公園管理處並和當地社區大學合辦民俗之旅活動,引起熱烈迴響。

更詳細的內容在部落格:鎏金四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