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地‧再生】象牙貿易百年不衰 盜獵命運難扭轉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絕地‧再生】象牙貿易百年不衰 盜獵命運難扭轉

建立於 2016/11/01
作者:Malcolm DJURIC;翻譯:馮加伶;編審:洪郁婷

當提到非洲的動物時,我們通常會想到獅子和大象,而今這兩種動物都已瀕臨絕種。許久的問題,而且隨著非洲大陸開放全球化貿易之後,盜獵的情況更加嚴重。雖然,CITES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對於象牙貿易的規範已長達數十年,非洲象的處境並未好轉,反而更加艱難。

非洲象 The African elephants
分類
目:長鼻目Proboscidea
科:象科Elephantidae
屬:非洲象屬Loxodonta
種:非洲草原象L. Africana、非洲森林象L. africana cyclotis
特色:陸地上最大的哺乳類,揭露非法貿易全球化的問題


母象與小象,攝於南非阿多大象國家公園(Addo National Park)。圖片來源:Brian Snelson。CC BY 2.0

主要威脅:

  • 因應象牙交易而起的非法盜獵
  • 戰爭和游擊隊破壞了大象棲息地,同時亦助長了非法盜獵
  • 大型基礎建設和森林地開墾,造成大象棲息地的破壞
  • 與社區居民和農夫的衝突

數字會說話 大象盜獵是不容忽視的事實

根據坦尚尼亞大象保育協會的資料,在西元2006時,約有7萬隻的野生大象,而到了西元2014年時,只剩不到1萬3千隻。估算起來,每天幾乎有30隻的大象被殺害,照這個速度,再過7年,坦尚尼亞的大象就會徹底消失。

另一份來自CITES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的資料[1]則顯示,在西元2011年時,非洲約有2萬5千隻的大象被非法獵捕,隔年則為2萬2千隻,而西元2013年時,依然有超過2萬隻的大象被殺害。短短的3年間,就有將近7萬隻的大象成為大型非法貿易的犧牲者,而且相關的新聞報導很少,幾乎不被關注。換算一下,7萬隻的大象相當於14萬隻的象牙,只有極小部分被海關查扣,其他都流入非法的象牙貿易市場。

國際愛護動物基金會(IFAW)的看法更悲觀,它們估計平均每15分鐘就有一隻大象被殺害,這樣算來每天有將近100隻大象死於非命。

草原巨獸VS雨林巨獸

非洲象有兩種,同為非洲象屬(Loxodonta),特徵為臼齒上有菱形齒冠,拉丁學名Loxodonta,就是從菱形這個詞而來的。而亞洲象則屬於另一個不同的象屬(Elephas)。

非洲草原象是長途遷移的代表物種,從非洲北部的馬利共和國(Mali)到最南端的南非,都可見四處遷移的非洲草原象。根據歷史紀錄,撒哈拉以南非洲都是它們分布的範圍。

非洲草原象。圖片來源:維基百科。攝影:Steve Garvie(CC BY-SA 2.0)。

非洲草原象。圖片來源:維基百科。攝影:Steve Garvie(CC BY-SA 2.0)。

非洲草原象的體型比善於藏匿的非洲森林象來得大,非洲森林象體型較小、個性害羞,還有著低調的小象牙,直直朝向地面,不是彎曲起來很張揚的那種風格。它們棲息在非洲中部和西部,肩負著種子傳播的重責大任,而秘密武器就是:它們的便便。


非洲森林象,攝於坦桑尼亞。圖片來源: Gary M. Stolz 美國魚類及野生動物管理局。

過去,非洲森林象被認為是非洲草原象的亞種,而今透過基因研究,這兩種大象的神祕身世才被揭曉,原來它們有著不同的基因,是完全不同的品種。

象牙貿易,獲利者是誰呢?

當然不會是大象。

這些象牙經過重重關卡和長途跋涉,最後到了亞洲。近年來,撒哈拉以南非洲在全球經濟體系中的前景持續上漲,許多資金紛紛湧入。從西元2009年開始,中國已經領先美國成為外商貿易的最大國。以西元2012年的數據為例[2],該年中國的外商直接投資(FDI 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s)總共在非洲大陸投資了1470億美金,這還只是官方資料,真實數據會再高出許多。

進行中的大型建設計劃改變著非洲的整體樣貌,興建中的東非鐵路即將讓非洲大陸上7個國家串聯起來。這些建設將會提升非洲的居住品質,也能提供更多更好的商業機會。而進步的代價就是,環境和生物多樣性的破壞,這些環境因素並沒有被納入考量。[3]

西元2006年時,中國石化在加彭的鑽油活動受到了國際媒體的關注。中國石化以金援的方式取得了在盧安果國家公園(Loango National Park)的鑽油許可(該國家公園以有穩定族群的西部低地大猩猩而著名),加彭的林務局和國家公園管理處原本強烈反對金援,但是敵不過礦物局所擁有的決策權。[4][5]

