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奇萊南峰 遙望黑色詭譎傳奇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走過奇萊南峰 遙望黑色詭譎傳奇

2004年01月01日
作者:紫秋千; 攝影:紫秋千

高空上飛舞的捲雲把稜線的草原烘托的更為青翠,南峰就屹立在眼前,是不是只要山名掛上個「奇萊」二個字,就一定具有相當的挑戰性?望著一路蜿蜒陡上的山路,隊友開始心生畏懼了,今兒個重裝走了十幾公里的疲憊一直困擾著我,意志力在這時面臨一擊即破的考驗!

聞名色變

帶頭大哥說往前的路會更難走,習慣性落後的我們三個,隨即卸下背包,席地而坐,拿出乾糧補充體力。回想起出發前家人問我要去走哪一座山,當我「南」字都還來不及落下時,便是一陣陣的驚訝,奇萊不就是那個最常發生山難的地方嗎?不是號稱「黑色奇萊」嗎?

若是這回我連個南峰都走不到,往後的百岳之路要怎麼繼續?更何況天氣如此的晴朗,實在沒有藉口畏縮?

走山的人是永遠不會放棄的,雖然我們走的比較慢,但一定會到達的。更何況有幾位老戰友的陪同,那種患難真情,拿出那僅剩的一點體力決定和奇萊南拼了!

隨著坡度加劇,在海拔3200公尺的高山上,空氣稀薄,呼吸是越加急促了。堅定的信念一直支持著我腳步往前,只是時間卻讓我們沒有停留的本錢。我心理暗自心慌,擔心若是不顧一切硬上,萬一得摸黑下山時,可就真的到了「黑色奇萊」。 

老天變臉

展望右邊的奇萊主峰,氣勢雄偉俊秀,但才剛稱讚的天氣卻忽地起霧轉暗,卡羅樓斷崖已被雲霧吞食,傳聞中奇萊山區的多變化,總算大開眼界,只是來的快也去的及,並沒有帶給我們太多的阻礙,反倒是路旁的刺柏一直讓人小心翼翼。

多年以前這裡曾是國防用地,當中橫公路開通後,駐軍也隨即遷走,當年修築的步道成為如今的登山步道,走過國軍遺跡時,直覺佩服當年弟兄們在高山惡寒天氣裡生活的艱辛。

 

奇萊南峰,標高3357公尺,百岳排名第41,制高點上是一片廣闊的草原,與對岸主峰的猙獰顯出強烈對比,卸下帽子,向這位可敬的對手致敬,一會兒晴一會兒起霧,讓我們此行吃足了苦頭。 

 

 

 

認真來講,南峰可算是在奇萊群峰裡最容易親近的一座,山界將她列為台灣高山十崇之一,已故登山老前輩邢天正先生對高山山勢容貌註解說:「山高而大,有高低起伏,頂部寬闊,陂度和緩,有敦厚祥和之氣。」登山步道的前半段是能高越嶺,已是多少人踏過的百岳之路。 

能高天池

是高山湖泊的呼喚,是永不乾枯的能高天池,在秋冬的涼爽天際,縱走能高安東軍與奇萊南華的登山客絡繹不絕,走在高過人頭的箭竹林裡,彷彿像是老朋友舊識相逢般的擁抱著我,我的呼吸與心情像是樹上的金翼白眉鳥語一樣,融入了空氣變成風的一部份。

是的,走山的人回來了,久違的朋友們,我將再次投入台灣的高山懷抱,紀錄下更多對山林裡事物的自然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