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推翻商業捕鯨禁令失敗 國際通過護鯨新決議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日本推翻商業捕鯨禁令失敗 國際通過護鯨新決議

2018年09月22日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姜唯 編譯;林大利 審校

今年在巴西召開的國際捕鯨委員會(International Whaling Commission。IWC)年會的最後一天,反捕鯨陣營成功攔下日本政府提出的開放商業捕鯨提案。保育人士認為,這表示捕鯨國家將無法動搖全球保護受威脅物種的決心。


照片來源:國際捕鯨委員會

根據衛報報導,動保團體國際人道協會(Humane Society International)總裁布拉克(Kitty Block)表示,是IWC的道德良心,拒絕了日本殘酷、倒行逆施的商業捕鯨計劃,這總算讓人鬆了一口氣。他認為,日本提案取消國際協議的商業捕鯨禁令,違反IWC的規則,本該失敗;全世界已經逐漸淘汰商業捕鯨,日本也必須如此。他希望IWC能夠繼續保護這些海洋大型哺乳動物,免於其他的各種威脅。

另一海洋組織OceanCare的成員恩楚普(Nicolas Entrup)指出,恢復商業捕鯨配額也將連帶取消對鯨魚產品的國際貿易禁令,因為捕鯨禁令和貿易禁令是相互關聯的。他認為,IWC不能打開潘多拉盒子,讓鯨魚死亡數量繼續攀升,「我們就快要淘汰這種不必要且殘酷的活動了。幸好IWC今天阻止了這個危險的發展。」

一些觀察家推測,日本可能會不顧爭議,試圖離開IWC。41對27的投票結果也顯示,與日本站在同一邊的國家並不少。其中許多國家儘管沒有因捕鯨而獲利,卻出於其他原因對日本有著政治忠誠。

衛報報導指出,在IWC會議稍早幾日的會議中,大會拒絕了在南大西洋建立鯨魚保留區的提案。支持捕鯨的國家認為沒有這個必要。不過,IWC也通過了由巴西訂定的新聲明,並以會議所在城市佛羅安那波里為名,重申全球護鯨承諾,以及在捕鯨禁令之外,有必要發展更長期的積極保護措施。對於有72年歷史的IWC而言,新聲明讓它更貼近現代保育思維。

IWC的商業捕鯨禁令自1984年運作至今,雖然遏止了以商業為名的捕鯨活動,但仍存在少數漏洞。挪威和冰島繼續透過技術異議無視禁令,日本則以科學研究為名繼續捕鯨。俄羅斯還有一種規避禁令的做法,讓部分原民群體仍保有為維生而捕鯨的權利,不過並沒有真正行使。

IWC內部局勢持續緊張,顯見全球護鯨的挑戰性,可說超過了許多其他代表性的物種。

參考資料

作者

姜唯

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如果能為孩子實現一個願望,那就是人類與大自然和諧共存。

林大利

於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服務,小鳥和棲地是主要的研究對象。是龜毛的讀者,認為龜毛是探索世界的美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