最新的鑽油技術可以降低開採行為對環境造成的破壞,但是中國石化卻使用老方法-炸藥,還要砍樹開路以利開採行為。還好,在此消息曝光之後,中國石化以該區「油礦蘊藏量不夠、投資無法回本」為由,暫停鑽油計畫。

鐵路、公路、現代港口等設施,讓非洲內陸能夠直接與世界接軌,同時,也讓犀牛、大象的盜獵行為迅速增加。在非洲,外資完全控制著當地經濟,尤其是中國的運輸公司,他們壟斷了東非的主要港口。如果要打擊非法貿易,可以策略性地針對這些港口進行監測,前提是,這些非洲國家要真的願意付出足夠的努力讓管理落實。

在此同時,新一代的盜獵者讓好幾個非洲國家傷透腦筋,盜獵者配有現代化的設備和最先進的武器,與以往的傳統盜獵截然不同。而這些非洲國家的軍隊設備與盜獵者相比落後許多,因此當有衝突產生時,經常兩敗俱傷。

象牙的非法貿易過於猖獗,甚至是造成撒哈拉以南非洲國家政治不穩定的因素之一。有些非政府組織,如當地分離主義者或是宗教群體,他們會在黑市販售象牙,將收入用來援助游擊隊。[6]所以,就算象牙貿易對非洲帶來好處,也只是針對其中的極少數人,而且對整個非洲大陸的政治穩定沒有任何助益。

解法:查封象牙

自從西元2014年的年中,合法的象牙貿易開始受到嚴格控制,同時進行象牙庫存的清查,因此在非洲反盜獵的活動中有大量象牙被扣押。有些國家依然保有這些象牙的持有權,並不停地勸說,盼能讓這些象牙合法化。這些庫存經常倡導的這些合法貿易。在過去幾十年間,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CITES)曾經授權過幾次的一次性銷售。儘管如此,市場對象牙的需求依然有增無減,非法貿易的數量雖然很難估算,但根據大象屍體的統計數據,非法貿易依然是全球象牙貿易的主要組成。

為了確保象牙的可追溯性,有關單位開始推動一些措施,包括象牙鑑定,用來評估它們的來源是否合法、提供合法售出象牙身分證明文件等,這些措施原本是要增加非法象牙貿易的困難度,但是管理配套卻不夠完善。根據英國廣播公司記者的調查發現,東亞地區的合法象牙店所販售的象牙幾乎都配有身分證,但是仔細一看就會發現身分證的照片和象牙實體,根本不吻合。這表示目前的管理系統有瑕疵,才會讓非法象牙假冒合法象牙、合法身分證重複使用的情況產生。 [7]

文化改變中 說象牙說「不」

長毛象的象牙交易是合法的,因此,俄羅斯和中國簽有特殊的貿易協定,將長毛象牙輸入中國,但是因為長毛象牙的顏色偏黃,對追求白、淨、高貴的象牙愛好者而言,較不具吸引力。

而象牙貿易合法化究竟是否可以改善非法盜獵的情況,目前還是未知數,大象是野生動物,就算合法蒐集象牙也沒有辦法阻止非法盜獵,只要象牙依然被視為奢侈品,殺戮行為就會不斷發生。

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的規範無法套用在風俗民情上,無法改變社會價值、讓象牙的需求量降低。於是,有些主流媒體開始利用公眾人物的力量,像是李冰冰[8],公開宣導呼籲、盼能增加民眾對大象的好感。

在西元2012年時,國際愛護動物基金會中國辦公室發起了一場關於瀕危物種非法貿易的宣導活動,在全國各地的機場、車站、郵局和海關,張貼海報宣導野生動物的保育意識[9]。這項活動獲得了廣大民眾的迴響,尤其是年輕人和學生。在國際愛護動物基金會中國辦公室的努力之下,現在和象牙、犀牛角等瀕危物種有關的銷售/廣告網站已被全面禁止。不過,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為了野生動物未來而戰的這場戰役,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所剩下的時間不多,現在就要立刻採取行動,這些象牙消費國需要做的不僅僅是宣示立場和不定期的扣押非法象牙,它們需要負起責任,讓整個象牙物流消費鏈透明化,讓非法貿易無所遁形,而更重要的是:教育大眾。

大象,為何如此重要?

從演化的角度來看,大象是象科的唯一後裔,因此對全球的生物多樣性有著相當獨特意義。象科大約在700萬年前出現於非洲,通過白令海峽擴散到歐亞大陸。在非洲以外的地區,亞洲象是少數至今仍活著的象科成員。

長毛象的滅絕大約發生在西元前4500年至4000年前,這種冰河時期的代表物種是當時人類的主食之一,直到西元前2500至2000年左右,還有一些殘存者居住在西伯利亞海東邊的爭吵島(Wrangle Island)。而現在,亞洲象是長毛象的僅存近親;另一種大型的史前哺乳動物-乳齒象,已完全絕跡,也沒有留下任何近親。[10]

