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忠政:邀請國人一起來「搶救大潭藻礁」!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潘忠政:邀請國人一起來「搶救大潭藻礁」!

敬邀參加「415上凱道 小英小英救藻礁」請願活動

建立於 2017/04/04
作者:潘忠政(桃園在地聯盟理事長 )

搶救危急的大潭藻礁,415讓我們一起上凱道請小英總統救藻礁!歡迎環保團體、社區組織、機關學校、大小公司留言一起加入聲援單位!請願時間:4月15日10:00 - 12:00,臉書線上聲援網址 https://goo.gl/N8XMfd

圖片

藻礁的價值

藻礁,顧名思義是藻類造的生物礁,有別於動物造礁的珊瑚礁。珊瑚礁由於生物多樣性豐富,生產力強,有「海中熱帶雨林」之稱,礁體形狀色彩也很奇特吸睛,熱帶地區海岸到處有,世人耳熟能詳;相對的,在略顯特殊環境中自成天地的藻礁比較少見,一般人了解的不多,它的生態雖稍遜於珊瑚礁,但它同樣是海洋生物重要的育嬰房,而稀有珍奇卻成了它無可取代的特色。

建造生物礁的底質必須夠堅硬,桃園古石門溪沖積的礫石層成為桃園藻礁穩定的基底。再由於季節風、河流輸沙和地形因素使桃園海岸沙丘群落發達,影響海岸水質的濁度,加上其他如海水鹽度、氣候等因素,竟造就了桃園海岸這獨一無二、連綿27公里藻礁和珊瑚礁交錯生長的奇特地質地形。

台大地質學者陳文山教授指稱桃園藻礁具有國家級地景的層級,是研究台灣古環境、氣候變遷的重要素材;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陳昭倫博士更盛讚桃園藻礁具有「世界自然遺產」價值;現任農委會副主委陳吉仲曾發表論文,統計顯示國人願意每年用63.5億元保育藻礁。農委會林務局的自然地景保育網,將桃園藻礁列入國家級地景,標示其價值「具有科學上的地質多樣性和生態的生物多樣性」,認定為具有國際地質重要性的景點。

大潭藻礁是最早發現也是最壯闊的藻礁群

1998年,台大戴昌鳳教授和公視記者首先在觀音大潭海岸發現台灣有這種以藻類造礁的生物礁。未幾,公視記者柯金源透過空拍發現這一帶藻礁的壯闊屬全台之最。在有限的藻礁調查資料裡顯示,這是目前所知全球最大的藻礁群落;但也因為研究資料不足,珍稀的藻礁尚未獲得普遍重視,它的命途也特別多舛。

大潭藻礁逃過數劫

是時東帝士集團政商關係極佳,以為取得大潭電廠天然氣供輸權如囊中物,遂先透過旗下的「東鼎液化瓦斯公司」提報在大潭海岸填海造陸開發「觀塘工業區」獲准。環評說明書內容對這一帶的珍貴藻礁僅簡單描述,未受關注即輕易通過。工程初期填海造陸約2公頃的基地,和一座突堤型態的小港口,損毀藻礁面積約5公頃。

如果照東帝士的如意算盤進行,現在大潭海岸超過200公頃的珍貴藻礁地景已經全被活埋,但上天可能有意留下台灣最壯闊的藻礁為世代做見證,嗣後東帝士集團與中油爭取大潭電廠的天然氣供輸權,竟意外被中油奪去。不久東帝士總裁陳由豪倒債數百億,成為經濟犯走避中國。觀塘工業區的開發嘎然而止,大潭藻礁僥倖逃過一劫。

2007年5月,爆發中油公司為了將海上輸油氣管線連接到大潭電廠,對大潭電廠南方的保生里海岸藻礁開膛剖肚,總破壞面積約1公頃。經特生中心副研究員劉靜榆博士揭發,媒體競相以頭版新聞報導,全國譁然。中油被痛伐後,「藻礁殺手」之名就不脛而走。全台八大環團要求中央主管機關農委會將保生里附近的藻礁劃設為「自然保留區」,而國人也在此事件中逐漸認識這國寶級地景。

2011年,觀音在地團體「大堀溪文化協會」發起「觀音不要煉油廠」運動,成功遏阻吳志揚縣長的中油煉油廠遷廠觀塘工業區,大潭藻礁再度逃過一劫。環團事後發現當年要把保生里附近藻礁劃設為自然保留區的申請案竟然空轉三年半,於是2012年全國環團重新集結,要求劃為保護區予以保護。在文資法的「自然保留區」和野動法的「野生動物保護區」論述間爭戰兩年後,終於在2014年7月7日劃設了「觀新藻礁野生動物保護區」。這期間包括遠自250公里外的台南大學附屬小學也來相挺,引發在地社團、學校競相投入保護藻礁的行列,每年由桃園在地聯盟主辦的「珍愛藻礁健行活動」都吸引上千民眾參與。藻礁知名度得以持續躍上媒體,受到更多國人的關愛。

未有法令保障的桃園藻礁仍受開發案嚴重威脅

即便情勢逐漸對藻礁的保護轉為有利,但是未劃為「保護區」的藻礁區仍隨時暴露在海岸開發的危險中。2014年8月,亞東石化為了運送大型器械,經縣府核准在觀音大堀溪口北岸建設臨時碼頭,到事件爆發時,當地藻礁已被開腸剖肚約2公頃,環團怒責無良企業和地方主觀機關縣政府失職,並在當時民進黨市長候選人鄭文燦及其黨團的聲援下,到議會期間的縣議會抗議。但公權力顯然選擇站在企業方,事後僅要求做數百萬元的復育方案即過關了事,相關公務員沒有任何人遭議處。

