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中國】 捍衛環境反遭陷入獄 海南公務員劉福堂:「此生無悔」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綠色中國】 捍衛環境反遭陷入獄 海南公務員劉福堂:「此生無悔」

建立於 2016/11/03
作者:任明超(中國青年報海南站記者)

這個故事可能有些悲傷,卻不至於令人絕望。

筆者常年生活在海南島,就職於北京一家全國性媒體派駐海口的記者站。因工作關係,對生態議題多有關注。

海南島與台灣島大小相差無幾,氣候亦極為相似,生態環境雖各有千秋,卻同樣異常美麗富饒,以致於海南島向遊客銷售的不少熱帶水果都帶有台灣印記,比如台芒1號、台灣黑金剛蓮霧等等。

由於1988年才建省,海南在國內的開發建設算是比較晚的。因其地理位置偏僻,開發起來,也只能以旅遊業為導向吸引外來資本。可想而知,旅遊業的上下游包括旅遊景區、高檔酒店、旅遊地產等等,其開發目標自然是海南島風景最美、生態最好的大海、大河、大山。

海南島最北端的海岸風光。

海南島最北端的海岸風光。圖片來源:《中國青年報》記者任明超。

中國的環評怎麼評

台灣的朋友可能不太瞭解,在大陸,幾十年前就有了在建設活動之前要進行環境影響評價的制度。 1979 年已經頒佈《環境保護法(試行)》使環境影響評價制度化、法律化。 1981年發佈《基本建設專案環境保護管理辦法》專門對環境影響評價的基本內容和程式作了規定。後經修改,1986 年頒佈《建設項目環境保護管理辦法》,進一步明確環境影響評價的範圍、內容、管理許可權和責任。 2007年,環保列入官員政績考核,實行一票否決。

2015年元旦,被譽為史上最嚴的新修訂的環保法開始正式實施。最嚴環保法大幅提升了處罰力度,企業破壞環境必須要考慮違法成本。公益團體也被明確可以作為訴訟主體打環境官司,環境資訊公開和公眾參與亦被列入新的環保法中。

下有對策

然而,再好、再嚴的法律也需要有效的執行,否則它就僅是幾張紙片而已。所謂執行,並非只是執法機構的事,它也需要民眾、企業、社會組織以及政府的自覺、自省。

一個有趣的報導10月底被發表在媒體上:秦兵馬俑所在地陝西省西安市長安區環保局的官員為了政績,不惜對國家直管的長安區監測站下「毒手」。他們私自截留鑰匙並偷記監控電腦密碼,用棉紗堵塞採樣器,干擾空氣品質資料獲取,假造資料,環保長安分局局長、監測站站長、副站長等人因此被警方帶走,面臨法律的審判。

由此可見,這些官員的膽量有多大。不過,筆者相信,長安區環保局的事還僅僅是冰山一角。為了升遷、為了政績考核、為了經濟利益而肆意破壞生態環境的事情並不少見,從公開的新聞報導中,每天幾乎都有新的內容。

守護環境的良心公務員

筆者有幸參加9月初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組織的兩岸環境記者參訪團,曾在與台灣環保人士交流時提起過發生在海南島的一個案例。這個案例就是那有些悲傷的故事:海南省林業局一位退休官員劉福堂因為如實調查生態破壞事件、如實在微博上報導建設火力發電廠的反對聲音,惹怒當地掌權者,最終竟被當地法院以非法經營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三年,並處罰金。

身材高大的劉福堂老先生2009年退休前已是國內知名的環保人士,他的公職雖是海南省森林防火辦主任,但卻對破壞生態環境的「公家」從不留情,通過督導環境破壞案例、接受媒體記者採訪、為平民百姓撐腰等等方式,踐行他在環境公益上的「天地良心」之理念。

