鯨鯊、鯨鯊 你要去哪裡?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鯨鯊、鯨鯊 你要去哪裡?

建立於 2017/02/12
作者:洪佳如(花蓮縣東華大學華文所)

這幾個晚上以來,小安沒有告訴媽媽,自己時常夢見自己在大海裡飛翔,大張著手臂,海洋從頭頂透出了光芒。不會游泳的他,夢醒之後,手臂好像還記得水波流動的方向,感覺到自己正在飛翔。 

陽光透過海面。圖片來源:Pexels。CC0

這天是學期裡的最後一天,放學後,木麻黃上的蟬聲,一棵樹緊接一棵四起,嘰─嘰─聲,聽在小安耳裡好刺耳,這些蟬兒怎麼會這麼吵!真讓人受不了! 

摀著耳朵,小安奔跑在回家的路上。明明背上的書包,是這學期以來最輕的時候,但是……小安卻覺得今天的書包好重、好重,重到都快揹不動了;從學校回家的路雖然不長,卻被小安緩慢的腳步,走得好遠、好長。 

如果可以的話,他真不想回家,想要回一個會把他送走的家。 

小安會那麼抗拒回家不是沒有道理,每年只要到了暑假,小安就得大包小包回屏東阿公家,小安不只一次想要和媽媽抗議:「我已經長大了!可以一個人在家!」但是睡覺前,媽媽總是溫柔摸著他的額頭。於是小安的憤怒,被他收進心中小小的盒子裡。

※  ※  ※ 

坐長途火車,總讓小安覺得屁股快要裂開啦!可是,只有這時候的媽媽,能夠輕鬆遠望著窗外風景,好像窗外所有的一切,都能抓住她的目光和注意。小安真喜歡看見這樣放鬆的媽媽,而且說實在話,回阿公家,其實沒有什麼不好的啦……。只是小安特別討厭被丟下的感覺。 

想到這,小安又鼓起了兩邊臉頰。 

「小安,阿公、阿嬤很想你呀,大海也是。」像是讀懂了小安臉上的表情,媽媽這樣對小安說。 

大海也是?聽到這句話時小安疑惑的抬頭看著媽媽,海,也會想念人嗎?媽媽是不是坐火車坐迷糊了啊? 

唉,無論大海想不想自己,這個暑假都要在阿公家度過了。 

火車才剛抵達車站,小安老早就看見阿公、阿嬤,熱情的朝他和媽媽大力揮舞著手。阿嬤三步併作兩步,顧不著阿公在旁氣喘吁吁,急急迎向他們。他在心中嘆了一聲,只有自己才聽得見的氣,那麼輕,那麼小心,但還是不小心被媽媽發現了。 

媽媽一句話也沒有責怪他,只是輕輕的握了握自己的手,小安懂了媽媽的安慰。 

※  ※  ※ 

回到阿公家為他準備的房間,小安趴在竹席上,側耳聽著媽媽和阿公、阿嬤客廳聊天的聲音。他知道,媽媽馬上就要走了,公司不准媽媽請太長的假。 

但小安倔強的認為,只要沒有好好說再見,就不算是真正的離開。就像每天晚上,媽媽沒有打開房門,跟他說聲晚安,小安就不會真正的閉上眼睛睡覺,如果媽媽忘了,他就會到隔壁敲敲房門,提醒她。 

為了趕緊忘記心中難受的感覺,小安數著剛剛在火車上記得的站名,催促自己快快入睡。閉上眼睛,小安感覺到淚水正細細柔柔的爬過臉龐,搔得他的臉癢癢的,讓人有點想笑,唉,想當個勇敢的男孩子,怎麼那麼難啊? 

待在媽媽小時候的房間裡,微風溫柔的吹了進來,弄響了掛在窗簷下的風鈴,陽光照在他身上,好像蓋了一層暖暖的棉被。小安打了一個大呵欠,還是在阿公家睡午覺最舒服了……。 

看著孫子醒來後的第一件事不是問媽媽去哪裡,而是踮起腳尖翻著客廳牆上的日曆,兩個老人家無奈對望。什麼時候開始,以前那個愛笑的孫子,每年回老家卻失去笑容呢? 

