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民俗植物曆 】消憂解悶好妙方:金絲桃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七月民俗植物曆 】消憂解悶好妙方:金絲桃

2015年07月07日
作者:王升陽(中興大學森林學系特聘教授、中研院農業生物技術研究中心合聘研究員)

※編按:金絲桃,目前盛開在山林中的黃色仙子,開花期為6月底到7~8月,您是否已經在近期的山林裡跟它打過招呼了呢?而除了鮮豔的外表之外,你知道它又具備什麼樣特殊的魅力讓許多人想進一步了解它嗎?本月的民俗植物曆就讓我們一同認識──金絲桃。

時序進入夏天,山野間似乎隨著強烈日光照射及攀升的溫度,映入眼中的顏色逐漸由多采鮮豔的「春天色」轉變成綠盈盈的「夏天色」。而林間還是有著不少美麗的植物開始進入花期,金絲桃就是在一片綠色世界中開放的美麗花朵,點綴夏天,生趣盎然。

金絲桃近照。圖片來源:王升陽。
金絲桃近照。圖片來源:王升陽。

勇敢的聖約翰草

台灣現有之金絲桃屬(Hypericum)植物有14種,其中台灣金絲桃 (Hypericum formosanum Maxim)、玉山金絲桃 (Hypericum nagasawae Hayata)、能高金絲桃 (Hypericum nokoense Ohwi)和方莖金絲桃 (Hypericum subalatum Hayata),而世界廣泛分佈種之貫葉金絲桃(Hypericum perforatum)又有著一個有趣的名字叫聖約翰草(St John's wort),也是有名的中藥材「貫葉連翹」。

聖約翰(St John)是聖經中有名的施洗者,而wort則是草。約翰是祭司撒迦利亞之子,他身穿駱駝毛所製的衣服,過著最簡單的生活,淡泊心志不為名利。約翰傳教過程中總是勇敢地指出人們的過錯,有一回在約旦河中為眾人傳教時遇見了自己的表兄弟耶穌,並給他進行洗禮。

但也由於約翰在傳教的過程中並不是以甜言蜜語來籠絡人,而是嚴肅地指出他們的罪。也因此得罪了當時的國王希律安提帕斯,約翰不畏王權與自身的安危,勇敢指出希律安提帕斯的罪,因此他被希律安提帕斯下令逮捕,最後被砍頭。

金絲桃與其葉子。圖片來源:王升陽。

而約翰被砍頭後血流過的地方長出的植物,就被叫做聖約翰草。也有另一種說法是這種野草花綻放的時間在聖約翰生日6月24日左右,所以就以他的名字來命名。無論那一種說法,因為貫葉金絲桃的葉子的汁液為紅色如同鮮血般,以聖人St John之名所命名的它,自古就被當作是可對抗邪惡力量聖物(聽起來跟我們的抹草很像)。

天然的抗憂鬱劑

貫葉金絲桃當今著名的消除憂鬱症的保健食品,天然藥物學家自貫葉金絲桃分離出具特殊活性的成分,如萘駢二蒽酮(Naphthodianthrones)骨架的金絲桃素(hypericin)、假金絲桃素(pseudohypericin)及蒽酚(anthranol)等,這類的化合物是由乙醯輔酶為單體所形成的多酮類(polyketides)化合物,研究顯示這幾個成分具有降憂鬱及抗病毒活性。

另外,貫葉金絲桃素(hyperforin)及加貫葉金絲桃素(adhyperforin)也是其中較特殊的成分,這群化合物同樣具有解憂與抗細菌的活性,其它還有一些抗氧化、抗發炎的黃酮類,中藥名字中有「連翹」二字的有2種,一個是木樨科植物連翹(Forsythia suspensa);另一個就是藤黃科的貫葉連翹,也就是本文所介紹的貫葉金絲桃。在中草藥傳統的用途是以清肝明目、調經活血、止血生肌、解毒消炎(秦嶺植物誌),與西方草藥對金絲桃的使用是有很大不同的。

金絲桃部分成分的化學結構 。圖片來源:王升陽。
金絲桃部分成分的化學結構 。圖片來源:王升陽。

金絲桃以德國的研究與使用最具代表性,近100多年前德國醫生Kemer就發現金絲桃可以治療情緒性的疾病,因此長期以來金絲桃除了用來治療傷口、抑菌、抗發炎的用途外,特別是用來抑制憂鬱症,近2、30年來已成為西方草藥醫學研究的熱門題材之一。

研究發現,於治療輕度與中度憂鬱症患者,含有貫葉金絲桃素成分的金絲桃萃取物的治療效果明顯比安慰劑顯著,更比臨床抗憂鬱症之藥物,如益鬱平膠囊(Imipramine )相比較,金絲桃的萃取物則有較小的副作用。目前認為金絲桃萃取物對於抑制憂鬱症的活性是透過抑制5-羥基胺、多巴胺、去甲基腎上腺素等單胺類神經傳遞物質的攝取來達成。而除了抑制憂鬱症之活性外,貫葉金絲桃素可抑制HIV病毒之反轉錄酶作用之活性也被證實,同時對於數種癌細胞具又毒殺作用。

醫藥界多數藥品  仍需依靠藥用植物

亙古以來人類的文明史即是與所謂的生態環境有著密切的互動關係,無論食、衣、住、行無一不是就地取材,靠山吃山、靠海吃海。就以植物的利用而言,除了所謂的糧食作物外,無論是東、西方的傳統醫療體系,都是以植物為藥品的主要來源。

如同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WHO)的估計,即使到21世紀的今日,大約還有80%的人口仍是依賴傳統醫療作為治療疾病的主要手段。事實上,許多現代的藥品也都來自於植物,如使用超過百年的阿斯匹靈(aspirin),即是以萃取自柳樹(Salix alba)樹皮的水楊酸為主要原料,又如癌症的臨床用藥,紫杉醇、喜樹鹼等,亦是來自於植物。

近年來幾種植物萃取物,如紫錐菊(Echinacea spp.)、銀杏葉(Ginkgo biloba),以及本文所介紹的金絲桃等,已被歐洲數國使用為法律許可之藥物,而美國亦以功能性健康食品於市場推廣,還修改了法律,允許以植物粗萃取物在規格化下進行臨床試驗,以發展植物藥(botanical drugs)。

從原料的角度來看,我們可以將植物視為一個能製造出特殊化合物的「生物反應器」,這一方面是因為植物善於製造能促使自身能適應生長環境的代謝產物,似乎可加強應付逆境或對抗外來的侵擊。換言之,能夠存活至今的多樣植物,可能在代謝物上的演化,已是經過嚴格的天擇或人擇的篩選。

許多植物體內的代謝物,除與其生化、生理系統功能有關外,亦與外在環境的互動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因此,如果能夠選擇適當的生物科技方法,將可調控植物之某些代謝產物,在持續利用的原則下更有效利用天然的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