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水鄉】沿山徑探訪野生物棲息環境 少女般美好的松蘿湖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森林水鄉】沿山徑探訪野生物棲息環境 少女般美好的松蘿湖

建立於 2017/08/15
作者:廖靜蕙(台灣濕地網特約記者)

去年(2016年)攀登松蘿湖時,接連兩個颱風,讓湖水來到難得的滿水位,傍晚出現在十字越嶺鞍部的山友,特地前來,回程滿意的說,水很多,湖都滿了!能見證這一刻似乎是莫大的榮幸。

雨後松蘿湖 不再是小溪

2016年9月,莫蘭蒂、馬勒卡接連過境,梅姬來訪前,宜蘭山區氤氳飽滿的水氣,對從天氣晴朗的台北出發的攀登者來說卻是始料未及。進入松蘿湖山徑,天空飄起雨來,雨勢忽大忽小,似乎並不適合登山;不過對巡山員而言,卻是難得觀察水位的良機。


颱風之後,谷地充滿水,松蘿湖成了道地的湖。水位消退後,來不及帶走的水草留下痕跡。圖文:廖靜蕙

上午9點多,沿途可見遊客陸續上山,彼此熱情的招呼著;途中偶遇吃橘子的民眾,將橘子皮直接丟棄在植被上;草叢樹縫中塞入塑膠袋,讓人無法想像這條山徑,雖以美麗的湖泊聞名,人們卻仍如此以對。

距離登山口2.4公里的「水龍頭」,更有5、6位來自台北的遊客在此休息。由於台北是好天氣,沒料到山裡居然下大雨,他們一邊撐著傘,一邊行走在泥濘的山徑中,一不小心就踉蹌跌倒,跌得全身濕透,而遊覽車卻是約好下午3點才會到登山口,讓遊客顯得進退兩難。


松蘿湖沿途保持原始山徑面貌,雨後路況泥濘難行。攝影:廖靜蕙

一日單攻松蘿湖的山友並不少見,也有遊客喜歡在湖邊紮營,在微曦的薄霧中,體會寧靜純淨美感。若是平常水不多,就可以直接穿越草叢,繞著溪水漫步;早一點到達的山友,會選擇到對岸紮營,隔天一起床就可從帳篷口觀賞日出;晚一點到達的,就只能選擇在靠近山徑的湖畔。

不過遇到滿湖,就只能在距離松蘿湖約15分鐘腳程的「十字越嶺鞍部」紮營露宿。這天下著雨,幾位巡山員搭起簡易的帳篷,一整個晚上聽著雨聲。若是好天氣,他們甚至連棚架都不搭了,直接與星空對望,直到睡了。

隔天清晨,山羌叫得急切,巡山員說,山羌來打招呼了。但人,只要以沉默來回應就夠了。

清早的湖邊,水位稍退,遺留著消退後,來不及帶走的枯草殘痕,由於這種場景難得一見,相機快門的聲音充斥著旅人之間。


松羅湖枯水期呈現S型溪溝狀,可以發現各色水生植物。攝影:高英傑

山羌以叫聲宣告領域 美麗脆弱的湖泊生態

即使常因工作到松蘿湖,新竹林區管理處巡山員高英傑,也是首度看到滿湖,平日呈S型的小溪溝,現在才有了湖的樣貌。松蘿湖的原理和神秘湖一樣,都因谷地地形;朝西北西方向有一開口朝向南勢溪的源頭,在東北季風及夏季暴雨時會形成湖泊,水位隨著當年的雨水起伏,屬於內陸淡水濕地。

雖然一年四季都有水,不過對野生動物來說,要喝水的話,首選當然是再往上一點南勢溪源頭;松蘿湖則是動物們中途休息喝點水,以及泥巴浴最佳地點。


仔細看,山徑上不只人的足跡,還有野生動物的腳印!攝影:廖靜蕙

高英傑說,這裡常看到山羌、山羊。因為山友的活動改變了動物的習性,動物們得到晚上才會聚集在水邊,但若是有棚帳,牠們也不來了。運氣好的話,一大早就會看到「黃色的物體」跳來跳去,或許聽到像狗一般嘎嘎的叫聲,那就是山羌!巡山員說,牠們的叫罵是因人類進入了屬於牠們的領域。

是的,山羌的主張有道理,很多人不知道,松蘿湖位於「棲蘭野生動物重要棲息環境」。在這裡,野生動物才是主角!

高英傑提到,秋冬季節,小鷿鵜、小水鴨、鴛鴦這類雁鴨科過境候鳥,也會來此休憩;而讓巡山員津津樂道的,則是有「尼斯湖水怪」之稱的白腹游蛇Sinonatrix percarinata suriki),是溪流濕地常見的物種,牠的存在證明了豐富的生態系,這也使得松蘿湖成為水蛇湯。


白腹游蛇有松蘿湖版尼斯湖水怪之稱,常棲息於水生植物旁。攝影:陳建中;羅東林管處提供

除了野生動物外,沿途以樟科植物為主的闊葉林,充滿驚喜;湖邊斜坡可見玉山箭竹,因水氣豐沛,又不在受風面,可以高達2公尺;由於氣候潮濕孕生豐富的水草,早期民眾會採集、曬乾,販賣為養蘭花用的水草。

