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臨汾空污爆表 政府對策:嚴禁燒煤煮飯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山西臨汾空污爆表 政府對策:嚴禁燒煤煮飯

建立於 2017/01/26
作者:王一葦(澎湃新聞國際版《第六聲》撰稿人);翻譯:奇芳

今年初山西省臨汾市的大氣二氧化硫濃度嚴重超標,但政府給出的官方解釋卻遭到環保活動者和市民的一致質疑。該市環保局副局長張文清上週告訴當地記者,居民燃用散煤佔有市區燃煤二氧化硫總排量的70%以上。

烹調煙氣排放常常被為地方官員列為霧霾的一大來源。1月9日,北京市政府建議居民在嚴重空氣污染時盡量避免煎炒炸等烹飪方式,減少室內顆粒物。2016年9月,河北省保定市政府甚至禁止居民燒煤做飯,以此來遏制霧霾。

Article image

臨汾是二氧化硫濃度最高的城市之一。圖片來源:中外對話

臨汾居民對當地極其嚴重的污染深表憂慮,張文清的上述言論是對此做出的回應。1月4日,「中國氣象愛好者」的微博公佈了臨汾市的二氧化硫指數,並附上了臨汾與中國其他城市污染指數對比圖。微博中寫道:「在周邊一片兩位數的濃度裡,臨汾逆天地搞出了個『1152』(微克/立方米)」。

2017年1月4號,全國二氧化硫指數,臨汾的指數到達每立方米1152微克。來源:中國氣象愛好者/微博

據臨汾市環保局網站報導,1月9日下午副市長閆建國對該市最近的二氧化硫爆表公開向市民道歉。面對電視鏡頭和眾多記者,閆建國表示接受最近公眾和媒體的批評,並列出了新的治理舉措,包括及時公佈各類信息數據,加大二氧化硫危害和預防的宣傳,加強對有害污染物來源的控制等。

二氧化硫是煤炭和石油等化石燃料燃燒產生的一種污染物。據世界衛生組織的說法,高濃度的二氧化硫會損傷呼吸系統,並與心臟病的入院率提高相關。世界衛生組織指出,二氧化硫的濃度應控制在20微克/立方米以下,而人體在高於500微克/立方米濃度的暴露時間不能超過10分鐘。相比之下,非政府組織經營的空氣數據網站Aqistudy.cn的數據顯示,1月初臨汾市二氧化硫濃度曾持續數小時高達700微克/立方米以上,最高在1月4日晚間達到1331微克/立方米。中國科學院的氣象學博士後李汀在自己的社交媒體上貼了兩篇文章,進一步提醒人們警惕高濃度二氧化硫。

她在第二個帖子裡,提到了撥打臨汾市環保熱線後的沮喪。李汀這樣描述接電話的工作人員:「我能感覺到對方的傲慢……儘管他們語氣非常友好,但不願提供任何有效信息。」這個帖子在微博上不到12個小時就被刪掉,但在李的微信公眾號上還能看到。

張文清所做的解釋並未消除公眾的疑慮。一位微博用戶寫道:「大家這麼多年來每天都用煤做飯,怎麼就今年的污染這麼重呢?」

綠色和平東亞氣候與能源項目主任董連賽在接受澎湃新聞國際版「第六聲」採訪時說,他也對臨汾市政府關於家庭燃煤是污染主因的說法表示質疑。董連賽還告訴「第六聲」:「根據綠色和平的分析,即便在非供暖季節,臨汾仍然是中國二氧化硫排放量最高的城市之一。」他還拿出一張美國航空航天局(NASA )的地圖,從這張圖上可以看出,在2016年臨汾有7個月的時間二氧化硫濃度持續偏高。「第六聲」在環保部的數據中看到,發電和工業生產是2014年山西省二氧化硫排放的兩大主要來源,分別占到45.6%和32.6%。

公眾環境研究中心創始人兼主任馬軍告訴「第六聲」,張文清的說法很難證實,因為臨汾很少公佈當地企業的排放信息。馬軍說,臨汾沒有執行環保部2013年頒布的法規,該法規要求各地主要污染企業應當在當地政府的監督下公開其排放數據。在公眾環境研究中心公佈的2015-2016年度城市污染源信息公開指數中,臨汾市在120個城市中排在倒數第3位。

臨汾市的二氧化硫濃度從上週五開始下降,本週二已經低於100微克/立方米。董連賽說政府啟動了應急預案,關閉了高排放的企業,但這些短期措施無法保障清潔空氣長遠目標的實現。他說:「只有通過加強監管和監測,環保部才能結束這場貓抓老鼠的遊戲,讓企業學會自己遵守規則。」

※ 本文轉載自 中外對話,英文原文首發於滂湃新聞第六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