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大選邁入倒數 川普與拜登的氣候之戰 | 環境資訊中心

美國總統大選邁入倒數 川普與拜登的氣候之戰

2020年10月22日
文:譚・科普塞(氣候聯結 Climate Nexus 網站總監)
氣候變遷、火災和水力壓裂頁岩氣開採,已經成為11月3日美國總統大選前的社會討論焦點。
2020年美國大選的第一次總統大選辯論。圖片來源:Morry Gash / Alamy

世界上大多數人不會參與美國總統大選投票。今年由於疫情、技術問題和一些共和黨控制的州對選民的壓制,連很多美國人都無法在總統大選中投票。然而,這次選舉將對我們所有人產生巨大的、可能無法逆轉的影響。

兩位候選人在氣候、環境和乾淨能源方面提出了截然不同的願景。

在川普總統任職期間,他一直對氣候科學和科學家表示懷疑。他最近被診斷出感染了新冠病毒,在一定程度上,也是由於他一貫無視身邊的科學專家。與此同時,他的民主黨對手喬・拜登,擁有有史以來總統候選人中最詳細的氣候計劃

在第一次總統大選辯論中,這種對比尤其明顯。這場辯論被描述為「一場垃圾秀」可能一點也不為過。川普總統不停地打斷辯論,兩位候選人的表現都很糟糕,但它確實在20年來首次出現了有關氣候變遷的問題。

當被要求就其否認氣候科學作出解釋時,川普指出,氣候變遷是由包括溫室氣體在內的「很多事情」導致的,但堅稱他所退出的《巴黎協定》是一個「對我們而言的災難」。他還說,歐巴馬時代的氣候法規(其中一些從未生效),將「能源價格推到天上」。

美國西部最近發生的一系列森林火災,是這場辯論的另一個重要爆點。今年9月,氣候變遷加劇了一場 「火爐一般」的熱浪,並打破了記錄。加州死亡谷更是創下了全球最高氣溫記錄——56.7°C。持續的閃電引發了數百起森林大火,並發展成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火災,失火面積超過400萬英畝。川普辯稱,這個問題實際上是執掌這些州的民主黨人「森林管理不善」導致的,而​​不是氣候變遷。他還削減了聯邦滅火援助資金。

9月9日,舊金山的天空被加州肆虐的森林野火染成了橘色。圖片來源:Christopher Michel / Flickr(CC BY 2.0)

今年年初,拜登與其他民主黨領袖的主要分歧,在於他的相對保守主義。自那以來,他的氣候計劃已經有了相當大的拓展和進步。在辯論中,他承諾實施一個比川普的經濟復甦計劃「更綠」的計劃,並說這個計劃將創造「數百萬個高薪工作崗位」。他看好再生能源的前景,並宣稱「沒有人會在美國再建一座燃煤電廠」。

但拜登煞費苦心地指出,他的計劃不像此前提出的「綠色新政」那樣激進,只是減少開支,並不禁止水力壓裂開採頁岩氣。在大選期間,有關水力壓裂的爭論顯得格外重要,因為在「搖擺州」賓夕法尼亞州,這是一個大問題。如果拜登贏得賓夕法尼亞州,他幾乎肯定會贏得大選。目前,大多數水力壓裂公司的財務狀況都很危險。它們極大地增加了美國的溫室氣體排放,而且大多數水力壓裂都是在私人所有的土地上進行的,因此不會被政府禁止。儘管如此,拜登並不想直接反對水力壓裂,以免被視為反就業或過左。

根據耶魯大學和 Climate Nexus 網站最近的一項民意調查,在即將到來的大選中,選民對氣候行動的支持率接近歷史最高水平,近3/4的人支持政府對氣候變遷採取行動。值得注意的是,大多數選民也支持「綠色新政」和禁止水力壓裂。絕大多數美國人還支持與中國在氣候問題上開展合作、結成夥伴,其中包括受最近貿易戰直接影響的「鐵鏽地帶」各州的大多數人。

如果拜登當選,美國與中國在國際氣候領域的關係可能​​會得到一定的恢復,但美國在聯邦層面的無所作為以及在國際上的破壞行為已經持續了四年,目前尚不清楚它還有多大的影響力。拜登表示,僅僅重新加入《巴黎協定》是不夠的:美國可能在選舉結束後的第二天就退出該協定。但他也認為,沒有美國參與的《巴黎協定》正在「分崩離析」,因為巴西等國在減少森林砍伐的承諾上出現倒退。作為目前世界第二大年排放國,美國的參與顯然有利於氣候談判,但不清楚中國和歐盟是否會對拜登的領導感到高興。

根據目前的民意調查,民主黨人有望贏得總統職位,以及參議院多數席位。此外,眾議院也已經在他們的控制之下。這將使他們有能力將拜登的一些氣候計劃付諸實施。但有一個問題:大法官露絲・巴德・金斯伯格最近去世,這意味著共和黨任命的法官很有可能將在未來數年內控制美國最高法院。即使氣候友善的民主黨掌權並通過立法,他們也可能面臨漫長的法庭鬥爭。歐巴馬總統就曾經目睹他在氣候立法上的努力先在參議院受阻,而後在法院受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