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福島核災】開戰也不退讓 〈車諾比28年後的孩子們〉系列作品介紹(上)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追蹤福島核災】開戰也不退讓 〈車諾比28年後的孩子們〉系列作品介紹(上)

建立於 2015/11/27
作者:宋竑廣(中島美雪研究者)
烏克蘭可羅斯坦第12學校校長尼吉妮可.卡麗娜說:「核災前,孩子真的健康多了。」

「這兩年發生戰爭(烏克蘭親俄羅斯武裝衝突),財政很吃緊,但給車諾比核災兒童的保養工作,不刪減預算。兒童的健康是我們部門優先項目之一。即便財政困難也會不打折地繼續做。」──烏克蘭社會政策省保養廳副長伊旺.后夫林可夫。

醫療研究羅列

烏克蘭保養廳副長的這番話,出自獨立媒體Ourplanet製作的紀錄片〈車諾比28年後的孩子們〉(第一部、第二部、番外篇),片名中的「28年後」,充分顯示了核災的難以收拾,也讓人預見福島兒童可能的漫漫長路,本片紀錄了烏克蘭在核災專法之下,在健康檢查、授課方式等方面的支持狀況,以及福島災童尚未擁有的照顧程度。

和筆者所看過的車諾比報導比起來,本片採訪了特別多的醫療機構,包括烏克蘭保健省、教育部、國立資訊中心、放射線醫學研究所、內分泌研究所等,與機構研究人員對於輻射疾病的意見。在附屬的資料裡(專書、影片Q&A)更清楚地指明相關資料與論文。

烏克蘭國立放射線醫學研究所愛芙凱尼亞.史特芭諾瓦博士,解釋低劑量核輻射的健康影響。

烏克蘭國立放射線醫學研究所愛芙凱尼亞.史特芭諾瓦博士,解釋低劑量核輻射的健康影響

學童們普遍不健康

其次,儘管健康危害的陰影沉重,本片仍呈現出相當的積極氛圍。不管是烏克蘭保養廳副長等官員對災童的理念,或醫護人員與老師們的熱誠;或是病童家長,即便要面對「老師請孩子舉個手,她都覺得心臟好像被刀刺入。」的痛苦,仍自行種植、畜養、製作、料理,盡其所能地在孩子飲食上努力。

〈車諾比28年後的孩子們~從長期低劑量的現場觀察〉(第一部)製作團隊,來到距離烏克蘭首都基輔兩小時車程、距離車諾比核電廠140公里的可羅斯坦,一個6萬6千人的小城鎮,以當地第12學校的學童(以五年級生為例,是核災後17年、2003年出生的孩子。)為採訪對象,貼身觀察學童健康的異常狀況。

影片一開始,單從制度的變化,便可感受到學童健康狀況的異常。烏克蘭政府縮短了學童的上課時間,一年級縮短十分鐘,二年級以上縮短五分鐘。校長尼吉妮可.卡麗娜說:「縮短上課時間,是自車諾比核災後,從90年代開始的新措施。」核災後,孩子們身體變差很多,像是常頭痛、容易累、流鼻血等,在她任職12年來,645位學童裡有4位罹患血癌,其中2位已經過世。

核災後,烏克蘭依健康狀況不等,把學童分組。

核災後,烏克蘭依健康狀況不等,把學童分組

車諾比法之下的照料

校醫介紹健康檢查的情形,因為是輻射污染地區的關係,每位學童每年都要詳細地檢查一次,檢查目的在於做出正確的健康評估,「避免因為個別疾病的狀況而未能給予整體身心狀況的評估」,必須要有耳鼻喉科、眼科、整型外科、神經科、血液科等不同領域的專門醫生,「依健康狀況把學童歸類到不同組別」。

之所以分組,是因為上體育課時突然暴斃的孩子變多,以可羅斯坦第12學校的645人來說有四種,分別是基本組157人(一般體育課照上),準備組385人(不做激烈運動與全國性體育比賽),特別組90人(有甲狀腺炎、重度眼疾、心臟病等慢性病,要訓練脊椎附近肌肉與強化柔軟度),免除體育課的則有13人。

市民放射線防護健康中心的內分泌醫生(第二部),也在為災童做檢查,她拿起一串大小不等的鵝卵石狀木製橢圓的項鍊說:「這是給男童用的精巢測量器。」烏克蘭國立內分泌研究所所長多隆科(於番外篇),又解釋生殖器異常的處置,因核災罹患甲狀腺癌的兒童,在被摘除甲狀腺之後,缺乏影響發育的甲狀腺荷爾蒙,需要追蹤並服藥治療。

