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福島核災】政府收保護傘 福島災民想當國際難民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追蹤福島核災】政府收保護傘 福島災民想當國際難民

建立於 2016/03/31
作者:宋瑞文(中島美雪研究者)

作者前言:常常看到一些關心福島災民的側寫,雖然也不是沒有帶到政府補助要收起來的部分,但就很「一角」,好像他們沒有在搞社運自救的樣子,覺得焦急,所以寫下這篇。

核災災民訴求救濟全國運動活動照片。圖片來源:原発事故被害者の救済を求める全国運動官網。

「政府提高個人的消費稅,降低公司團體的法人稅,中止生活保護,擴大軍事費用,311後開徵的復興特別稅,個人部份繼續徵收,只有法人的部份提早廢止。」在2015年底〈不許切割核災災民〉的集會上,反貧困網絡代表宇都宮健兒說。

這是日本福島核災災民訴求救濟的全國性運動(原発事故被害者の救済を求める全国運動)的一次集會。由於日本政府將在2017年3月之前,陸續解除「居住限制區域」與「避難指示解除準備區域」(共5萬餘居民),要求先前避難的居民返回,相關慰問金也將在2018年3月前終止。他們希望政府不要無視避難居民意願,要求撤回取消避難補助的決定,並號召全國百萬人進行連署請願。

核災災民訴求救濟全國運動活動照片。圖片來源:原発事故被害者の救済を求める全国運動官網。

關於避難指示區域解除與否的問題,又或者,為何避難者會有輻射污染的顧慮,飯館村民救濟律師團團長長谷川健一說:「現在國家表示輻射汙染等級都是用空間劑量的西弗,這只是空氣中(當下的)劑量,但我們非常在意(累積在)土壤遭輻射汙染的狀況。據說政府已經在我家後面山林完成了除去輻射污染的工作。」

「結果我採集樣本去測(委託日本大學生物環境資源科學部糸長浩司教授研究室),一公斤居然有兩萬六千貝克,估計一平方公尺有130萬貝克,而日本放射線廢棄物的標準不過是8000貝克,應該要被嚴格管理才是。」

「除去輻射汙染後的地方還有2萬6000貝克,這是國家標準的三倍以上,這樣高污染的地方,國家居然要在2017年3月後解除避難要求。而且我們村里之後還要再次開放污染地之上的學校,像這樣的事情,我不持續發聲下去不行。」據他表示,儘管村內有不同立場的人,而且剛核災發生時也很溫順,但現在超過半數以上的6000人都很憤怒。(於福島核電提告團記者會)

長谷川健一的飯館村攝影展網宣。圖片來源:攝影展官網。

長谷川健一的飯館村攝影展網宣。圖片來源:攝影展官網

長谷川健一所言並非特例,2016年1月,〈女性自身〉雜誌在福島中小學周邊隨機採取60個土壤樣本(指導單位為NPO法人市民環境研究所、現京都大學原子核工學専攻教務職員河野益近),8成都遠遠超過〈放射線物質管理區域〉所規定的每平方公尺4萬貝克,有的樣本甚至高到108萬貝克。島根大學臨床教授、醫師牛山元美受訪表示:「只看空間劑量來判斷安全與否,只考慮到外部(體外)被曝,無視放射性物質攝入體內,造成體內被曝的風險。」

日本電視台ETV對「車諾比法」的分析,為補償烏克蘭國民因核災產生的損失,該法訂有各種補助,也認定相當多樣的輻射疾病,而福島核災還沒有類似作為。

關於避難區域的解除,另一項爭議便是輻射健康風險。目前福島縣篩檢出百名以上罹患甲狀腺癌的未成年人,日本政府並不認為跟核輻射有因果關係。福島縣縣民健康調査委員會的甲狀腺評價部會認為(2015年5月、中程摘要)「對於福島縣健康調查的結果,就我國能掌握的甲狀腺癌症統計相比,盛行率高出了2~3位數。至於如何解釋,是被曝或是過度診斷(未致命前即提早驗出)等原因所致,前者不無可能但傾向於後者。」

不過,公害問題記者MASANO ATSUKO,從2014年12月環境省「福島核災住民健康管理方面專家會議」紀錄裡發現,若要解釋為,因大規模檢查才導致檢出人數(罹患率)增加(即所謂「檢診效果」),就成年人的話是10~50倍(中程摘要第29頁),但在此前的數據,卻已高過這個數字,而且未成年人罹患甲狀腺癌的可能性遠低於成人(此病多於40歲後),差距更為拉大,更難以檢診效果解釋。此外,也還有各種反對官方解釋的意見

前世衛輻射與公共衛生顧問Keith Baverstock,於2014年召開國際記者會(影像),強烈批判(書面)聯合國原子輻射影響科學委員會對福島核災的報告,他的官網寫道:「不顧輻污還在持續,就做出『最終』風險評估。」
前世衛輻射與公共衛生顧問Keith Baverstock,於2014年召開國際記者會(影像),強烈批判(書面)聯合國原子輻射影響科學委員會對福島核災的報告,他的官網寫道:「不顧輻污還在持續,就做出『最終』風險評估。」

在福島核電提告團記者會上,有記者提出否定輻射風險的說法,對此災民代表武藤類子說:「即便還不知道甲狀腺癌的原因是否為核災或其他,但保護孩子跟下一個世代是我們的義務,基於預防原則,我們還是應該要先避難。」在核災災民訴求救濟運動的文宣裡,則提供了烏克蘭代謝研究所長Mykola Tronko的研究,指出有相當比例的甲狀腺癌案例來自低劑量被曝。

Mykola Tronko也曾懷疑被曝者甲狀腺癌頻傳,是起因於檢診效果,但後來他認為並非如此;前世衛輻射與公共衛生顧問Keith Baverstock指出,當初對於車諾比小兒甲狀腺癌的成因若是沒有爭論,可以更快地對災民伸出援手。

據復興廳對避難區域幾個鄉鎮的居民調查,有五成左右不回去,三成左右表示無法判斷,要回去的比例最高不到兩成,因此核災災民訴求救濟運動強調:「政府不要無視居民意願。」據美聯社報導,一名在東京依賴避難補助租屋的福島災民 Megumi Okada,面對政府收傘的難關,無奈地說:「我知道身為日本人不可能成為國際難民,但我希望可以,畢竟這關於我們的生存。」

車諾比法規定,人工輻射劑量每年一毫西弗以上便有移居權利,五毫西弗以上便有移居義務,10以上強制避難,一毫西弗也是日本部份災民爭取的標準,但日本政府在災後把容許劑量提高到20毫西弗。(來源:網路)

車諾比法規定,人工輻射劑量每年一毫西弗以上便有移居權利,五毫西弗以上便有移居義務,10以上強制避難,一毫西弗也是日本部份災民爭取的標準,但日本政府在災後把容許劑量提高到20毫西弗。圖片來源:擷取自網路

作者

宋瑞文

專欄寫手/演講講師,範圍包括福島核災、同志、日本節能等題目。經營日本歌手中島美雪介紹會。男同性戀,小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