以前小安知道媽媽要離開,不免大哭、大鬧,不過總過幾天就好了,現在小安不哭不鬧的反而令人更加憂心。 

※  ※  ※

「小安啊,不然這樣,阿嬤帶你去出去繞繞,好唔?聽附近囝仔講,海生館真好玩咧。」阿嬤從藤椅上站起身來問著小安。 

「要去你們祖孫去,我整天都在海上看魚游來游去,還專程去海生館?浪費錢。」身為漁夫的阿公擺了擺手,他活到這個歲數了還真不懂,水族箱裡的魚有什麼好看的,要看魚,就要到海上去,到海上,才能看到魚怎麼游,才能看見海是什麼顏色。 

「三八,又沒有人問你,惦惦好否?」阿嬤沒好氣的回了阿公一句,沒有回阿嬤話,阿公逕自往庭院走去,吃力的踩著野狼摩托車的引擎。 

「你要去叨位?我帶小安去海生館,你留在家顧厝。」阿嬤急急喊著。 

「乖孫走吧,我帶你去見見我的老朋友!」小安看著阿嬤,又看看阿公,忐忑的小跑步跟上阿公的腳步,只是現在的他,實在沒什麼心情去看阿公的老朋友。 

不管了!小安戴上太大的安全帽,每一次經過馬路上窟窿,都震得他的頭越來越痛。沒想到,沒多久海生館幾個大字在眼前,咦?阿公不是剛剛才說不要去海生館嗎?怎麼帶他來這裡?還有阿公的老朋友呢? 

※  ※  ※ 

「小姐,兒童票,一張!」售票亭內傳來阿公洪亮聲音。 

「小安,我的老朋友就在海生館裡,你一個人進去找他,我四點來接你。」阿公指了指手上金表和小安手上的電子表,轉身就要離開。 

「可是阿公,你還沒有跟我說,你的朋友長得怎麼樣啊!要是我在裡面找不到怎麼辦啦?海生館這麼大!阿公!」小安緊捏著門票大喊著。 

「安啦,安啦。」無奈的小安,望著阿公瀟灑離開的背影,嘆了口氣後,只好跟著人群前進,還好現在是暑假到處都是人。小安聽見前方傳來驚呼聲,趕緊鑽上前去,抬頭望見一隻大魚正在飛翔。 

海生館的鯨鯊。圖片來源:我們的島-鯨鯊要回家

「哇!」小安睜大著眼,大魚身旁緊貼著小魚,兩隻魚在水裡一同飛翔。大魚身上有著漂亮的白色斑點,小安的目光緊緊跟隨著大魚每一次的轉身。大魚不斷的迴圈,一圈、兩圈、三圈、四圈……。 

小安從一開始的雀躍,到看見大魚迴轉第五圈時,不知道為什麼,心裡頭悶悶的好難受。 

「鯨鯊……」小安跟隨著指示默念出聲,他覺得好奇怪鯨鯊?到底是鯊魚還是鯨魚啊? 
「小朋友,你一個人來海生館嗎?」突如其來的詢問讓小安嚇了一大跳。 
「我、我阿公在外面等我。」小安緊張的嚥了口口水,害怕導覽員姊姊將他趕走。 
「這樣啊,這隻鯨鯊叫做家家,當初,家家不小心闖進漁網被附近漁夫通報後,才送到我們這裡照顧。」導覽員抬頭望著鯨鯊迴圈的身影說。 
「家家牠……想要回家嗎?」小安問。 
「而且妳看!家家牠的尾巴都出現了傷口耶,牠每天在小小的玻璃裡打轉一定很痛苦,很想回家」像是怕導覽員沒看見似的,小安拉著她的手,兩人跟著家家游泳的速度前進。 
「可是在這裡,我們會好好照顧牠呀,三點鐘快到了,等一下就可以看見家家吃飯的樣子了囉。」導覽員點點小安的手表,要他再耐心等等,三點的餵食秀就要到了。 

