瀕危賽加羚羊染瘟暴斃 學者:來源可能是家畜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瀕危賽加羚羊染瘟暴斃 學者:來源可能是家畜

建立於 2017/02/14
本報2017年2月14日綜合外電報導,姜唯編譯;蔡麗伶審校

據英國BBC報導,西蒙古草原超過2000多頭賽加羚羊(Saiga Antelope)感染致死的傳染性小反芻獸疫(Peste des petits ruminants,PPR),可能進一步導致整個物種滅絕。

野生物保育協會(Wildlife Conservation Society,WCS)的科學家推測,該疾病的來源是家畜。

據研究人員描述,該疾病散佈速度相當驚人。「今年1月2日才出現第一個PPR確診病例。」科學家表示,「許多其他物種跟賽加羚羊棲息範圍重疊,包括高地山羊和大角羊。此外還有150萬頭蒙古瞪羚在蒙古東部遷徙時會經過疫區。如果小反芻獸疫往東邊擴散,影響蒙古瞪羚,將造成經濟和生態的大規模損失。」

Buuveibaatar Bayabaatar

母賽加羚羊。圖片來源:Buuveibaatar Bayabaatar/WCS

WCS獸醫學家Enkhtuvshin Shiilegdamba博士表示,已經有2500頭賽加羚羊死亡。所有動物屍體皆被焚毀,以避免傳染。Shiilegdamba和同事表示,這是此族群動物首次爆發致死性傳染病,甚至可能影響更廣泛的草原生態系統。

Buuveibaatar Bayabaatar

染病的賽加羚羊遭到焚毀。圖片來源:Buuveibaatar Bayabaatar/WCS

生態方面的主要潛在問題是,一旦該地區的野生動物消失,特有種雪豹的獵物會減少,健康和族群受影響外,也會更常進入農家搶奪家畜、更容易被農夫射殺。

英國皇家獸醫學院教授科克(Richard Kock)也認為此波疫情的潛在生態後果相當嚴重:「部分賽加羚羊可能會存活下來,但是這些健康狀況或免疫系統不佳的倖存個體,到了春天也會受到其他病菌的威脅,滅絕不是不可能。」

「消滅PPR必須靠幫家畜施打疫苗,使之從亞洲消失。有全球性的計畫可居中協調,但目前沒有任何資源挹注。」科克說。

WCS Mongolia

瀕危的蒙古賽加羚羊可能因傳染病而滅絕。圖片來源:WCS Mongolia

疫區的綿羊、山羊和其他家畜都已經接種,但是WCS亞洲區野生動物健康計畫獸醫法恩(Amanda Fine)認為,不止賽加羚羊棲地範圍內的家畜需要接種,其他受影響物種棲地範圍也要。

「我們必須確保疾病不會擴散到未受影響族群,才能保護僅剩的蒙古賽加羚羊免於滅絕。」法恩說。

參考資料

※ 本文與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林務局  合作刊登

作者

蔡麗伶(LiLing Barricman)

In my healing journey and learning to attain the breath awareness, I become aware of the reality that all the creatures of the world are breathing the same breath. Take action, here and now. From my physical being to the every corner of this out of balance's planet.

姜唯

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如果能為孩子實現一個願望,那就是人類與大自然和諧共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