劉福堂

劉福堂。圖片來源:《中國青年報》記者任明超。

串聯環境社群 凝聚守護力量

2011年初,微博客在大陸興起,劉福堂也有了新的「陣地」。 4月份,劉福堂在新浪微博註冊第一個微博帳號《海南劉福堂》。在一年時間內,這位退休官員共發佈3100多條微博,粉絲數量達到1.6萬人。在使用微博之前,他已通過新浪博客、天涯論壇等網站持續發佈海南環保動態,發表數十萬字調查文章。

筆者曾多次採訪劉福堂,深知他有一個北方人典型的「烈性子」:不懼危途,直顧前行,遇見萬丈深淵方才止住。劉福堂雖然知道前途莫測,卻未知黑手已然向他伸出。

就在劉福堂運營微博後的2個月,海南島東南角的萬甯市石梅灣沿海地區發生毀林慘案:巨型國企華潤集團因建設豪華酒店肆意毀壞濕地水椰及百餘畝海防青皮林,並與地方機構竄通,美名其曰「移植實驗」。

水椰、青皮林均是石梅灣地區特有的濕地植物品種,佔地上萬畝,並被列入海南建省後宣佈的第一批省級重點風景名勝區和自然保護區名單,其珍惜程度可見一斑。

海南水椰

海南水椰。圖片來源:《中國青年報》記者任明超。

揭不開的破壞真相

當地民眾在網路上曝光了水椰、青皮林被毀的情況並向劉福堂求助。劉福堂隨即約請兩名環保記者自費前往調查,並將調查情況即時發佈在自己的微博上。筆者和其他媒體同行是劉福堂微博的常客,看到這樣的新聞線索紛紛與其聯繫。

記者的調查迅速引發全國輿論的關注。然而,華潤這樣的巨型國企早有預謀,在記者面前,他們謊稱並非毀林,而是水椰移植實驗。當地政府主管部門則含含混混忽悠記者:確實有水椰移植實驗專案,但不清楚誰負責。國家林業局亦接到有關投訴,卻並未公開發表任何調查結論。

輿情洶洶,竟不能讓毀壞水椰、青皮林的真相浮出水面。以致於有網友說:「所有的呼籲者幾乎完敗。」完敗者當然包括劉福堂,但劉福堂仍然執著於環保公益,在他看來,水椰事件的調查報導,就是一次最好的環保意識覺醒教育。

依循良心的環保人士

止不住腳步的劉福堂迎來新的「戰鬥」。 2012年,劉福堂再次利用微博和博客對海南島西南部的鶯歌海鎮一處火電廠選址問題引發的爭議進行報導。因選址問題,已在當地引發了群體性事件,當地居民上街示威,甚至破壞鎮政府設施。這是當地政府所不允許的,也是最懼怕的,筆者的一篇相關報導即被有關高官訓斥:如果引發新的事件,小心麻煩。

不怕艱險 掀起環保浪潮的劉福堂們

退了休的劉福堂顯然已不能再被被當地官員所容忍。最終,他們找到了下黑手的縫隙:劉福堂自費在香港出了三本書,在海南島內非公開的售賣,這可以被定性為非法經營。

國內輿論紛紛聲援環保鬥士劉福堂,法院以判刑3年緩刑3年而結案。因此案被關押數月的劉福堂判決後回到老家,期間一直思考自己的環保生涯。緩刑期滿後,年界七旬的老人劉福堂更堅信自己所信奉的環保原則:天地良心,此生無悔。

筆者自然也看到,環境保護在大陸雖步履艱難,甚至面臨人身危險,但正是因為一個個像劉福堂一樣的環保人士在奉獻、在鬥爭,才有了社會環保意識的全面覺醒,才有了最為嚴格的環保法,也才有了更多官員、資本大鱷對司法的敬畏。

這不正是可以看到的有希望的未來嗎?

海南島也屢番出現在集水區開發或從事農業活動的情況。
海南島的集水區經常被非法開法,圖示為在水庫旁從事農業活動。圖片來源:《中國青年報》記者任明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