小安決定哪裡也不去,安靜站在水族箱前,因為家家在說話,說牠想回家,他聽得見。

等到小安回過神來,時間早已經超過四點,「糟糕,阿公一定等得不耐煩了!」急忙跑出海生館,只看見阿公一言不發坐在老摩托車上,小安怯生生的抬頭看著阿公,深怕看見阿公不耐煩的眼神。 

「小安,好玩唔?」阿公問。 
「嗯……。」 
「你有看到阿公的老朋友唔?」 
「啊!我只顧著看家家,忘記找阿公的朋友。」小安壓根忘了這件事,驚慌失措起來。 
「不要緊,不要緊,你玩得愉快最重要。」小安坐在阿公的老野狼後,心裡頭藏著許多疑問,但最讓他掛心的還是水族箱裡的家家,太陽下山了,牠會不會停止繞圈休息一下呢?

※  ※  ※

「您的電話將轉接至語音信箱,嘟聲後開始計費,如不留言請掛斷……。」,小安半邊的臉頰緊貼著話筒。媽媽因為工作的關係,不能時常接電話,想念她的時候,只能像這樣,用錄音的方式讓媽媽聽見自己的思念。 

小安記得媽媽曾說過,借住在阿公家長話要短說,不要浪費電話錢,於是,他快速對著話筒說了一句:「媽媽,我今天看到家家了!」 

※  ※  ※ 

那天晚上,小安始終念念不忘家家游泳的樣子,家家不斷在他的腦海中反覆出現,從左邊游到右邊,又從右耳穿過了後腦勺。 

他躺在竹蓆上,大張著手臂彷彿正在划水。想念家家讓小安感覺前些日子的夢境又回來了,大海,讓不會游泳的小安感到既熟悉又陌生。 

對了!還沒跟阿公、阿嬤說晚安呢!進入夢鄉前,小安忽然想起了這個每天必做的儀式,急忙跳下床。 

「阿公、阿嬤晚安。」阿嬤扭開了床頭燈,看清楚原來是孫子道晚安後欣慰的笑了,阿公老早睡著了,關門前還聽得見阿公的打呼聲呢。 

「媽媽晚安、家家晚安、阿公阿嬤晚安。」關掉電燈後,小安漸漸覺得在阿公家的日子不像想像中那麼孤單。

※  ※  ※

「阿公,我們什麼時候再去海生館?還有你說的老朋友,到底是誰呀?」這天一大早,小安在阿公身邊跟前跟後,忙碌的阿嬤在庭院裡曬著魚網,一面瞅了丈夫一眼,丈夫又胡亂說些什麼了?到底是哪個老朋友,怎麼連她都不知道? 

阿公答應小安,他願意每週帶小安上一趟海生館,不過……得有個前提條件才行,就是他這孫子,得跟乖乖他出海捕魚一次才行! 

「什麼?我不要!我又不會游泳,掉進海裡怎麼辦?」小安打死都不答應阿公這個要求!旱鴨子的他就連學校的游泳池都不敢下去了,何況大海那麼深耶。 

「唉,別人若是知道,我的孫子連上船都不敢,我怎麼擔當得起漁夫這個名?」阿公喝了一口茶,搖搖手中竹扇,沉思了一會。 

「再說……要不是阿公當年救了家家一命,你怎麼看得到我這位老朋友?」阿公放下茶杯,眼神望向遠方。 

「什麼?阿公你說的是真的嗎?」小安驚訝的問,難不成阿公嘴裡常掛念的老朋友就是家家?看見乖孫聰明伶俐的模樣,阿公開心地瞇起雙眼,眼角的魚尾紋,像是湖水裡散開的好看漣漪。

※  ※  ※ 

「嘿啊,家家是我十年的老朋友。」阿公回想那年出海,他看見了被人拋棄的定置網,纏住了一頭身上佈滿白色斑點的憨鯊,也就是鯨鯊。會說牠憨,不是沒有道理,因為牠實在不怕人,許多漁夫看到牠都會想著要抓來賣。 

眼前這隻被網子纏身的憨鯊,身體不過兩公尺,恐怕才出生一、兩年吧? 

