迴避監測? 竹南海上風機趁夜打樁 威脅瀕絕白海豚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迴避監測? 竹南海上風機趁夜打樁 威脅瀕絕白海豚

建立於 2016/09/08
本報2016年9月8日台北訊,林倩如報導

西海岸的白海豚因國光石化事件成為全國皆知的明星保育物種,但諷刺的是,其族群命運如今卻因以「環保」為名的綠能建設而再臨威脅。上週六(3日)在台北登場的第四屆「海洋與台灣研討會」上,千架海陸風力機計畫正簡報著綠能發展藍圖,短程目標2016年完成四架離岸示範機組;然而,三個示範案之一、原爭議較小的「竹南離岸式風力發電計畫」,業者卻在當日夜間施工打樁,產生的噪音恐嚴重危害極度瀕危的中華白海豚生存環境。

5日,中華鯨豚協會發出聲明糾舉其違規,開發單位海洋風力發電股份有限公司(上緯投控)亦以新聞稿回應,昨(7日)下午再完成第二支打樁作業。此案為新政府上台後第一個通過的政策環評,原可立下良好示範,今保育議題與再生能源之間的拉鋸再次掀起討論。

3日晚間海上的工作平台,業者在無觀測員監測下違規施工,巨大連續的打樁噪音危及中華白海豚的生存環境。圖片來源:中華鯨豚協會。

3日晚間海上的工作平台,業者在無觀測員監測下違規施工,巨大連續的打樁噪音危及中華白海豚的生存環境。圖片來源:中華鯨豚協會。

觀測員不在場  業者逕行違規施工

還原現場,當天擔任觀測員之一、鯨豚保育工作者的郭祥廈,長期參與鯨豚擱淺救援、七八年累積出海200多趟因而擁有豐富觀測經驗。他表示,為了監督業者是否遵照環評承諾施工,不諱言受雇於上緯委託的顧問公司(光宇工程顧問股份有限公司),「擔心業者隨便找人上船做監測,髒的臭的總要有人做。」

他說明,到了周五才被緊急通知,這是第四次到現場,之前幾回都沒有實際作業。周六早上11點集合,11點30分出海,12點50分抵達現場,預計下午1點30分開始打樁;「觀測方式以打樁位置向外呈井字型區別作業區,為2平方公里的一個正方形,核心區多配置一名、共需十名觀測員。核心區內絕不能出現任何白海豚,一有發現即刻停工,外圍八個區塊則為警戒區,發現的話通知施工單位注意,但不用停工。」因人力調度不足僅有五名觀測員、十艘觀測船,警戒區多由船長兼任;監測30分鐘目視無白海豚蹤跡方得施工,1點20分正式通知可進行,「整個下午確實沒有發現白海豚,卻遲遲未有進度,6點30分左右,天已經黑透了,還沒打樁,7點30分發訊息聯繫確認狀況,並告知夜間無法進行有效監測。」約莫晚上9點回到碼頭。

然而,由在地民眾提供的錄影資料佐證,業者違規於夜間施工,且指出晚上8點即有巨大連續的聲響,隔日清晨8點仍能聽見。對此,郭祥廈說:「進港時沒聽到,須再追溯開工時間。我完盡觀測員的責任,然晚上有沒有海豚經過誰知道,聽說凌晨2點多也傳出打樁聲音,上緯回應說為了安全起見須打到一定深度,更猶如烏賊戰術,完全無法接受,問題重心在未依計畫確認施工區內有無海豚出現。」

他質疑,為何不在翌日觀測員在場的條件下施工、或難道無法估算打樁所需時間?白海豚主要於水深15米內活動,於該海域出沒的機率低,不選在白天進行的原因到底為何?

國家需要科技產業,世界需要生物多樣性,兩者並存並不牴觸。郭祥廈強調,聲響對白海豚的衝擊真的很大,破壞其聽力導致抓不到魚,今年在核心棲地中港溪口更發現其活動量增加,開發業者施工手法粗暴、工程優先不在乎物種保育,令人憂心未來營運後的發展。

13962899744_40908becc2_z.jpg

郭祥廈強調,聲響對白海豚的衝擊真的很大,破壞其聽力導致抓不到魚。本報資料照。圖片來源:林務局。

風機離棲地太近不足緩衝  示範風場錯誤示範  

中華鯨豚協會副秘書長張豈銘補充,周日(4日)接獲情報大感驚訝,確認相關資訊後發出聲明,開發單位明顯違規簡直荒腔走板,他形容。打樁起始時間尚待釐清,不過,工作平台8點多已有燈光,顯示已進入緩啟動(soft start)狀態,「半夜這麼吵,陸上都聽得到,何況海下生物可能受到的驚擾、傷害。」另一方面,在一案環說書噪音振動防制項目,雖列有「避免夜間施工或清晨產生高噪音,加強施工管理」要點,然並非約束不可進行工程,模糊地帶難以指控。

風機基座位址距離中華白海豚重要棲息地的範圍短短500公尺,不足以緩衝,而離岸約2~6公里,他表示,仍希望劃設上離岸再遠一點。近岸風場不只改變海洋哺乳生物棲地,亦容易引起漁民反彈,他提到,以發展離岸風電歷史悠久的英國為例(2001年修建第一座近岸風電場),迄今已可設置於水深50米處,台灣剛在起步階段,建議參照最新技術以促進更長遠的產業發展。

再者,離岸風電依舊是大風場、大開發的思維,他認為反思能源供給政策,應鼓勵小型、社區發電,同時助益於風險分散。

白海豚生存威脅多  海上風機攸關族群存滅

中華鯨豚協會則於聲明中,說明水下打樁噪音依聲音大小程度,將可導致海豚永久性聽覺喪失(Permanent Threshold Shift, PTS)、短暫性聽覺喪失(Temporary Threshold Shift, TTS)、行為出現異常、需用更大音量與同類溝通、較不易躲避天敵等現象。台灣的中華白海豚現下僅餘60隻,面臨水下噪音、棲地消失、流刺網誤捕、淡水減少輸入影響食物來源,及廢水污染等五大威脅,「在威脅沒有改善的趨向之下,又增加新的生活壓力,恐加劇其滅絕速度。」張豈銘表示。

苗栗竹南外海的示範風場,預計裝設32架風力機組,現完成兩支打樁作業,未來種種施工乃至運轉動態攸關族群存滅,需要全民持續監督。

中華鯨豚協會副秘書長張豈銘表示,在威脅沒有改善的趨向之下,又增加新的生活壓力,恐加劇中華白海豚滅絕速度。攝影:林倩如。

中華鯨豚協會副秘書長張豈銘表示,在威脅沒有改善的趨向之下,又增加新的生活壓力,恐加劇中華白海豚滅絕速度。攝影:林倩如。

台灣海峽號稱世界級風場,經濟部能源局規劃2030年800架離岸風機、裝置容量4GW的長期目標,郭祥廈亦提醒,不光竹南,海上風機將沿線佈滿西海岸海域,因需避開東北季風,工期尤其集中於4~10月,呼籲應有總籌機構盡快協調各開發單位進行階段性施工,不然「無處不是噪音,躲都沒地方躲,白海豚會瘋掉!」閱讀下篇

作者

林倩如

唸的是跨領域藝術和社會發展,而仰望著山野、也想奔向大海,書寫、行動、環境、多元差異文化,追求自由的移動,深邃回應這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