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友善農法讓老鷹飛 劇毒性加保扶禁令 即日起生效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推友善農法讓老鷹飛 劇毒性加保扶禁令 即日起生效

保護農人、製造者和野生動物 創造多贏

建立於 2017/01/10
本報2017年1月10日台北訊,特約記者廖靜蕙報導

經過2年多來的公告,從2017年元旦開始,「40.64%加保扶水懸劑」、「44%加保扶水懸劑」、「37.5%加保扶水溶性袋裝可濕性粉劑」及「24%納乃得溶液」等四種劇毒農藥產品,正式禁止販售使用。上述農藥不但危及製造者及操作者,更可能影響公共安全,特別的是,這項禁令是在保育團體積極倡議下促成。

廣用加保扶毒鳥 連累黑鳶

俗稱老鷹的黑鳶,有撿食腐肉的習性,1970年代前是農村、平原常見的猛禽,1980年代前後突然大量消失,短短數十年間就從普遍可見變成瀕臨滅絕。屏科大鳥類生態研究室於2012年從發現的兩隻中毒黑鳶體內,驗出加保扶,首度揭開農藥毒殺真相;加保扶是最常用的一種,黑鳶雖不是毒殺的目標,卻因撿拾死鳥間接中毒死亡。

秋冬季節,部分農民使用農藥導致鳥類死亡。攝影:廖靜蕙。

屏東科技大學鳥類研究室研究助理洪孝宇指出,加保扶是導致動物中毒死亡的原因之一。回顧加保扶使用歷史,可追溯到1970年代,加保扶被視為廣效性殺蟲劑引入台灣,一些農民在使用過程發現防治鳥害特別有效,為了保護農產而使用。

1980年代盛行將稻穀直接撒播田中的水稻植播法,然而這個方式雖節省育苗插秧的成本,卻招致鳥、鼠啄食破壞。為了保護農田生產,一部分農民會將稻種先行浸泡好年冬等劇毒農藥,撒在田埂或路旁,讓前來覓食的鳥、鼠死亡。當年的農業刊物都普遍如此教導,只是他們以為只要毒殺數隻鳥類即有嚇阻效果,但這幾年經過研究人員調查,一些農地因此死亡的鳥類數量,在幾公頃之內就達數百隻。

屏東科技大學鳥類研究是首度發現體內殘留加保扶成分的黑鳶。圖片來源:屏科大鳥類研究室。

這種方式至今仍持續在台南部分地區使用,每年第一期稻作前,常有毒鳥情況,造成包括水雉、彩鷸等,這類數量已經不多、國家動用資源保育的鳥種。

農地毒鳥的高峰期是在秋冬季,遭殃的鳥類以麻雀和斑鳩最多,其中不乏保育類鳥種以及一些大型雁鴨科和度冬水鳥。

至今,除了在台南,其他像是水稻和小麥收成、紅豆和玉米播種、甚至是部分水果(如蓮霧),農民使用毒殺方式防止鳥害仍有所聞。

這幾年仍然陸續發現11隻中毒黑鳶,其中4隻經檢驗確認是加保扶中毒,另有3隻是老鼠藥中毒。除黑鳶外,石虎也有遭加保扶毒殺的案例;另根據家畜衛生試驗所報告,在2011至2013年受理的24件疑似犬隻中毒案件中,就有13件是加保扶中毒,且高劑量指向人為故意毒殺。


黑鳶中毒後續處理統計表。製圖:屏科大鳥類研究室提供。

劇毒性農藥 防檢局:找到替代品就禁

農委會農業藥物毒物試驗所所長費雯綺解釋,禁用高濃度(劇毒性)農藥是全球趨勢,它們尤其危及農民或製造者的安全。他解釋,加保扶、納乃得屬於「有效成分」名稱,這次禁用的是劇毒性產品,市面上仍有一款3%粒劑、中毒性的加保扶產品。而高濃度的有效成分雖可經稀釋而減低濃度,但在製造及接觸過程,仍具有高度風險。

防檢局副局長馮海東表示,劇毒性農藥常被誤用,例如加保扶,常誤用於毒鳥,也易傷及農民與他人,因此,禁用劇毒性農藥是保護農人、製造者,也避免無辜第三方受害及降低公共安全風險。