不同季節來訪,偶遇壺花莢蒾、黃色小茄在山徑邊開花了,綠花肖頭蕊蘭是不是還好好的留在原地?水生環境常見的錢蒲,都標記著山徑獨特的生態樣貌。

然而,昭和草、大花咸豐草這類的外來種,也出現在山徑中,大多是隨著人跡進入。「湖泊生態系相對脆弱,更要小心呵護!」巡山員忍不住提醒。


松蘿湖山徑沿途的植物。左上:黃色小茄,左中:壺花莢蒾;左下:錢蒲;右:綠花肖頭蕊蘭。攝影:陳建忠,羅東林管處提供

水龍頭一帶有30多年柳杉林造林地,途中也遺留著伐木遺址,以及過去伐木時期,因運輸系統尚未完備前,而順著坡度起伏設置的木馬道。雖令人發思古之幽情,但與自然演替中呈現的多樣性仍無法比擬。「自然山林就是充滿各式各樣的樹種,它們為了生存發展出來的身影,構築的景觀,往往令人讚嘆,這是人工永遠不及之處!」高英傑如此說。

巡山員護管的區域難免遇到松蘿湖這類的登山熱門景點,護管山林原為了回報氣候、自然留下的印記,作為環境預警,但遇到處理遊客留下來的殘局,花費的心力也不少。他們最怕遇到「阿桑團」,帶得上去的物品,往往直接棄置,有一次湖邊留下浸濕了的毯子,讓幾位巡山員傷透腦筋,到底該立即帶下山,或毯子乾了再帶走。

是山徑不是國家步道 沿著黃色指示牌最安全

雖然松蘿湖屬於新竹林管處轄區,不過要到這裡只能從宜蘭縣大同鄉入口跟著山徑前進,而沿途的山徑,則屬於羅東林區管理處管轄範圍。


松蘿湖沿途山徑行走不易,民眾應做好登山準備,遵循指示。圖文:廖靜蕙

一到假日就是百人規模的松蘿湖,並不在林務局步道系統中。但為了減少山友輕估這條路徑的危險性、避免山難發生,2014年,林務局開始建立「山徑」系統,針對一些步道系統之外的登山路徑進行標示,減少山友迷途。第一條山徑就選擇了松蘿湖以及阿玉山,尤其阿玉山過去每年都有消防隊通報紀錄,但自從山徑系統建立近兩年,阿玉山尚未有通報搜救事件。

羅東林管處育樂課陳建忠說,林務局對山徑和「步道」的認定不同,山徑保留原始的路徑,未做任何整修、也未增加設施設備,只在沿途標示路徑,指引正確的方向。以松蘿湖為例,全長5.4公里,從登山口(000)開始,沿途每100公尺就製作一個指示牌,告知民眾,所在位置與登山口的距離;並顧及色盲朋友,選定黃色為色標。

陳建忠解釋,指示牌的設立是經與山協、消防隊和及救援團體一起討論。所有標示優先置放在下山者的右側,其次才考量左側,因為山難通報常發生於下山途中;固定方式採半釘在樹上,若無適合的林木,才會另立鋁桿。里程和里程中間,至少都會有兩面純黃色的反光牌,讓遊客不迷失。因此,若山友行走十分鐘未見任何指示牌,代表可能走錯路了!

進入登山口之前,記得閱讀指示牌的提醒事項,包括來回10.8公里所需的時間,估算的基礎以重裝備、閑散的步伐,因此5公里約5小時,實際時間則以個人腳程有所不同。單攻者(即未準備露營裝備者)建議9點以後不要進入;希望登山客能注意時間問題。若不如此,恐怕有些新手誤以為是容易走的路線而進入,來不及在入夜前出來。而指示牌除了路線圖之外,更標示了高差圖。


松蘿湖山徑指示牌,除了直線距離,H代表海拔高度。圖文:廖靜蕙

這個作法獲得不少民眾肯定,據聞消防系統也十分認同。施設至今,與尚未施作的太加縱走比較起來,搜救案件明顯減少;未來太加縱走、加羅湖、南北插天山、水漾森林,也可能比照處理。而林管處這項標示,也期待能降低過去登山團體沿途留下的標示旗海。


雖然林務局已經提供標示,登山社仍在旁邊綁上布條。攝影:廖靜蕙

拜訪少女之湖,林務局提醒除了遵守LNT無痕山林7大準則,颱風期間也應避免進入山區,務必準備好登山裝備,才能享受森林與湖泊的美好!

松蘿湖小檔案:

松蘿湖位於宜蘭縣大同鄉及新北市烏來區交界、雪山山脈主脊上,海拔1,230公尺,面積約 1.88公頃。
主要由宜蘭縣大同鄉松蘿村登山口進入,全長約5.4公里,位於棲蘭山地區其區內保持著相當大面積之檜木林,紅檜是台灣最貴重的特有針葉木材之一,也是台灣最巨大的樹種,但是經過日據時代和國民政府的連續砍伐,紅檜已經變得非常稀少。為了保護台灣的檜木原始林,並連接「中央山脈保育廊道」,行政院農委會於2000年2月15日,公告成立「棲蘭野生動物重要棲息環境」,松蘿湖則位於其中。
松蘿湖位於霧林帶,午間常有濃霧,易造成迷途,為顧及登山安全請遵守以下建議:
(1)    請入山者確實遵守LNT無痕山林7大準則。
(2)    氣象局發布豪雨或颱風期間,為安全考量請勿入山。
(3)    入山者需考量自身體力狀況及裝備,當日往返之入山者上午9:00後切勿入山。
(4)    請遵守區內指示、警告標誌,並隨時注意自身安全。
(5)    迷途若無法尋回山徑路線,建議往高處山頂或稜線移動,提高搜救成功率。
(6)    迷途時請注意防濕、防風,並節省糧食、飲水及手機電池。若要移動應折斷樹枝或堆疊石頭作記號,讓搜救人員可以循跡找到你。

作者

廖靜蕙

環境記者/自由撰稿人。從事社工10餘年,認知到畢竟是人的社會,再弱勢的人都可以為自己發言,決定轉投生態保育,為無法以人類語言發聲的生命與土地寫報導。現居台北市,與貓先生、龜小姐,微曦中閱讀,斗室中寫作。個人粉專「小麻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