從生態的角度來看,大象在它們的棲息環境扮演著重要角色,因為非洲草原象和非洲森林象的覓食習慣,經常將別處的食物帶到新環境,加上大象的消化過程不完整,有好幾種鳥類和昆蟲都靠大象便便為生。那些從大象消化道闖關成功的種子,如果沒有被其他生物吃掉,就會散布在自然環境中,有益於大草原和熱帶雨林植被的汰舊換新。因此,大象造就了當地的環境景觀,也影響了植物的演化,有些樹木的種子甚至利用大象散佈種子的特性,演化出需要經過哺乳類的消化道才會發芽的特性。

從文化的角度來看,幾千年來大象對人類一直有著特殊的意義,古代和中世紀歐洲時期,大象都被視為神話般的生物。


法國佩赫默爾洞(Pech Merle Cave)中的壁畫,,長毛象,距今約2萬4千年。

西歐有個著名的歷史事件與大象有關,在西元前218年至217年時,迦太基軍隊指揮官漢尼拔巴薩(Hannibal Barca)在對抗羅馬的戰役中使用大象,約有30幾頭大象從伊比利亞(Iberia)穿越歐洲西南部的比利牛斯山脈(Pyrenees Mountains)到高盧(Gaul),最後抵達羅馬,大象嚇人的外表幫助漢尼拔贏得戰役。

而在亞洲,象牙雕刻已經有百年傳統,還有考古證據顯示,在中世紀時中國就透過印度洋貿易的方式從東非進口象牙,隨著現代化武器、後勤和市場需求的增長,中非兩地之間的非法象牙貿易正是威脅野生大象族群的罪魁禍首。

同樣地,象牙在20世紀的西方也是生活中常見的用品,像是宗教物品、珠寶和精緻的裝飾品,都是用黃金、銀和象牙製作的。


天使,取自聖母加冕的局部細節,多彩象牙雕刻,創作於西元13世紀,現收藏於巴黎羅浮宮,為羅浮宮與保利藝術博物館交換的藝術品。照片來源:維基百科。

在19世紀末期,西方世界對象牙的需求約佔全球需求量的40%。

直到1980年代,鋼琴製造商依然象牙買賣的大宗,因為當時的鍵盤是象牙做的。隨著大象被列入CITES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相關的法律規範亦逐步落實,禁止象牙的使用,開始以其他人工合成的象牙或是長毛象的象牙來取代。

身為一位公民,我可以做什麼?

大象是地球上大型動物的代表生物之一,是相當獨特的遺產,應該要留給後代子孫。持有家族世襲的象牙製品是合法的,但是若將這些象牙製品放到網路上販售,等於無意間推動了在網路上非法販售象牙的行為,而這樣的行為目前還缺乏嚴格的回溯政策。

為維護大象的未來,我們應該:

  • 拒絕使用和購買由象牙(身體部位或器官)製成的任何產品,無論作為藥品、裝飾品或是習俗儀式。
  • 支持保護大象棲息地的計畫
  • 如果發現非法的象牙交易,請通報當地的詐欺保護機構。
  • 如果在網路上發現可疑的象牙交易,請向有關單位通報。
  • 減少或避免消費可能會造成破壞大象自然棲息地的產品,可以的話請參考產品的環境責任資訊來做選擇。進口木材與非洲森林象的消失關係密切,棕櫚油也是,許多國家(如獅子山共和國)都為了棕櫚油而犧牲了大面積的雨林。
  • 如果負擔得起的話,請支持生態旅遊,讓您的孩子有機會親眼見到這些奇妙生物。像是到肯亞、坦桑尼亞、尚比亞、納米比亞和南非等地,都有機會與非洲草原象相遇。如果想遇到神秘的非洲森林象,可以到加彭和剛果這些有專屬研究機構的熱帶雨林國家。
  • 如果替大象的未來感到擔憂,亦可以捐款給推動大象保育的基金會,和身旁的朋友分享大象面臨的威脅、呼籲與響應更嚴格的象牙交易規範。

參考資料

  1. http://www.cites.org/eng/elephant_poaching_and_ivory_smuggling_figures_for_2013_released 
  2. http://africaupclose.wilsoncenter.org/chinas-investments-in-africa/
  3. http://www.bbc.com/news/world-africa-27368877
  4. http://www.wildlifeextra.com/go/news/gabon-oil.html#cr
  5. http://www.berggorilla.biz/en/gorillas/countries/other-countries/other-countries-article-view/artikel/oelexploration-in-gabun/
  6. http://www.savetherhino.org/rhino_info/thorny_issues/is_elephant_and_rhino_poaching_funding_terrorism
  7. http://www.bbc.com/news/world-asia-china-26167893
  8. http://www.unmultimedia.org/radio/english/2013/05/chinese-actress-li-bingbing-advocates-for-saving-african-elephants/
  9. http://www.ifaw.org/china/news/peace-goes-with-elephants
  10. Thomas M.G., Hagelberg E., Jone H.B., Yang Z., Lister A.M. (2000) - Molecular and morphological evidence on the phylogeny of the Elephantidae - Proceeding of the Royal Society – Biological Sciences http://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16908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