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島】城市邊界的空污戰爭 鶯歌居民要乾淨空氣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我們的島】城市邊界的空污戰爭 鶯歌居民要乾淨空氣

2018年06月11日
公視記者 :張岱屏 陳忠峰 陳添寶 賴冠丞 葉鎮中 陳慶鍾

新北市鶯歌區,是聯合國認證的宜居城市,親山面水的環境,吸引許多人來居住。謝小姐四年前來這裡定居,搬來以後卻發現,宜居城市潛藏著她沒有料想到的問題,總是在熟睡當中,被嗆鼻的氣味臭醒,只能緊閉門窗。居民們追查臭氣來源,推測污染源應該是隱藏在山丘另一面的幾家瀝青工廠。

鶯歌早期就是磚窯廠聚集的區域,近十幾年來磚窯廠沒落,取而代之的是塑膠工廠、電鍍廠、瀝青廠、廢棄物處理廠,走在街上,空氣中常常是五味雜陳。

958-1-02謝小姐到鶯歌定居後卻發現,這裡潛藏沒料想到的問題,總是在熟睡當中,被嗆鼻的氣味臭醒。
謝小姐到鶯歌定居後卻發現,這裡潛藏沒料想到的問題,總是在熟睡當中,被嗆鼻的氣味臭醒。

958-1-13s謝小姐到鶯歌定居後卻發現,這裡潛藏沒料想到的問題,總是在熟睡當中,被嗆鼻的氣味臭醒。
謝小姐到鶯歌定居後卻發現,這裡潛藏沒料想到的問題,總是在熟睡當中,被嗆鼻的氣味臭醒。

彭女士一家原本住在鶯歌,但小孩一直有過敏症狀。她懷疑小孩的過敏問題可能跟空污有關,為此搬到鄰近的桃園市八德區,沒想到八德一樣面臨空污問題。

居民很難判斷夜晚傳來的刺鼻味,究竟是來自哪個區域、哪家工廠,也不清楚是不是有害物質,唯一的辦法,是打電話去市政府檢舉,但得到的常常是查無明顯異味等制式化的回應。

在法規面,民眾的感受與排放標準有相當大的落差。在稽查面,工廠不定時的偷排,增加稽查困難度。鶯歌居民張暄右以自身的檢舉經驗為例,兩年來打了超過100通以上的檢舉電話,但稽查人員通常兩三個小時後才到現場,難以抓到違法事證。

958-1-25s張暄右組成鶯歌空污偵探隊,與隊員將污染熱點一一標記,繪製出空污地圖。
張暄右組成鶯歌空污偵探隊,與隊員將污染熱點一一標記,繪製出空污地圖。

與其坐等空污改善不如主動出擊。張暄右在網路上串連,組成鶯歌空污偵探隊,有600多位民眾加入,成員涵蓋鶯歌、三峽,甚至桃園。他與隊員將污染熱點一一標記,繪製出空污地圖,並記錄每次的檢舉回覆。而對於民眾的頻繁檢舉,一位廠商無奈表示,工廠在這裡已經40多年,是工業用地,工廠也都有裝集塵設備。

新北市登記的工廠超過2萬家,環保局列管的有2500家,除了少數大型污染源有自動連續監測設備,絕大多數的中小型工廠,只能靠地方環保單位稽查。

為了更有效掌握污染源,彌補稽查人力不足的困境,2017年開始,環保署與地方政府合作,在新北市鶯歌、桃園市觀音工業區、台中市,設置空污微型感測器,其中新北市鶯歌區有78個測站,透過物聯網,環保局人員可以隨時監控有無空污異狀。

958-1-17s環保署與地方政府合作,在新北市鶯歌、桃園市觀音工業區、台中市,設置空污微型感測器。
環保署與地方政府合作,在新北市鶯歌、桃園市觀音工業區、台中市,設置空污微型感測器。

958-1-20s環保署與地方政府合作,在新北市鶯歌、桃園市觀音工業區、台中市,設置空污微型感測器。
環保署與地方政府合作,在新北市鶯歌、桃園市觀音工業區、台中市,設置空污微型感測器。

新北市環保局指出,微型感測站在鶯歌建置一年來,稽查人員根據監測資料查緝,已經告發了四件違規排放案件,對空污查緝有很大的幫助。環保署預計在2018年底前,在全國13個縣市,設置2500個微型感測器,做為科技執法的輔助工具。

958-1-19s鶯歌建置一年來,稽查人員根據監測資料查緝,已經告發了四件違規排放案件。
鶯歌建置一年來,稽查人員根據監測資料查緝,已經告發了四件違規排放案件。

除了加強空污查緝外,土地分區使用混亂是根本原因。鄰近鶯歌的桃園龜山區,工廠與住家相鄰,民眾健康長期受影響。

龜山區居民十年前就組織龜崙嶺環保愛鄉協會,督促地方政府積極作為,並主動與業者對話,要求廠商改進。跟過去相比,空污改善約三成左右,但還是讓人困擾。

鶯歌、八德、龜山屬於城市交界的地帶,部分高污染的工廠與住宅混雜交錯,毫無區隔。環保團體認為,應該重新檢討土地使用分區與都市規劃,讓污染性工廠搬遷到適合的工業區。環境權保障基金會等團體也正推動空污法修法,他們認為,應該落實社區的知情同意權,既有工廠如果無法立即搬遷,至少應該讓污染物的資訊透明化。

面對空污突襲,越來越多市民開始覺醒,政府必須提出有效的方案與計畫,工廠也必須提升、轉型。畢竟清新的空氣,是宜居城市的根本,也是民眾最基本的權利。

本文轉載自【公視《我們的島》節目──城市邊界的空污戰爭】
06/11 (一) 22:00首播
06/16 (六) 11:00重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