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陽護水行動 兩村反採礦!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蘭陽護水行動 兩村反採礦!

2019年11月11日
公視記者 陳佳利 張光宗

宜蘭縣員山鄉被稱為水的故鄉,許多地方都能看到清澈的湧泉地景,湧泉來自地下水,地下水來自雪山山脈。不過最近永侒實業公司計畫在水源頭的山區,開挖瓷土礦,礦區加上聯外道路,總面積高達33.5公頃,位在中華村與內城村境內。

居民高舉標語:堅決反對永侒實業礦場開發,反對水源開礦破壞美麗家園

居民高舉標語:堅決反對永侒實業礦場開發,反對水源開礦破壞美麗家園

「樹砍了可以再種再長,山挖了不會再長出來。」中華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陳明華說。「把宜蘭縣第一排的山景直接削頭!」內城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簡裕鴻表達反對立場。

一旦水脈受到傷害,受影響的,將是蘭陽溪以北,20萬人的飲用水。

永侒公司計畫在水源頭的山區,開挖瓷土礦,總面積高達33.5公頃,在中華村與內城村境內。

永侒公司計畫在水源頭的山區,開挖瓷土礦,總面積高達33.5公頃,在中華村與內城村境內。

宜蘭縣員山鄉的中華村,居民早年以種植柑橘為主,沿著化育國小旁邊的產業道路前進,兩旁還有從前的駁坎遺跡,居民稱作「柑仔凍」。天然環境好,沿途有許多昆蟲出來打招呼,原始的里山環境,野生動物也很多。

帶頭解說的吳位三,是中華社區發展協會的總幹事,原本是化育國小的主任,退休後參與社區營造工作。由於農民老化、人口外流,現在的中華村,有25%是老年人口,協會希望發展生態旅遊來照顧當地,冷埤是其中一個具有發展潛力的秘境。

現在的中華村,有25%是老年人口,協會希望發展生態旅遊來照顧當地。

現在的中華村,有25%是老年人口,協會希望發展生態旅遊來照顧當地。

社區居民融合自然環境,沿著湖畔修築了一條手作步道,方便訪客欣賞冷埤。近幾年並沿著冷埤周圍做調查,發現了多種的鳳蝶、蜻蜓和豆娘,其中最稀有的豆娘,叫做朱紅細蟌。

這座珍貴的低海拔天然湖泊,正籠罩在採礦陰影中。中華社區發展協會總幹事吳位三表示,冷埤離礦區不到一公里,揚塵或污染物會落在這裡,或是落在山坡上,雨水一沖刷,還是沖進冷埤。

社區居民近幾年沿著冷埤周圍做調查,發現了多種的鳳蝶、蜻蜓和豆娘。

社區居民近幾年沿著冷埤周圍做調查,發現了多種的鳳蝶、蜻蜓和豆娘。

永侒實業公司申請在冷埤的集水範圍,以露天方式,開採瓷土與矽石,預計年產量727,500公噸,開採36年。在這之前,永侒公司曾在中華村再連聚落上方山區,開採了1.2公頃的瓷土礦,並與居民建立起友善關係。近五年,更捐贈了一百多萬元,用作社區發展、老人送餐、學童的獎助學金等,並且在化育國小建造了一座麵包窯,承諾協助地方發展陶瓷產業,但是,一直到2019年9月中旬,居民才知道,永侒公司想採的範圍那麼大,時間那麼長。

居民擔憂一旦開發,想發展生態旅遊的夢想,就難以實現,還得面對更迫切的生活危機。冷埤的水流往潔淨的粗坑溪,自來水公司的深溝淨水場就看上粗坑溪的水質與水量,設置自來水取水口,豐水期每天取走四萬噸的水,弔詭的是,中華村雖然鄰近自來水取水口,卻沒有自來水可用。居民必須自己從野溪接管,但是巡水的產業道路失修,車輛無法通行,遇到下雨只能喝泥巴水。居民為了喝一口乾淨的水,還是得徒步走上兩公里多的山路,查看水源。

這條通往冷埤的路,也是居民的巡水路,路旁就是居民賴以維生的水源,布滿了取水管。永侒公司將這段路規劃為運輸道路,計畫拓寬到六至八米。再往上走,是永侒公司剛完成不久的苗圃,平坦的階地將用來培育樹苗,在這些階地出現前,居民的巡水路,水不會漫流的這麼嚴重,更讓他們氣憤的是,埋在地下的涵管,直接把廢水導向居民取水的溪澗。

