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追鷹的日子 專訪紀錄片導演:李偉傑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那些追鷹的日子 專訪紀錄片導演:李偉傑

建立於 2015/08/02
作者:陳文姿

李偉傑導演以《九九蜂鷹》榮獲日本 2011年「世界自然野生生物映像祭野生生物大賞」,以及國內2012「電視金鐘獎」最佳攝影獎。短短的50分鐘影片,是東方蜂鷹求偶、育雛、獵食的生命故事。在無數肯定的背後,是他長達7年,在野地研究、追蹤與記錄蜂鷹的艱辛結晶。

紀錄片中目光精銳的蜂鷹。翻攝自九九峰鷹紀錄片。

《九九蜂鷹》的拍片計畫要追溯至2004年,由中央研究院劉小如教授帶領台灣猛禽研究會研究員在台灣中部的九九峰地區進行東方蜂鷹的生態研究計畫。李偉傑以研究員、攝影與導演三種身分參與團隊,用鏡頭寫下蜂鷹的動人故事。

如何讓蜂鷹在沒有防備的情況下,呈現真實樣貌?李偉傑應自然之窗邀請,分享拍攝《九九蜂鷹》的技巧,帶領觀眾一窺生態攝影的眉角。

東方蜂鷹翱翔於九九峰上空。翻攝自九九峰鷹紀錄片。

問:影片中無邊際的九九峰壯闊景象,還有鷹在山谷飛翔的畫面,讓人感到自然中壯麗遼闊之美,請問這些空中拍攝,導演是如何拍到的呢?

答:九九峰的山景是租用輕航機拍攝的。為了得到穩定的畫面,拍攝時必須將攝影機固定在輕航機外面,操控上並不是很方便。

實際拍攝時,也遇到很多狀況,因為雲霧氣流不合適,又遇到輕航機場被取締,我從春天等到秋天,才等到合適的天氣。除了天候因素,拍攝也受到氣流、飛機馬力、飛行時間許多的限制等,無法隨心所欲拍出內心想要的效果。我想用畫面模擬出蜂鷹飛行時的視野,拍出蜂鷹隨著山巒而上的層次感,但飛機駕駛員說辦不到。

至於蜂鷹在山谷飛翔的畫面,是由山邊的制高點往下拍攝的。老鷹飛翔的速度很快,須要經驗累積才能順利捕捉飛翔的畫面。

原來李偉傑將攝影機固定在輕航機外面來完成空中拍攝。照片由李偉傑提供

問:印象中野生的動物是會怕人的,是不是要有絕佳的經驗跟運氣才能遇見蜂鷹呢?您又是如何降低他們的警戒,補捉到許多珍貴的畫面,像是育雛的畫面?

答:我是劉小如老師研究團隊的一員,影片中的蜂鷹,都是以前曾抓到並綁上發射器的,所以找到牠們並不難。我們長期追蹤蜂鷹,對牠們的生態跟習性有相當的了解,比一般人更容易找到蜂鷹。

我不敢把昂貴的攝影機直接擺在野外,所以,拍攝蜂鷹靠的是長期的守候。偽帳是生態攝影中常用的設備,作用是掩護拍攝者。但蜂鷹視力很好,偽帳在哪裡,人在哪裡,都逃不出鷹的雙眼,其實牠都「知道」。

有了偽帳,就可已降低蜂鷹的戒心,此為偽帳外部。照片由李偉傑提供。

但有了偽帳,就可以降低蜂鷹的戒心。人在附近時,蜂鷹會盯緊人的一舉一動,但是當人躲進偽帳後,蜂鷹看不出動靜,久而久之,警戒心就會降低了。

搭偽帳的地方常隨周遭地形決定,有時在樹上、有時在山邊,我們沒太多經費買現成的,常常廢物利用,必須自己想辦法搭建出來。不管你怎麼掩飾,蜂鷹還是會「知道」偽帳,這個山裡頭突然出現的「怪東西」。但是看久了,也就習慣了。

