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衛太魯閣 太馬跑友披紅布條反亞泥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捍衛太魯閣 太馬跑友披紅布條反亞泥

建立於 2014/12/15
本報2014年12月15日花蓮訊,特約記者廖靜蕙報導

一年一度太魯閣峽谷馬拉松於上週六(13日)登場,由於今年活動名稱冠上「亞泥/遠東」,氣氛有些微改變。來自太魯閣的族人一邊為跑友打氣,也趁此機會說明土地遭占用的處境與訴求,喚起民眾關注亞泥土地使用的正當性。

太魯閣學青會要求亞泥立即從太魯閣峽谷馬拉松活動名稱中除名。

自己的土地遭佔用  當然站出來

大清早的太魯閣國家公園熱鬧非凡,雖前一天花蓮陰濕有雨,這天已經放晴。太魯閣「反亞泥還我土地自救會」、「台灣原住民族太魯閣族學生青年會」以及環保團體也於此時召開記者會。不少現場聚集的跑友首度了解「還我土地運動」,並表達支持。

跑友佩戴紅布條、標語,反對亞泥贊助路跑卻破壞太魯閣環境。攝影:廖靜蕙。

主辦單位製作的5000條反亞泥紅布條,全數發完,不少跑者在現場領不到,感到可惜;也有跑者表示,這場記者會的說明,讓他更清楚亞泥占用太魯閣族人土地的始末。

選手之一的林先生說,報名時雖看到相關資訊,但沒注意;現場聽了族人說明有助了解這段歷史,也支持這項行動,「若是自己的土地、家鄉遇到這種事,也會站出來!」

來自台北市的勇腳社這次有3位社員參加,與往年十幾、二十幾位跑友參加相較,明顯減少。第四次參加的孫先生說,很多社友看到亞泥冠名,連報名抽籤都不願意,後來鼓勵社員參加,表達反對冠名和支持太魯閣族人的心聲。

參加社員不但都綁上紅布條,還扮演黑熊一起反亞泥。

跑友扮演黑熊反亞泥。

來自台南安平的程先生第一次參加太馬,他說,不少跑友看到亞泥冠名都不願意參加,對亞泥冠名尤其反彈,即使參加過5、6年也因此中斷。他認為,網路資訊發達使民眾越來越清楚環境議題,知道亞泥對土地的傷害,「不能因為他們做了小小的好事,而忽略對土地的巨大傷害」。

「不能因為他們作了小小的好事,而忽略對土地巨大的傷害」

也有選手認為,土地爭議屬於私權,應依法處理;而「古都夜裡跑」也號召社員為反亞泥捍衛太魯閣而跑。

為土地正義  第二代續爭取耕作權

自救會會長田春綢(伊貢‧希凡)致詞表示,國家對弱勢族群太藐視了!提到數十年來的奔波、抗爭、歷經兩度中風、行動不如往常,種種心路歷程,幾度說不出話來,現場則不時響起掌聲和加油聲。他說,看到每年都有人走(去世),非常感慨。

國際人權日當天(10日),縣政府雖完成補發第一代耕作權人楊金香及徐阿金土地所有權狀程序,但後續仍有諸多法令問題待澄清。

徐金香的兒子陳乃銘致詞時,感謝花蓮縣政府將土地所有權狀還回,但還有第二代族人的耕種權也應歸回。他說,絕對支持馬拉松運動,但不支持財團「野蠻侵占原住民土地的行動」。

高齡84歲的徐阿金因身體狀況欠佳未能出席,由媳婦代表提出幾項訴求,包括要求破壞祖先山林、霸佔40年土地的亞泥,立即停止採礦;要求政府不要百般刁難人民,不能只靠攏財團,應速還人民土地。最後呼籲,土地所有權人站出來,12月31日前向鄉公所登記,為自己的權利爭取公道。

財團只為採礦  掠奪實踐太魯閣傳統文化場域

學青會代表Ciwang Teyra說,今天族人是為歷史正義、環境正義,對亞洲水泥發出怒吼。太魯閣族學青會成員也在現場為選手加油,一邊輕打著鼓唱起「勇敢的原住民」。

