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開車,在路上》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不開車,在路上》

2013-10-27 05:00
向來都是令人振奮的體驗。搭乘大眾運輸能看到各式各樣的景象。在上海,我看到一個身形瘦小的乞丐男孩走進地鐵車廂,對著座位上一名衣著光鮮的婦女,雙膝著地,不停磕頭,一再以額頭撞擊車廂地板,直到她遞給他一枚硬幣才肯干休。在洛杉磯一班開往威爾榭大道的...
2013-10-20 05:02
費城的大眾運輸系統充滿驚奇,滿是各種時代錯置的事物。這是少數仍使用代幣的大城市運輸網。不過,購買代幣卻是一點都不容易:車站裡的販賣機通常處於故障狀態,態度冷淡出了名的服務人員通常不肯找錢,而要求乘客必須備妥剛剛好的零錢。此外,一項不曉得源自...
2013-10-13 05:00
現在,溫哥華市中心的人口密度已是北美洲第二高,僅次於曼哈頓。在我離開溫哥華的這段期間,我年少時期的落後地區似乎已轉變成一座溫帶新加坡,而且這個轉變在城市規劃專家之間催生出一個新的流行語:「溫哥華主義」。 為了瞭解這一切發展是朝著什麼樣的方...
2013-10-06 05:00
帕爾多(Carlos Pardo)自告奮勇向我介紹那套促使波哥大開始轉變的系統,但我必須向他坦承一件事。「我不喜歡公車,」我告訴他:「老實說,我很討厭公車。」 他滿心理解地點點頭。帕爾多是畢業於倫敦政經學院的城市規劃專家,目前在「運輸發展...
2013-09-29 05:00
自從最早的「押し屋」在1960年代開始在新宿出現以來,日本通勤列車擁擠不堪的形象就已深深烙印在世人腦海。所謂的「押し屋」是戴著白手套的乘客「推手」,負責在尖峰時刻將擠不上通勤列車的乘客硬推上車—儘管那些列車在西方人...
2013-09-22 05:02
我來莫斯科不只是為了見識街道上的煉獄,也是為了目睹地底下的天堂。紐約的地鐵頑強不屈、倫敦的地鐵歷史悠久、巴黎的地鐵耀眼奪目,但我聽說莫斯科的地鐵有我在都市大眾運輸系統中不曾見過的特色:毫無保留、徹徹底底的壯麗輝煌。 我知道我需要找個導遊帶...
2013-09-08 05:00
巴黎是一座讓我愛上城市的城市。 當時我23歲,大學畢業後決定四處旅行,見見世面,而在歐洲到處流浪。我在巴黎時正好把錢花光。巴黎的街道深深啟發了我:不像我所生長的北美城市那樣紛雜紊亂,巴黎全城彷彿由一位不朽的審美家以一項跨世代的龐大計畫為基...
2013-09-01 05:00
這麼說來,我們究竟該如何看待鳳凰城呢? 這座城市最近對於都市化做出最後一搏,以14億美元的資金為自己購入一套最先進的大眾運輸系統。自從2008年以來,「都會鐵路」即採用全新的日本製輕軌列車,在梅薩到駝峰路之間這段20英里的軌道上行駛。我花...
2013-08-25 05:00
大眾運輸與高速公路的爭論不過是一種古老鬥爭的最新呈現而已。經濟大蕭條時期,奧克拉荷馬州的農民搭乘鐵路湧入加州,曾因此與擁有果園的當地居民發生衝突;威尼斯海灘的衝浪客曾因此和支持緩慢發展的住宅業主互相鬥爭;南中央區的簡陋排屋與平緩山丘城或馬里...
2013-08-18 05:00
要不是因為地鐵,如此面貌的今日紐約將不會存在。工程師在紐約市發展史上的關鍵時刻建構出這套絕妙的地下鐵路系統,不但紓解了街道上嚴重的交通壅塞狀況,下東區那些環境惡劣的擁擠公寓中的眾多人口也因此分散到紐約各行政區的偏遠角落。由於地鐵能讓許多人迅...

頁面

訂閱 RSS - 《不開車,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