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的叢林》燃燒的冒泡溪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魔鬼的叢林》燃燒的冒泡溪

建立於 2015/03/08
作者:厄普頓‧辛克萊(Upton Sinclair)

人們說,就連包裝廠業主們也對斯庫力敬畏三分。工人們喜歡相信這種故事,因為斯庫力自詡為老百姓的捍衛者,且在選舉日那天大膽地自吹自擂過。包裝廠業主曾希望在阿什蘭大街蓋條橋,可是一直爭取不到,直到去見了斯庫力才擺平;那件事就跟「冒泡溪」一樣,當時市政府威脅要肉品包裝廠業主把那條河蓋起來,直到斯庫力出面幫忙。

「冒泡溪」是芝加哥河的支流,還是屠宰場的南邊邊界。這一平方哩內的包裝廠都會把廢水排進那條河,所以它其實是條一兩百呎寬的開放式下水道。河中有一長條地方已經濁得不透明,汙物似乎永遠排不掉。灌進溪中的油脂跟化學藥劑會產生各種奇怪的變化,這就是冒泡之名的由來;它會不斷挪動,彷彿裡面有大魚靠這些東西維生,或是有海怪在河流深處嬉戲。到處都可見到碳酸泡泡浮到表面破裂,製造出寬兩、三呎的圈;各處都有油汙跟穢物積成固狀,使得溪面看來猶如一層岩漿,雞群走在上面啄食,經常也有無戒心的陌生人想要穿過去,結果就是暫時沉下水面消失。

包裝廠業主就這樣放著這條河不管,直到河面偶爾會著火且劇烈燃燒,讓消防隊不得不過來滅火。不過,某次一位足智多謀的陌生人過來這裡,開始划平底駁船在河面上收集汙物,想從中提煉豬油,包裝廠業主也想有樣學樣,便提出禁止令阻止那個人,換自己來收集豬油。「冒泡溪」岸黏滿了動物毛髮,包裝廠業主把它們收集起來並清洗乾淨。

據說,還有比這更詭異的事:包裝廠業主埋了祕密總管線,他們藉此偷了幾十億加侖的市內用水。報紙上寫滿這件醜聞,市府甚至一度著手調查,也真的挖出了管線,可是沒有人受到制裁,事情也照樣延續下去。再來,就是這個受詛咒的肉品工業以及裡頭無盡的恐怖:芝加哥的人們見肉品包裝鎮內有政府督察員,全都以為這表示他們能避開病死肉,卻不曉得這一百六十三名督察員都是包裝廠業主指定任命的,還領著美國政府薪水,擔保所有的病死肉都留在州內沒有外流;他們的職權至多只有這樣!至於賣到芝加哥跟伊利諾州的肉品檢驗,全肉品包裝鎮內只有當地政治機器的三隻忠實走狗負責把關!

過了不久,其中一位把關的督察員──一位醫生──發現被政府督察員判定有肺結核、含有劇毒肉毒胺而不適合食用的那些牛屍,居然被丟在一處露天平臺,被人載到城裡去販賣,所以他堅持這些牛屍應該要注射煤油──結果,他在那一個禮拜就被勒令辭職了!而且肉品包裝廠業主憤慨到決定更進一步逼市長廢止整個檢驗處。從那時起,對於任何賄賂,連假裝干涉阻擾都免了,據說處理肺結核病牛的封口費,一星期就有兩千塊錢。此外,也有很多豬在火車上死於霍亂,你天天都能看到牠們被裝進貨車車廂,運到印第安納州一個叫全球公司的地方,他們在那邊生產高級豬油。


《魔鬼的叢林》書封。柿子文化提供

魔鬼的叢林

作者:厄普頓‧辛克萊
譯者:王寶翔
出版社:柿子文化

喬治一家12口從立陶宛飄洋過海來到美國,住進芝加哥屠場區,只是,滿懷著憧憬追尋美國夢,迎來的竟是永無止境的惡夢。在那裡,他們親眼見識到肉品加工業的詐欺行為──壞得沒辦法做成任何食物的肉,不是拿去做罐頭,就是剁碎做成香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