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撤自砍也無效 新竹關西水泥復採併案 再打入二階環評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自撤自砍也無效 新竹關西水泥復採併案 再打入二階環評

建立於 2016/08/26
本報2016年8月26日台北訊,賴品瑀報導

「繼續容忍(下去),環評制度會毀於一旦!」面對新竹關西石灰石復礦環評案,環署副署長詹順貴在專案小組會議說了重話,對於此案先前以技術性撤案、縮小面積來規避二階環評的作法,直批濫用權利。

「浪漫台三線」計畫在5月新政府上任時,由於立委黃昭順的烏龍質詢而廣為人知,然而其在新竹關西路段的客家人文風情,卻面臨水泥開採危機,恐囧成「爆破台三線」,讓數十位鄉親北上表達反對立場。

DSC_2673

數十位新竹關西鄉親,一早便到政院前表達反對採礦案。攝影:賴品瑀。

環署26日下午進行「羅慶仁(代表人)等所領臺濟採字第5645號礦業權及羅慶江所領臺濟採字第5647號礦業權申請核定礦業用地環境影響說明書」專案小組初審會議,這是兩案遭到併案審查後的第一次初審。

在小組審查時,副署長詹順貴到場參與討論,建議這個案子應該維持先前專案小組所建議的進入二階環評。若業者執意留在一階環評,他認為應直接駁回。 詹順貴更點名經濟部礦務局說清楚20年來「水泥東移」的政策有無改變,此案是否表示等同西部將要復礦。

最後小組閉門討論後,再次建議此案需進二階,也要求補充多項調查與確認。

原專案小組建議進二階  遭魏國彥主導併案後一階續審

此二案(羅慶仁、羅慶江案)原與亞洲水泥案分別進行環評審查。但當時遭小組指出,三案有開發場所緊鄰、開發類型相同、開發設施共用、 開發行為同時實施等高度關連性,認為三案難以切割衝擊地下水脈、林相資源,以及開發可能造成污染等影響,不但要求併案審查,更建議進入二階環評嚴審。

但在2016年2月的第 294次環評大會前,亞泥案自行撤案,而羅慶仁、羅慶江兩案則分別下修開發面積。因此當天在前環保署長魏國彥力主下,以表決方式決定併案,重回專案小組再審。

而在併案後的第一次審查前,今早當地居民與聲援環團先到行政院外陳情,下午再參與會議。他們批亞泥是技術性撤案,羅慶仁、羅慶江兩案下修開發面積至合計46.9089公頃,則是刻意逃避50公頃以上直接進二階環評的規定;且再次呼籲行政院儘速檢討西部復礦政策,並修訂礦業法。

DSC_2679

中華民國鑛業協進會名譽理事長蔡穗表示,三開發案的老闆不同人,並無切割環評問題。攝影:賴品瑀。

就是送亞泥使用  環委:應納入橫山水泥廠復工影響

不過業者也到記者會現場向媒體說明,中華民國鑛業協進會名譽理事長蔡穗表示,老闆不是同一人,並沒有切割環評的問題;而針對羅慶仁、羅慶江兩礦場都是供亞泥使用的指責,蔡穗表示,之後的買賣行為是另外一回事,雖可能賣給亞泥,但也不一定,也可能賣給別家。

業者在會議中簡報指出,開採面積從原三礦合計81.96公頃,縮減為兩案合計46.9公頃。計畫除了3月每週一次爆破,其餘月份每日一次。兩案分別將年產出96萬公噸、38.4萬公噸,並皆以現有的架空索道送至亞泥橫山水泥廠,雖非以卡車運輸,對當地交通衝擊小,但也等於承認的確就是要供亞泥所用。

而在書面資料中,回應小組召集人游繁結提問,業者稱「與亞洲水泥股份有限公司新竹製造廠為上下游廠商買賣關係,故下游廠商可能連帶引起之環境問題,實難區分均與本案有關。」讓游繁結稱「不負責任」;環委劉希平也認為,應將水泥廠復工後可能帶來的空污等影響納入評估。

業者稱不影響環境  支持者期待重返繁榮

業者提出地質調查所的函覆,指出該區非屬地質敏感區範圍內,更一一回覆環評法施行細則第19條所列事項,指出此案與周圍10公里範圍內相關計畫相容無衝突、開採立刻復育植生不會危害動植物、全區私有土地無原住民保留地、每次開採2公頃以內不會對國民健康安全有顯著不利等等,強調此案對環境沒有重大影響。

