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政策地方化 一場悄然進行的變革正在發生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能源政策地方化 一場悄然進行的變革正在發生

建立於 2016/04/30
作者:陳文姿(本報記者)

2015年3月下旬,離總統大選僅剩一年多,時任行政院長的毛治國推出為期一年的全國節電計畫。除了總經費高達30億元,這個趕在政權移轉夾縫間生出來的計畫,並未引發廣泛的關注,最後也以「失敗」收場,所謂失敗,是指節電2%的目標並未達成。

但,這場節電計畫的意義又啟止於節電量!它是中央緊握的能源大權首度鬆手,台灣走向節能地方化的開端,19個縣市首度被授權發展地方型的節能策略。被趕著上架的計畫,有的草草收場,有的努力掙扎,有的玩出了花樣,欲罷不能,令人驚艷。新政府若讓它延續,或許在台灣的擁核與反核爭議中,將走出一條全新的路。

圖片來源:公共電視我們的島。

圖片來源:公共電視我們的島。

能源是國家戰略 突破點卻在地方

「自己的電自己省」智慧節電計畫從2015年4月展開。由中央提供30億元的經費,補助19個縣市(不含離島)規劃、執行節能計畫。計畫分三階段,除了第一階段外,實際補助是依「節電目標達成率」而定。

不起眼的計畫其實挑戰長期以來能源事務歸中央管的思維。從2015年1月,台北市長柯文哲的談話,就可看出端倪。柯市長當時說:「我目前是台北市長,無法解決能源政策問題,可能要當總統才能解決!」

不過,另一個市長卻不這麼想。2012年,首爾市長朴元淳上任不久就展開「減少一座核電廠」計畫,一手推動地方性的能源政策,另一手則打臉韓國政府的核能政策。

朴元淳三管齊下,除了傳統的節能外,大力鼓吹綠能開發,並利用新技術提升能源效率,例如更換燈具、鍋爐、加裝能源管理系統等。除此之外,朴元淳非常重視民間的參與,節能的法制化,同時培植綠能產業,這是為讓政策走的長久穩健,不受市長更迭影響。這不是節能口號,而是一場全方位的地方能源改革。

2014年中,朴元淳宣布目標提前達成並進入第二階段,目標是再省下兩座核電廠。年底,首爾經驗傳到台灣,民間團體大為振奮,突破台灣能源轉型困境的解答似乎就在這裡。

台灣的能源轉型走的極為緩慢,中央的能源政策必得要穩健,少一分則會大亂,國民黨稱之為當家者的責任。首爾經驗卻說明,地方也能發展地方節能策略。而且少了負擔,更可放手一搏,多幾個成功案例,全國的能源需求降低,誰說還要等中央說了算?

凡事總有第一次  地方準備好了嗎?

於此時機推出的「自己的電自己省」節電計畫,就像是「減少一座核電廠」的試驗版,它打破中央一貫上至下,單向又老調的省電指導,主權交到地方,只是,19個縣市準備好了嗎?

既然過去地方政府不負責能源事務,就沒有專責人員,計畫只有一年,就不須為此弄出專責單位來。於是,各縣市負責人不一,或交由環保局、或經發局、或公用事業科兼辦。負責的科員層級不高,無法請各局處配合。關鍵回到縣市首長,首長重視,雷厲風行,首長不重視,計畫歸零,花蓮縣即為一例。

其二是,過去地方只負責「獎勵節電」的傳統宣導,節能該怎麼做,經驗有限,有了經費,卻看到地方想像力的侷限。有的跳不脫過去的作法,也有的縣市將經費大量用在LED燈具更換。

與首爾相比,朴元淳由於自身的社運與能源參與背景,對於能源轉型早是胸有成竹。但台灣卻是由中央決定,地方施行。對計畫持高度期望的民間團體為此大力抨擊,中央只給經費,不給訓練,好政策被做爛。

惡劣的現實下,新北市府卻能突破限制,大玩特玩起來。從能源城市自治條例、智慧節能推動委員會、參與式預算、綠能產業等樣樣都來。只因市長朱立倫說了:「不只做一年」,副市長陳伸賢帶頭整合,人才獲得充分授權,得以全力施展。

另外,雖然這次綠能發展並未被納入計算,但台南、宜蘭、屏東等縣市還是穩健的發展綠能。節電率或許一時難以展現,但對長期節能而言,卻是重要的一環。

智慧節能計畫總成果: 18縣市用電成長率  資料來源:經濟部能源局

智慧節能計畫總成果:18縣市用電成長率。資料來源:經濟部能源局。

地方型的能源轉型  悄然進行的能源改革

台灣大學政治系副教授林子倫曾指出,近年來,國際特別強調地方層級的能源轉型,已有1000多個城市提出能源戰略。2015年的這個智慧節能計畫,對台灣而言,是踏出地方節能的第一步,非常關鍵。

但這項計畫卻低調地進行著。宣傳不力是個問題,但另一個因素,或許是受限於傳統的「節能」二字。民眾對關燈、爬樓梯之類的老生常談早已麻木,而忽略了新時代早已賦予「智慧節能」全新的意義。

現代的「智慧節能」不強調個人犧牲,而是從制度與科技產品的改良-例如省電標準、耗油標準就可以讓人在同樣的生活標準下,達到省電的成效。「智慧節能」更是跨領域的題材,從交通規劃,變更建築規範,河川綠地整治,都可以達到節能效果,需要的想像力與行動力。

「智慧節能」需要時間累積,偏偏這個計畫受限於政治因素,就僅止於一年。由於30億的預算是依地方的節能率予以補助,成效未達到標準的,就領不到下一階段的補助,一年下來,節電率有限,經費最後只花掉10.14億。

三月底計畫結束時,卻傳來振奮的消息。跟前一期用電量相比,計畫共省下了2.3億度電,已經相當於6.5億元,更不用說,許多設備更新的節電效益,還會在未來的5年10年延續,加上帶動的周邊經濟效益,這樣的成效算是划算。如果加上計畫不實施下的預估用電成長,等於省了32.6億度,相當於91億元。

一年期的「自己的電自己省」挑戰了過去中央掌握能源大權的思維,也挑戰過去傳統節能的老舊作法,還要求立竿見影的2%節能。這是一個節能新時代的開端。能源局長林全能承諾,將會輔導地方專責人員、並爭取經費延長計畫,但這件事還要等新政府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