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美惠:護樹貴婦教柯文哲怎麼玩香港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張美惠:護樹貴婦教柯文哲怎麼玩香港

建立於 2017/04/06
作者:張美惠(台灣護樹協會理事長)
香港。圖片來源:張美惠提供。
法國攝影師Romain Jacquet-Lagreze眼中的香港。

這張照片是法國攝影師Romain Jacquet-Lagreze 在香港拍攝的作品之一,我想用這張照片說說香港有什麼「好玩」的。

有幾年的時間我差不多每個月要到香港去開會,有時候一住就是一兩個星期,在香港我從來不需要買車子,因為香港的交通很方便,香港的交通甚至讓我很健康。

我記得有旅行社推廣過一個行程就是搭遍香港的交通工具,機場快線,地鐵,大巴士,綠頂紅頂的小巴,天星碼頭的渡輪,登太平山頂的百年纜車,我們俗稱「丁丁」的電車...真的非常的多元精彩,這些交通工具非常貼心的準時,也非常貼心的標示和提醒所有的旅客,讓即使是第一次前來香港的人都覺得很安全和安心。

我想到我在台北火車站的地下室迷路的經驗以及在下雨天的台北街頭苦等不到計程車的過去,公車的不友善,指標的不明確,身為台北市長對香港的評論竟然是「不好玩」,這讓我很訝異。

再講到馬路的品質,我真的沒有在香港的馬路上面遭遇過坐在Benz轎車上面都還會有突然咚隆的開進坑洞又爬起的經驗,香港的馬路並不算多,也不算寬,皇后大道也才雙線道,那麼小的馬路要乘載那麼大的車流量,這一點香港人真的很厲害,不!香港人告訴我們是當年英國殖民時建立起非常好的城市基礎和作業流程規範。

光是馬路品質,我想身為台北市長也應該覺得香港非常好玩才對,怎麼會說香港不好玩?

再說到市民最在乎的幾件事情,香港的廁所基本上都非常的乾淨,辦公大樓有點奇怪就是廁所要上鎖,這可能是有些人會在廁所裡面吸毒或是幹什麼壞事而產生的策略,但是乾淨整齊芳香是他們的廁所給我的感受,柯文哲做到了嗎?

還有綠地的部分,這一點決定了民眾的生活品質是否能夠有紓解壓力的地方,我查了香港的綠覆率竟然高達70%,香港的面積是新北市面積的一半左右,比台北市區大一點點,香港擠了700萬多人,但是綠覆地超過65%,也就是許多土地都是綠地沒有開發,香港政府也沒有因為30x30公分一塊磁磚大的土地就要價3000萬元台幣就把維多利亞公園給財團BOT大巨蛋了,而台北市人均綠地面積不到5平方公尺,這一點柯文哲覺得香港怎麼樣呢?

再講到國際性的文化藝術表演活動和奧運比賽的空間場地,我記得2008年奧運的時候我接待我的客戶觀賞在香港舉行的馬術比賽,讓我的客戶歎為觀止的是人潮疏散的快速性和安全性,我想柯文哲是不是有機會的話去參加一趟香港的熱門演出活動,然後想想台北市這個擁有全台灣最多行政資源和預算的地方跟人家比是拿什麼比雞腿?

香港當然也有做得不好的地方,比方說我很痛恨香港到現在還沒有做好垃圾分類,把菜渣和空瓶罐丟在一起對我來說簡直是大逆不道的事情,房價貴到沒有天良的程度,一般市民的居住空間非常狹窄,而高度資本化社會讓房地產證券化把一些經營很久的老店趕盡殺絕,回歸中國之後更是讓中共用「百萬美金移民政策」把純香港給「血洗」了一部分的人口,更讓香港面臨從所未有的社會激化現象,但是這是政治的層面,以「市政管理」這個部分來說台北是完全百分百輸給香港,柯文哲你懂嗎?

什麼是市政管理?交通局,建設局,都市發展局,社會局,勞動局,文化局,警察局,觀光局,新聞局,稅務局,...我想各縣市的編制都差不了多少,台灣也有學習香港的地方是編制一個叫做「廉政公署」的地方,香港的廉政公署(ICAC)威名赫赫,一直到現在為止ICAC都是香港市民敬畏有加的單位,也是確保香港的官僚體制正常運轉的部門,但是台灣的公務員說有多混就有多混的有很多,有的甚至力行「能混就混拖垮台灣」的國民黨最高指導原則,光是這一點,柯文哲,你覺得香港「好玩」嗎?