也有十位左右的當地居民到場,表示期待採礦帶來工作,把年輕人留下來,更說當年採礦帶來繁榮,多年來都這麼過,既無發生反對者擔心的災難,身體也沒有變得不好,並不是問題。

新竹縣府則表示,他們當然關心居民,但採礦技術已經進步了,又能為當地帶來就業機會,縣府支持本案。礦務局則表示,業者的申請程序都合法、而採水泥礦的確是有需要,但尊重環署審查結果。

DSC_2687

業者製作模型,強調兩案基地並非民眾所指的相連。攝影:賴品瑀。

居民憂復採後惡夢重演  破壞生態與居住環境 

然而,當地居民羅政宏指出,亞泥過去的採礦行為曾造成死傷、也曾毀人一年收成且無賠償誠意,更堆出了面積35公頃、高280公尺的採礦廢土,影響當地的地下水與水質,也帶來土石流與走山危機。

羅政宏更指出,採樣亞泥的四份子捨石場山腳下的水與土壤,經檢驗發現,水的導電度超過3000、土壤的ph值更只有3.5,更讓他們懷疑亞泥過去曾該處棄置了橫山廠的事業廢棄物。

13年前亞泥礦權到期,經濟部也在2009年劃定了包括新竹等六縣市石灰石礦業保留區,關西居民原以為從此可鬆一口氣,殊不知在新竹縣政府的要求下,經濟部在2014年悄然解編了新竹石灰石礦業保留區,當地居民更直到業者展開環評說明會才知此事。

當地玉山里居民曾前朗指出,他們從早晚炸山兩次的惡夢解放後,這幾年努力推動生態小旅行、紅茶產業,當地還有蝙蝠洞、碧藍瀑布等生態觀光資源,當地正在尋求永續的地方發展,若又開始採礦,只會給當地多幾十個工作機會,但卻讓更多居民無法生存,絕對是得不償失。

荒野新竹分會代表陳翠琴也駁斥業者的植生復育計畫,指出舊礦產至今無恢復,業者說之後會重新成林是不可能的。而業者說爆破時會淨空作業面,不會有野生動物出現在爆破處而危害安全,陳翠琴也斥其荒謬,指出野生動物當然被人車機具嚇跑,再也不敢回來了。

「我們被炸了50年得不到一個道歉,接下來還要再炸50年嗎?」泰雅族馬武督社戈尤浪部落族人哈勇武奈指出,礦場周邊一帶是馬武督舊社的傳統領域,本是他們的獵場,卻從清朝、日本時代陸續遭到伐林、開採石灰石,讓部落周邊地質、水質都受影響,動物也遷移了,族人們為了後代子孫,也堅決反對再開採。

高潞以用籲:政策環評前先暫緩相關開發進度

原民立委高潞以用也到場聲援,強調在政策環評、礦業法修正、環評度改革、與原住民部落知情同意都落實前,先暫緩這些開發。

蠻野心足生態協會秘書長謝孟羽則指出,礦業法目前規定主管機關認為有必要時就可以指定礦種與區域來劃設或保存,但是卻沒有相關的標準與程序,才會發生新竹關西這樣縣府要求解禁就解禁的荒謬戲碼,居民完全無從參與。而經濟部礦務局組長林健豪則緩頰說此案不能說是西部將復礦,僅是礦場供需的調整,然陳情民眾並不能接受這樣的說法,認為不只是有沒有礦產的需求,更應該把當地居民也納入評估之中。

綠黨新竹縣議員周江杰不滿「炸新竹的山、蓋別國的樓」,指出目前水泥業仍生產過剩,高達326萬公噸仍是外銷,佔了總產量的1/4。但水泥製程需要1400度以上的高溫,將會產出大量臭氧、酸雨、PM2.5與溫室氣體等,衝擊的不只是礦場周邊居民,還有橫山、竹東地區都受波及,且台灣的氣候變遷績效仍差,更沒理由繼續過量生產水泥。

周江杰反問,既然水泥對民生國防都很重要,那麼為何沒想過現在都外銷掉了,15年以後的子孫沒水泥用該怎麼辦?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