無獨有偶,2015年9月又爆發中油沙崙油庫對當地海岸藻礁釘樁挖剷事件,未劃為保護區的藻礁地景之危急再一次被凸顯;此時大潭觀塘這片全國最壯闊的藻礁群也已經悄悄的被鎖定要作為「第三天然氣接收站」站址,200公頃藻礁地形幾乎已經是中油要再度霸凌的獵物。

第三天然氣接收站選址大潭藻礁區

由於「非核家園」已成國人共識,在核四停建,核一、二、三廠不再延役的影響下,電力缺口亟須補足;加上中南部PM2.5空汙問題嚴重,燃煤電廠擴增產能阻力大增,此時天然氣廠擴增產能就成為無可迴避的基載電力選項。大潭電廠因為預留的腹地夠,擴增機組和產能都沒問題,於是規劃發電量將由目前佔全國11%擴增為23.5%,成為全國也是全世界最大的火力氣發電廠。因此鄰近的觀塘工業區就成了中油最便宜行事的第三天然氣接收站站址。

保育藻礁  地方政府嚴重失職

藻礁一旦破壞就無法復原,文明國家對珍貴自然地景保護有加,範圍也是越大越完整越有價值。但是與劃設自然地景最關鍵的地方政府,兩年來明知中油要來設天然氣接收站會活埋藻礁,卻不曾向開發單位置一詞,這很弔詭。鄭文燦市長選前聲援環保團體抗議亞東石化對藻礁開腸剖肚的惡行,還在自己的臉書發表他與前朝吳志揚縣長對藻礁保育態度不一樣的價值觀,豈料選後卻不願意信守承諾,明明地方主管機關可以自行指定劃設自然地景予以保護,卻推說本案乃中央規劃,甚至和環團凹說地方無權劃設自然地景。

合理的懷疑是:東鼎的觀塘工業區這塊是非地,在大潭電廠天然氣供輸權敗戰後,開發價值幾乎等於零,脫手不易。如果能有公營事業透過民生需求選定要地,則水漲船高,還可以待價而沽。這樣的角度切入,第三天然氣接收站的開發案就顯得很詭譎,大潭藻礁的命運也自然變成少數官商密謀下的祭品。2016年11月18日,中油以22.8億元併購東鼎,11月21日報載立委質詢中油董事長該併購案是否有圖利他人之嫌;因為東鼎是中華開發旗下的公司,中華開發現任董事長張家祝和獨立董事杜紫軍都擔任過前經濟部長。看到這樣的政商關係,識者就自然心裏有數。

在地環團則有不同的看法

第一,藻礁是眾所皆知的自然地景,雖然部分區段尚未劃為保護區,但應被調查且予以保護是國人共識。況且桃園藻礁這七千多年歷史的珍貴自然地景一旦破壞就無法回復,開發建設本就應該自動迴避。

第二、中油表示觀塘工業區已經通過環評,可以節省開發時間。環團嚴重質疑18年前上個世紀通過的環評是否有效?當年藻礁無人認識,環評書缺乏藻礁相關調查,如今藻礁全民皆知,這樣的環評缺乏公信力,應該重做環評。

第三、中油公司歷來兩次對藻礁施暴都遭到嚴厲譴責並被要求做復原,可見即使不在保護區,破壞藻礁仍屬犯眾怒的行為,但2014年及2015年所作的可行性評估報告卻仍對這裡的藻礁沒有做好調查工作。現在面臨時程不及問題,難道就該要全民珍貴資產的藻礁來承擔嗎?

第四、對當地居民來說,自家海岸本是世界自然遺產的珍貴地景,一旦開發後,海岸線全部喪失。大潭里已有大潭電廠、桃科園區、環科園區等汙染事業,近日又聞桃園要設焚化爐,也選址在這裡,簡直不把這裡的居民當人看。在全國臨避效應下的大潭社區,將來會進駐更多的汙染事業,未來社區人民的生活品質誰來保障呢?饒了大潭藻礁海岸,為這個社區留一扇窗口行嗎?

第五、民進黨政府一向自詡「綠色執政,品質保證」。我們倒是願意給個良心的建議:當缺電爭議未歇、當第三天然氣接收站場址未必沒有替代方案之際,主政者若能藉此釐清真相,找到建站去處;隨即把現有觀塘工業區的兩座造成藻礁淤砂掩埋的突堤拆除,讓大潭藻礁恢復原先的壯闊,生態從此生生不息,這種對環境用「減法」的思考邏輯,將對綠色執政的招牌建立起新的里程碑,何樂不為?

自己的藻礁自己救

正常民主國家的倫理關係裡,人民是主人、政府官員是公僕;但若人民缺乏公民素養,無力監督政府,政府就成了權力怪獸;再由於資本主義的巨輪正在輾壓前進,政府權力的背後其實是財團在操弄,或者是交歡共生。

大潭藻礁面臨被活埋的命運,也可以看到財團在後面影武的鑿痕;期待地方父母官關愛的眼神已經成為泡影,公民此時除了尋找相關權責單位的缺失提告、在未來的環評監督程序裡全力遏阻外,只有讓議題擴大到全國關注,展現集體公民的力量向中央請願或施壓,或可保住這7600年的珍稀地景以流傳給後世子孫。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