疑似中毒死亡的鳥類,被居家貓咪帶回家。攝影:廖靜蕙。

防檢局已於2014年12月17日正式公告「40.64%加保扶水懸劑等四種農藥為禁用農藥」,2016年1月1日起禁止製造、加工及輸入,並自今年1月1日起禁止販賣及使用。防檢局訂兩年的緩衝期,讓藥商能適度消耗,不要因庫存過多造成損失;元旦開始,不但不能賣,民眾也不得使用。

這項禁令看似悄悄上路,其實防檢局已於去(2016)年底函文各縣市政府,也針對全台進行聯合檢查,馮海東表示,皆已充分告知各縣市以及販售業者,應當沒有問題。不過,截稿前藥毒所「劇毒性成品農藥名稱」4項產品仍未標註為禁用。

藥毒所網站截圖,截圖時間2017年1月10日上午八時。

馮海東指出,依據農藥管理法規定,販賣或意圖販賣而陳列、儲藏禁用農藥者,最高可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非法使用農藥者,最高則可處新台幣15萬元罰鍰。

不過,禁用並不代表毒鳥事件不會發生,重要的還是農民對農損的主觀感受,想法不改變,毒鳥的事件仍會存在。「禁用加保扶只是一個手段,更重要的是讓農民了解毒殺對環境的危害,否則農藥種類繁多,難保不會有其他替代的毒鳥藥物出現。」洪孝宇表示。

2014年10月,以調查農地毒鳥為主題的臉書社團「寂靜的秋天-農地毒鳥回報社」成立,洪孝宇也是社團主持人之一,至今該社團已接獲227筆毒鳥回報,地點遍布全台灣,死亡的鳥類涵蓋25科55種,共計5,174隻。

「使用毒殺方式固然在短時間內方便有效,但結果就是造成長期生態失衡的惡性循環。」洪孝宇說,以往每當發現農地毒鳥,經常引發鳥類和生計孰重的爭論。

這些年來,他跟著學習也逐漸了解農業與農法,他認為政府應於政策上推廣友善環境的防鳥害方式。「例如水稻結穗時拉平行棉線、豆科作物使用機器播種,其實都可以達到很好的效果。」


推動友善農法,讓黑鳶/鶆鴞(閩南語)飛翔穹蒼 。攝影:謝季恩。

目前國內尚餘11種劇毒性農藥產品未禁,「這些產品只要找到替代方案就禁。」還有哪些劇毒性農藥產品尚未禁用?[1]馮海東盤點現況,好勝達及磷化鎂使用於密閉空間燻蒸,需操作許可,目前無替代性,暫時不處理。巴拉刈惡名昭彰之處,在於至今仍未有解藥,兩項巴拉刈產品將積極尋覓替代方案,在此之前則嚴加管制;用來使用在土壤,抑制地下害蟲的有機磷產品,目前全世界尚未有替代性藥劑。

註1:11項劇毒性農藥名單

  • 殺蟲劑I049好達勝(ALUMINUM PHOSPHIDE)57﹪袋劑
  • 殺蟲劑I049好達勝(ALUMINUM PHOSPHIDE)55﹪片劑
  • 殺蟲劑I049好達勝(ALUMINUM PHOSPHIDE)57﹪片劑
  • 殺蟲劑I170磷化鎂(MAGNESIUM PHOSPHIDE)66﹪片劑
  • 殺蟲劑I170磷化鎂(MAGNESIUM PHOSPHIDE)56%產氣劑
  • 除草劑H025巴拉刈(PARAQUAT)24﹪溶液
  • 除草劑H028巴達刈(PARAQUAT-DIURON)33.6﹪水懸劑
  • 殺蟲劑I054托福松(TERBUFOS)10﹪粒劑
  • 殺蟲劑I155福瑞松(PHORATE)10﹪粒劑
  • 殺蟲劑I167毆殺滅(OXAMYL)10﹪溶液
  • 殺線蟲劑N001芬滅松(FENAMIPHOS)40﹪乳劑

作者

廖靜蕙

環境記者/自由撰稿人。從事社工10餘年,認知到畢竟是人的社會,再弱勢的人都可以為自己發言,決定轉投生態保育,為無法以人類語言發聲的生命與土地寫報導。現居台北市,與貓先生、龜小姐,微曦中閱讀,斗室中寫作。個人粉專「小麻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