倒是有一點需要特別留意。蜂鷹在5月初下蛋,6月初孵出小鳥。如果選在這時期去架設偽帳,會讓蜂鷹警戒而在空中盤旋。如果母鳥離巢過久,蛋的溫度冷掉,胚胎就有死掉的危險。而剛孵出的小鳥也需要保溫,千萬不能停留過久。

因同時兼具研究員、攝影的身分,李偉傑得以更深瞭解東方蜂鷹特性。照片翻拍自九九峰鷹紀錄片。

在這樣的狀況,我們一天只工作半小時到一小時,例如今天把偽帳的材料搬運到現場後,就趕忙離開。像這樣,每天只進行一小部分,用很多天才慢慢地把偽帳架設完成。

問:我們在影片中看到了獼猴去攻擊鳥巢,還有蜂鷹集體去衝撞蜂窩,這些時刻非常珍貴,甚至發生在一瞬間,可是在片中,卻看到你用多角度,很生動的畫面去呈現這些事件,請問你是以多部攝影機同時拍攝嗎?

答:其實獼猴早已在現場觀察許久,才發動攻擊;而蜂鷹攻擊蜂窩的照片,也進行了很多天。你看到的這些畫面,其實並不是一瞬間發生的事情,所以我們有足夠的時間追蹤這故事。

獼猴在旁早已不還好意多日,藉著長時間的紀錄與剪輯師的後製,得以呈現獼猴攻擊的刺激畫面。照片翻拍自九九峰鷹紀錄片。

不過很可惜的是,漏網鏡頭也不少呢,例如隔天才發現鳥已經不見了,或是蛋已經掉到樹下。其實,現場有說不完的故事,影片所能呈現的僅是其中一小部分。

我用的高清ENG 鏡頭,能記錄下特寫跟廣角的畫面,依狀況切換不同鏡頭,畫面看起來就不會那麼呆板。如果現場環境許可的話,鳥巢的四周也可以架設多個偽帳,但主要都是我一個人在拍。

我們拍了許多巢穴,很多天,很多年,有許多角度,也有許多影片。最後影片呈現出來,像是從不同角度同時記錄的,這就要歸功於剪接師了。

蜂鷹攻擊蜂窩的刺激畫面也是歷經長時間拍攝,有了很多不同角度畫面後,才能切換增加畫面豐富度。照片翻拍自九九峰鷹紀錄片。

問:請問導演追蹤蜂鷹這麼多年,在野外應該有許多難忘的經驗吧,這麼多蜂鷹中,有導演特別有感情的鳥嗎?

答:蜂鷹的活動範圍很大,要靠開車入山林才能追蹤蜂鷹蹤跡。有時候已經偵測到蜂鷹就在附近,但前面就是沒路可走,也只得放棄。幸運的是,我們也目睹許多一般人無緣見過的美麗景緻。

至於山區落石,樹木倒下,或是午後雷陣雨,河水暴漲等這些都不曾少過。我們團隊只有兩三個人,遇到這些狀況,只能搬石頭,或繞路,也有過手牽手勉強渡過雨後爆漲的湍急溪流。在野外拍攝遇到蛇或被螞蝗叮咬也是無法避免的。

我們繫放過兩三百隻的蜂鷹,但許多都沒再看到了,聽說南部還有人專門在捕捉蜂鷹。少數幾隻每年都看到的,特別有感情。李來福是其中一隻,名字雖好,際遇卻很慘。牠喜歡在枝幹分叉的地方逐巢,但第一年生的小孩翅膀受了傷,送到南投特生中心醫治;第二年的小孩腳有殘疾,在自然界,動物有傷就特別容易死;第三年,牠的巢被風雨打落;第四年,巢又被猴子弄毀。

其實,在來福的巢被毀的前一天,我們已經發現一旁虎視眈眈的猴子。隔天看見來福的巢被毀了,我一直回想,如果,我們當時可以把猴子先嚇跑,或許就有不同的結果。但,這也是自然界的法則,究竟該怎麼做才是正確的?我不知道。我們最後決定把李來福背上的發報器取下,不再干擾牠,希望牠有個比較好的未來。

來福築巢的不順利,李偉傑看了很不捨,但他明白這都是自然界運作的過程之一,最好的方式仍是尊重自然了。照片翻拍自九九峰鷹紀錄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