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信「保證安全」 日核災區首長好後悔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錯信「保證安全」 日核災區首長好後悔

建立於 2014/03/06
本報2014年3月6日台北訊,賴品瑀報導

「核災到底是什麼樣子?」福島核災將屆滿3年,許多災民陸續爆發健康問題的同時,不但日本已開始計畫重啟核電,同為地震國的台灣當局亦執意運轉核四,分明對眼前教訓視而不見。

希望台灣不要重蹈悲劇覆轍,日本「全國地方首長反核連盟」3位重要成員,東海村前村長村上達也、福島核一廠所在地雙葉町町長井戶川克隆,以及東京都國立市前市長上原公子,應「地震國告別核電─日台研究會」邀請來台,5日下午舉辦記者會,親口向國人訴說當時疏散避難的艱困與福島近況。

村上達也語重心長地說:「福島核災並非千年難得的地震與預料外的大海嘯造成,而是場可預料的人禍。」

來台分享災後經驗的日本核災災區首長。

災前,村上達也與井戶川克隆兩人都極度信任政府與電力公司的「保證安全」,甚至爭取在家鄉蓋更多核電廠,卻分別在1999年的東海村超臨界核電事故與2011年的福島核災後覺醒。

他們指出,日本一直說「三哩島、車諾比絕不可能發生在日本」。這樣驕傲、缺乏科學精神,只看得到眼前金錢的態度,正是發生福島核災的真正原因。

井戶川克隆表示,「不要輸給謊言與當局隱匿真相的動作,請不斷追求真相」。

「核災不可能發生」 鐵齒無對策致無法疏散

東海村是日本第一座核電,也是日本首次發生核災死亡事故地,在超臨界事故時擔任村長的村上達也指出,當時業界與政府將此事當作小小的意外,不但選擇封鎖消息,更沒有檢討與反省,因此他認為福島核災與此事件其實是一脈相承。

村上指出,311大地震時,除了出事的福島電廠一號機,總共有14座的反應爐遭到海嘯襲擊,包括了女川核電廠的3座、福島核一廠6座、福島核二4座與東海核二廠1座。地震導致電源切斷,情況非常危急,就算14座反應爐全部發生爐心融毀也大有可能,以他所在的東海來說,兩條電源線路都已經斷了,緊急啟動3台柴油發電機,也有1台無法啟動。

村上表示,當他知道狀況如此時,只能背脊發涼。除了東海村的3.8萬人外,10公里半徑內有30萬人,20公里有75萬人,30公里更有100萬人口,是福島的7~8倍,這些人該如何疏散?他認為完全沒辦法做到,屆時會有許多人將會暴露在輻射中。

福島核電廠的文宣與核災慘狀照片集相對照,相當諷刺。

雙葉町居民迫遷  回鄉要等500年

而身處福島核一廠座落點的雙葉町,町長井戶川克隆本身更在核災時嚴重受曝。當政府下令10公里內緊急避難,他在離核廠3.5公里處,急著疏散日托老人,這時,廠房發生爆炸,大量碎片與輻射灰淋在他及消防員、職員身上,現場100多人皆嚴重受曝。

對於疏散經驗,井戶川坦言:「我盡量把民眾帶走,但我沒辦法帶全部,因為福島縣並沒有支援我。」

由於高層隱匿,井戶川無法取得正確情報。當時,7000位雙葉町町民逃往40公里外的川候町,後來卻發現此地輻射也極高,至今川候町部分仍是禁入管制區。全町民遷移了3次,才到了目前居住的琦玉縣高校。

「要回鄉,要500年後」井戶川轉述瑞典核能專家的意見,雙葉町目前列為嚴重汚染的「回歸困難地區」。「常有人想以故鄉的歌安慰我們,但這根本要了我們的命」,井戶川透露雙葉町居民無家可歸的心聲。

核災非天有不測風雲  缺乏預防訓練為關鍵

井戶川痛批東電與日本政府完全不重視人命,他指出,2002年南亞海嘯之後,東電與政府就在思考海嘯對策,並對海嘯進行預測報告,但在福島核災發生前的3月3日,卻開始決定不再公布了,原因是「以免讓民眾感到恐慌」。

因此他認為核災不能歸在海嘯上,而是出於人的判斷錯誤,「預防的工作沒做、教育訓練不足,到海嘯認知錯誤,完全沒有想過疏散計畫,東電與政府只是一直鼓吹不可能發生意外,因此這是他們要負全責的。」

反觀台灣的核一、二廠,30公里內將涵蓋台北市,共有620萬人口,但目前仍未見具體的疏散計畫,狀況將比東海村、雙葉町更不樂觀,不但讓3位來訪的成員感到擔憂,出面邀請的資深媒體人陳弘美也感歎,如此無法疏散的狀況,將如「台北101沒有逃生梯」。

災民易疲累 大人「閒晃病」 足球少年不復見

核災後的影響,現在仍是進行式。對災民來說,一切還沒結束。翻攝自井戶川所提供的照片

井戶川表示,受曝後他變得非常容易疲累。事實上,福島縣許多居民都受影響,普遍感到眼睛、喉嚨不適。包括學童也同樣容易疲倦容易累,他們已經沒體力踢足球,放學要先回家休息才能去補習,大人們更生了「閒晃病」,什麼事情都不能做。

擔任「全日本地方首長反核連盟」事務局長的上原公子表示,福島縣進行縣民健康調查,檢驗18歲以下孩童的甲狀腺,發現核災發生3年後,22萬6千人中,出現癌症等其他病情的有95人,是一般狀況1百萬人有17人的19倍高,而自認身體有異狀的小孩更有44.7%。

災後五年才是發病高峰 災民受損不只健康 心靈更不安

上原公子強調,核災5年後是發病第一個高峰,依三哩島及車諾比的經驗來看,許多人會在更長時間後,才陸續生病。

「你就別提輻射了,一提我們就會吵架。」福島的媽媽這樣說。上原持續走訪福島,發現不只人的健康受影響,心靈創傷更難平復。核災切開、撕裂了許多家族。有些人因強制或自主逃離家鄉,也有人卻是想逃卻走不掉。留下的人認為自主逃難者是「棄我們不管,自己逃走了」;但帶著小孩留在高劑量區域的人,也同樣遭議。

上原公子指出,繁多且矛盾的資訊分裂了災民的心,讓他們浮動不安。「大家都是當事者卻無法暢所欲言,核災不只是身體,也是心靈上的傷害。」

福島核災未完待續  盼台灣勿步後塵

目前日本政府打算陸續送災民回20毫西弗的高劑量地區,但其實20毫西弗在國際上只屬於緊急時期的容許值。正常狀況下,一個大人一年能承受的量只有1毫西弗。因此對於要將福島的孩子送回,全日本的媽媽都感到不捨,正在挺身幫忙抗議。

曾擔任東京都國立市市長8年,上原表示,核災不只是福島人的事情,就算遠在東京也同樣不安全,食物飲水被污染,同樣恐慌。因此地方首長們在2012年成立了「全日本地方首長反核連盟」,目前有95個區市町村的首長參加。

村上強調,「福島核災沒有結束,我相信未來還會更嚴重,如果日本再不廢核,勢必發生比福島更大的傷害。」村上甚至以日俄戰爭為鑑,在蒙古諾門罕一役失利後,還堅持戰下去,最後只會得到慘敗的結局。這三位親身經歷核災的地方首長,懇切希望台灣不要步入後塵。

全日本地方首長反核連盟名單,點圖看放大版。

全日本地方首長反核連盟名單,點圖看放大版。

【延伸閱讀】

【相關文章】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