關於核災健康危害的種種照顧,源於〈車諾比法〉。可羅斯坦市長摩斯卡連科解釋道:「因為法有明訂,受核災影響的人們,權益得以受到保障。核災災民相當地多,這裡就有5萬7千人,而法律規定了種種支援作法,藥品免費提供,(幫助體內放射性核種代謝的)保養活動與學校的餐點也是免費,對於無輻污食材給予補助等等。」

市民放射線防護健康中心的內分泌醫生說:「這是(給男童用)的精巢測量器。」

市民放射線防護健康中心的內分泌醫生說:「這是(給男童用)的精巢測量器。」

比國際更嚴格的防輻射標準

〈車諾比法〉把污染區分成4級:第一級,車諾比核電廠周圍30公里禁止居住。第二級,一年5毫西弗以上的區域,居民有移居義務。第三級,一年1毫西弗以上的區域,居民可以自己選擇要不要避難。第四級,放射線監視區域,為一年0.5毫西弗以上的區域。可羅斯坦市屬於第三級,災民配有被曝手冊,估計25年來累積劑量為15~25毫西弗。

值得一提的是,比對國際放射線防護委員會對於一般公眾的人工放射線建議劑量,為一年1毫西弗以下,會發現烏克蘭(舊蘇聯)比較嚴格;而聯合國原子輻射效應科學委員會(簡稱UNSCEAR)所認定的輻射致病範圍,比烏克蘭/舊蘇聯少得多。

對此,烏克蘭放射線醫學研究所副所長阿納多里屈馬克解釋:「儘管還沒有受到國際機關的承認,但烏克蘭政府的車諾比報告書,不單單是統計結果,而是流行病學和臨床研究的成果。我們不只考慮到腫瘤跟血癌,還有在這之外的疾病。」之所以有這樣的落差,原因之一是UNSCEAR所分析的論文,幾乎都是以英文書寫,而沒有被涵蓋到以俄語或烏克蘭語書寫的論文。

後者的研究成果,到被國際上承認的時間約3~10年,比方說「烏克蘭學者早在1990年便發現核輻射會導致甲狀腺癌」,但到WHO世衛跟UNSCEAR也認定的時候,已經是很後來的事情了。」

烏克蘭可羅斯坦第12學校校醫說著:「這裡是(核輻射)污染地。」

烏克蘭可羅斯坦第12學校校醫說著:「這裡是(核輻射)污染地。」

烏克蘭有 福島沒有

在片尾的協助名單裡,有長年支援車諾比的日本民間團體,發生福島核災後,民間透過對車諾比的認識,對於核災中的需求為何,產生比較明確的輪廓;簡單地說就是,「烏克蘭做了什麼,是日本福島沒有的?」

舉例來說,在烏克蘭對災童的健康評估裡,有著「不囿於單一疾病」的原則,要做好幾科的檢查,甚至包括心理狀況,才能判定健康程度;反之,一般日本國民從政府跟主流媒體能知道的,關於福島未成年人的健康資訊,只有甲狀腺(癌),要進一步追問的是:「單這一項疾病的有無,便能代表健康或不健康嗎?」

又或者,烏克蘭污染區域的學校餐點,中央政府會突襲檢查,顯示出中央比地方更要求食品輻射污染,但在日本,則有地方比中央更要求的狀況,例如京都市對學校營養午餐的輻污容許值,便只有中央的一半

單就這些地方而言,便難比較「誰才是先進國家?」至於影響更大的避難權利,日本不但相距甚遠,甚至有逐步限縮的態勢。透過本片,不少人重新思考:「什麼是關心福島?」「什麼是福島的需要?」這顯然是個大哉問,儘管,孩子的健康不能等;不管如何,本片的後續作品,將馬不停蹄地紀錄著,在烏克蘭持續進行著的這場,開戰也不退讓的醫療總動員。

※ 作者簡介:宋竑廣(臉書),男同志、寫手,目前主要以低碳生活部落格、陸敬民房屋部落格、花蓮東方報之固定專欄撰文維生;另為日本歌手中島美雪研究者,為中島美雪介紹會(臉書)幕前幕後主使之一。
 

【相關文章】

捐款支持環境資訊中心,加入打造優質環境媒體的行列!

作者

宋瑞文

專欄寫手/演講講師,範圍包括福島核災、同志、日本節能等題目。經營日本歌手中島美雪介紹會。男同性戀,小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