中華村雖然鄰近自來水取水口,卻沒有自來水可用,居民必須自己從野溪接管。

中華村雖然鄰近自來水取水口,卻沒有自來水可用,居民必須自己從野溪接管。

往上再走一公里,來到永侒公司的採礦預定地,原始林相完整茂密。中華村居民陳先生表示,山就是靠這些樹木來保持水源,如果挖礦,水源一定會慢慢消失。

中華村包含四個聚落,沿著台七線,分布長達8公里,範圍內已經有五家砂石場和一家瓷土礦場。緊鄰著台七線的化育國小,飽受砂石車困擾。如果再加上永侒瓷土礦場每天194車次的砂石車,孩子要如何上課?吳位三說,砂石車經過其實是會震動的,對學生的影響非常巨大,這幾年很感謝永侒公司對社區的回饋,但回饋是要幫助孩子,不能以傷害孩子來作為回報。

中華村包含四個聚落,範圍內已經有五家砂石場和一家瓷土礦場,飽受砂石車困擾。

中華村包含四個聚落,範圍內已經有五家砂石場和一家瓷土礦場,飽受砂石車困擾。

雖然礦場預定範圍大部分都在中華村境內,一山相隔的內城村,距離礦場最近的民宅卻只有200公尺,計畫開採的山頭底下,有一條百年水圳與一大片友善耕作的田園。內城社區近幾年發展以鐵牛力阿卡載客的遊程,純樸的田園景觀與層次豐富的山巒,是社區重要的觀光資源。內城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簡裕鴻表示,原本很漂亮的山頭被它削掉一半,整個地景就毀了。

另一方面,宜蘭縣沒有人工水庫,卻得天獨厚的擁有一座不用清淤、水質甘美的立體地下水庫。這座地下水庫就位在中華村與內城村的地底,伏流水一路往下入滲,成為蘭陽溪以北,二十萬人的用水來源之一。

宜蘭縣沒有人工水庫,卻得天獨厚的擁有一座不用清淤、水質甘美的立體地下水庫。

宜蘭縣沒有人工水庫,卻得天獨厚的擁有一座不用清淤、水質甘美的立體地下水庫。

宜蘭縣沒有人工水庫,卻得天獨厚的擁有一座不用清淤、水質甘美的立體地下水庫。

經濟部台灣自來水公司第八區管理處副處長何亮旻表示,供應宜蘭一半的人口,每天需水量七萬噸,一半水源來自粗坑溪,另一半取用地下水。採礦的地點鄰近粗坑溪取水的範圍,砍伐森林會造成濁度增加,而且水脈都是相連的,森林消失有可能影響深溝淨水場的入滲,雖然看起來不是立即性的影響,間接上,對水質水量還是會有影響。

2019年9月26日,本案進行第一次專案小組會議。環評會議上,有二十位民眾登記發言,支持方與反對方各半。林務局代表說,以推動里山保育的政策立場,不樂見如此大規模的開發。環評委員劉雅軒提醒,採礦預定地的四稜砂岩分布非常多,硬度非常高,雪隧當年就是因為遇到四稜砂岩而延遲通車。環評委員游繁結表示,本案長達四十年,環評追蹤有困難,應該要有完整的管理計畫,包括防災、市場需求、復育保育等,會議結論補件再審 。

中華村居民在環評會後,舉辦了四場地方說明會,希望讓更多村民了解採礦的問題,永侒公司的負責人每場都全程聆聽,並且派人錄影,引發衝突。

對於兩村居民反對採礦的立場,記者邀訪永侒公司但遭到婉拒,只以書面回覆,表示將縮小面積,內城村完全不予開發,環保採礦、改善用水品質、創造在地就業、持續回饋村民等。

記者邀訪永侒公司但遭到婉拒,只以書面回覆。

記者邀訪永侒公司但遭到婉拒,只以書面回覆。

而攸關民眾權益的礦業法修法尚未完成,地球公民基金會花東辦公室主任黃靖庭表示,新的礦業法將要求業者提出礦場關閉計畫,業者採完礦後,當地的環境、社會、經濟狀況都可以有所整復,連帶有保證金,如果承諾沒有做到,就用保證金來維護環境,如果本案在修法完成前通過,這些事情就沒辦法做。

採礦是為了生活所需,而水是生命最基本、最重要的元素,尤其全球暖化,氣候變遷的影響持續升高,乾淨的水越來越珍貴,當採礦危及水源,孰輕孰重?

※本文轉載自 公視《我們的島》節目—【蘭陽護水行動】

11/11(一) 22:00首播
11/16(六)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