再講到我們這種市井小民會去逛的菜市場好了,香港的菜市場基本上是很乾淨的,各個餐廳的衛生條件也是比台灣的好,我相信這不是因為香港人比較勤勞,是因為香港的衛生管理單位比台灣兇悍,而香港的議員們絕對不會去幫那些違規該受處罰的民眾和商家還有財團「銷單」。柯文哲,我最近比較少去台北,但是我可以跟你說我前幾天經過花蓮吉安的黃昏市場,本來想進去吃的小吃,因為太臭了以至於我無法停留的逃走了,你覺得台北都很乾淨了嗎?

我還記得有一次接待一位來台灣玩的朋友,他仰慕台灣已經很久的一段時間了,我開車走仁愛路走到台北市政府右轉往101方向,他看到仁愛路的人行道上看起來亂亂的植栽和地上的垃圾,他說...Angela,你們台北的城市為什麼髒髒的?柯文哲,你知道當時我覺得多赧然嗎?

不知道大家還記不記得當年香港財政司長梁錦松因為在進口汽車關稅提高之前三個月買了Lexus的轎車而下台接受調查的事件?這件事情我很願意再跟柯文哲講一次,我曾經因為這件事情非常的崇拜香港的司法制度非常嚴明,他們的大法官戴上假髮穿上法袍之後代表的就是至高無上的權威,民眾少有因為司法判決而覺得不服氣的地方。柯文哲,你難道不知道台灣的司法制度都是看人轉彎的嗎?你不想知道香港怎麼做到的嗎?柯文哲,你怎麼還會覺得香港「不好玩」?

香港跟台灣有一個很大的不同,香港政府在城市管理上面從來都不是跟民眾隨便說說,我記得應該是2007年香港開始施行公共場所禁菸政策,各個餐廳和酒吧再也不能讓民眾吸菸了,這樣的政令宣導下去馬上奏效。這不能說香港人很乖,香港不乖的人多的是,這裡龍蛇混雜,而且一條遊艇可以運毒載人犯罪非常容易,但是香港就是能夠讓我覺得即使半夜在街頭遊蕩都覺得很安全。柯文哲,你覺得台北很安全嗎?台灣的城市都很安全嗎?

關於「好不好玩」,我不知道柯文哲喜歡玩什麼?玩喝酒?玩女人?看風景?玩運動?玩逛街?玩賭博?柯文哲應該定義出什麼叫做「好玩」,但是我認為當一個市長好好仔細的去研究別人的優點和看出別人的缺點以為自己的借鏡之處是「好玩」的事情。

再講一個讓我覺得最想要帶柯文哲和其他的市長去參觀的(請自費啊),就是愉景灣,馬灣,珀麗灣,長州...許多地方都是「禁止車輛通行」的地方,我親眼見證香港對於空氣污染的保護是非常驚人的先進,已愉景灣而言,一個居住3萬人的小社區竟然可以做到讓居民一台腳踏車都不用買也能夠過得很舒服,這種先進的城市管理的進步不是柯市長所能想像的,我希望這一點會讓台灣的市長們覺得「好玩」。

每一年政府都編列大筆的預算給這些政府官員和民意代表出國考察,我不知道到底他們考察了什麼東西,柯文哲是不是也像台中市議員段緯宇在出國考察後寫「妖受讚」三個字的報告就算數了,只是柯文哲的報告叫做「不好玩」。

圖片來源:張美惠提供。
官員出國考察報告。圖片來源:張美惠提供。

這些年來去過許多地方,不管那個地方是否有什麼政治問題,我非常注意看的是人家怎麼規劃一個城市,因為畢竟城市是最多人聚集的地方,大多數的人需要在城市裡工作和生活還有讀書,我們需要一個好的城市,一個生活空間舒適的城市,香港並不夠好,因為人口太多太密集太資本主義生活壓力太大,但是去香港考察絕非三個字「不好玩」可以一言以蔽之的地方。

身為台北市長,這樣隨口的批評真的很糟糕,當年陳唐山隨口批評新加坡是個「鼻屎大的國家」,讓我覺得陳老縣長真的很不懂事,身為政治人物在批評其他國家的時候應該都要謹慎的發言,這個「不好玩」的風波,讓我看到了柯市長對於如何觀察城市管理根本不懂,才讓我覺得柯市長你真是不好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