學青會代表Ciwang Teyra說,今天族人是為歷史正義、環境正義,對亞洲水泥發出怒吼。

他說,太魯閣國家公園的土地是來自世居此地的太魯閣族人,亞泥占用的,就是太魯閣人的傳統領域,早期太魯閣族人重要的水源蓄集地,在亞泥來之前稱為Alang Kulu(蓄水池),是鄰近部落重要的水源來源,更是獵人狩獵途中必經的飲水站;此地不只有祖先留下來的山林智慧,還有豐富的族群歷史記憶,以及跟太魯閣祖靈深刻的連結。

「今天太魯閣人憤怒,是因亞泥破壞了祖先留下來的山林,不只是環境、空氣污染造成族人身體、生活的影響,更令這一代以及下一代失去落實傳統文化的機會,失去成為真正的太魯閣人的可能性。」

Ciwang Teyra指出,亞泥傷害了太魯閣族人是不爭事實,花蓮縣府、體育會以亞泥/遠東名義辦活動、宣傳財團對台灣社會的貢獻,卻忽略了對原住民族的傷害,他嚴正呼籲主辦單位,應立即從活動名稱拿掉「亞泥/遠東」。

台灣《原住民基本法第21條明訂,「政府或私人於原住民族土地內從事土地開發、資源利用……,應諮詢並取得原住民族同意或參與,原住民得分享相關利益」。遺憾的是,在太魯閣土地上辦馬拉松,卻未有任何單位諮詢過太魯閣族人,Ciwang Teyra呼籲未來應依原基法,取得族人同意才辦活動。

另外,針對《礦業法第47條嚴重限制了太魯閣族人捍衛土地的權利,卻授予亞泥使用土地的絕對權力,他要求修法,才能恢復台灣土地正義。

國家公園內  禁採不該有例外

地球公民基金會花東辦公室主任蔡中岳說,亞泥除了佔有土地採礦對土地造成沉重的負擔,為了輸送水泥,每天數百部大卡車上山的擾動,更影響土地崩塌,因此必須禁止採礦。他指出,太魯閣身為國家公園以及原住民傳統領域,花蓮縣卻讓與之相違背的亞泥冠名辦活動,十分諷刺;亞泥雖說跑友可以眺望復育完好的山區,卻難掩背後因開採而裸露的山頭。

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專任律師謝孟羽呼籲礦務局重視太魯閣族人權益,迫遷已嚴重侵害人權;礦務局應有特別條款,逐步限制亞泥使用,把土地還給太魯閣族人,但顯然礦務局沒有聽進去,只說未來會聯合督導,完全不提族人權益。

他也要求內政部和礦務局盡速將國家公園特別景觀區劃為禁採區,縮減範圍,尤其目前水泥供過於求,更不該開採。

礦業用地不變更  不需環評

依據蠻野心足提供的新聞稿指出,對於是否該進行環評,礦務局表示亞泥礦區早於環境影響評估法存在,依據環保署函釋,只要礦業用地沒有變更,就無需進行環評。

最高行政法院雖認為「礦業權展限是屬於新權利的賦予,每展限一次就應視為是新的開發行為」,亞泥礦區涉及國家公園及原住民保留地,依法本應環評,但只要礦業用地不變更,亞泥就能40年、60年甚至數百年繼續挖礦,都不需重新檢視礦區環境是否仍適宜採礦。

明知有環境衝擊疑慮,卻不須重啟環評,對此,環保團體質疑是否違反環境基本法以及環評精神。

另外,礦務局回應表示,依據「水泥工業發展策略與措施」內容配合辦理「大理石礦石開採總量管制措施」,經濟部每年10月底前會商有關機關訂定國內次年之水泥總需求及總生產量預估,換算成大理石礦石開採總量上限,並依年度施工計畫嚴格控管礦石開採總量,且會逐年調降國產水泥外銷率。

環保團體認為,大理石礦的開採總量並不會真正的逐年下降;而多年來供過於求,質疑經濟部以及礦務局有效預估及監控開採總量的能力,青山翠谷恐怕仍難逃摧殘。

作者

廖靜蕙

環境記者/自由撰稿人。從事社工10餘年,認知到畢竟是人的社會,再弱勢的人都可以為自己發言,決定轉投生態保育,為無法以人類語言發聲的生命與土地寫報導。現居台北市,與貓先生、龜小姐,微曦中閱讀,斗室中寫作。個人粉專「小麻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