「你別驚,阮不抓你」當阿公聽見自己說出這樣的話時,自己都被自己嚇了一跳,天底下哪有漁夫不抓魚的道理? 

恐怕是受到女兒影響吧。長年在外地辛苦工作的女兒,這次回到娘家待產,時常帶著便當一個人挺著大肚子站在海邊,只怕爸爸餓著肚子。有時出海即使半天下來,漁獲少的可憐,但看見海風將女兒一頭長髮吹亂的模樣,心裡就感到一絲安慰。 

「妳來幹嘛?」嘴硬心軟的他,明明心內歡喜女兒返家,卻又擔心的不得了,還記得當年老婆懷孕時,光聞到海風就反胃,女兒怎麼受得了吹海風? 

※  ※  ※ 

「我想要讓我的孩子,從小就聽海聲長大啊,因為我們是靠海養大的孩子嗎。」想起女兒的笑容,讓他對眼前這條大憨鯊感到不忍。況且老一輩的漁夫們常說,如果看到大憨鯊的出現,要開心,因為這表示附近有豐富魚群。阿公望著憨鯊,牠的出現,就像這片海的祝福,也軟化了他的心,讓他放棄吃牠的打算,趕緊通報海巡署前來救援。 

「你都不知道,當初這條大憨鯊還小小隻的,十年來,被海生館養的那~麼大一隻,實在驚人。」小安入迷的聽著阿公說起這段往事,想起了每年生日,和媽媽一起吹蠟燭的光景,家家也有爸爸、媽媽嗎?牠們會想念牠嗎? 

「好!我答應阿公一起出海!」聽見孫子堅決的聲音,阿公有些訝異的抬起頭。 
「好、好,這才是我的乖孫!」 

※  ※  ※

撲鼻的海風有股鹹鹹的味道,小安不安的扶著繩索上船,謹慎的模樣惹得阿公呵呵笑。等到小安搖搖晃晃站在船上後,才發現,原來大海不是只有藍而已,而是有深有淺不同的顏色。

「原來,這就是家家的家啊……。」小安想起了媽媽曾說過,大海也會想念人,但是……從來沒看過海的自己,也會被大海想念嗎? 

阿公攏了攏小安的肩膀,鼓勵他克服心底的恐懼,眼前這片海就是小安初次出海最好的禮物。 

多看大海一眼,小安就覺得家家的水族箱越來越小、越來越小,小到快要不能呼吸了。「阿公,家家不能回大海嗎?」 
「說到這,最近海生館的人正好和阿公商量,要一起把大憨鯊重新放回大海。」 
「真的嗎?太好了。」聽到這小安的眼睛頓時亮了起來。
「憨孫,這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代誌……。」阿公的臉上,難得露出淡淡擔憂神情。 
「一隻鯨鯊最長可以長到二十公尺,抓到大憨鯊那年,伊還不過二公尺長,但現在,就算派一整個貨櫃車來,我都不敢保證,能夠安全送家家回大海。」 
「再說,離開大海十年的伊,能夠學會找食物,重新在這片大海活下去嗎?」當阿公正要開口繼續講下去時,看見孫子安靜望著大海,一雙出神的眼睛和女兒極為相似。 

聽見阿公的話,小安想起來那天的夢,在夢裡,明明在海裡,他卻上下不接下氣奔跑著,家家就游在前頭,陽光灑在牠身上,散發著雪白色的光芒,夢裡的家家不再受到水族箱的拘束,想往哪游,就往哪游,自由自在有如在海裡飛翔。 

雖然阿公的擔心不是沒有道理,但一想到家家終於可以回家小安就開心的忘了站在船上的恐懼,忽然,他用力的朝無人的大海揮舞雙手。

自然環境中的鯨鯊。圖片來源:擷取自《餘生‧共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