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鋼廠污染兩年未落幕 台越民團台塑股東會前抗議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越鋼廠污染兩年未落幕 台越民團台塑股東會前抗議

2018年06月20日
環境資訊中心記者 賴品瑀報導

台塑在越南河靜的鋼鐵廠2016年排放污水,造成越南中部沿海200公里嚴重環境公害,至今兩年了卻仍有當地居民未得到賠償、相關環境監測遲未公布,甚至參與抗爭的異議人士陸續遭越南政府侵害人權。

20日台塑企業舉行股東大會,越南在台民間團體與台灣環團聯合到股東會場外要求越鋼公開環境監測數據,負起企業社會責任,不要再做越共政府的幫兇了。

DSC04972

越鋼廠污染兩年未落幕,20日台塑股東會前,遭台越民間團體抗議。賴品瑀攝。

雖然在2016年的6月底,越鋼已經承認錯誤、道歉,並付出了5億美元的賠償。不過當地居民卻稱至今沒有拿到賠償、沒有獲得健康檢查,環境與海洋的監測也無法得知,讓他們對於生活感到擔憂。

越南外勞配偶辦公室神父阮文雄更表示,這段期間越共政府一再侵害人權,至少有17名參與抗議的人士,包括知名部落客「蘑菇媽媽」等、部落客、牧師、記者、學生、農民等,光是上網批判、或是企圖向當時美國總統歐巴馬求援,就遭以「煽動叛亂」的理由紛紛判刑,甚至有十年以上者,讓越鋼污染事件從環境事件演變為人權事件。當地居民與受害者家屬原本也有意來台參與這一次的抗爭,卻在海關遭攔下無法來台。

學者親赴越南調查 漁民未獲賠償 生計受損

中央研究院社會學副研究員彭保羅今年初曾親自進入越南中部進行調查,從順化一路往北直到義安,訪談了20多位漁民。

彭保羅指出,首先是越南政府讓廣平、廣治和順化省的居民可以申請賠償,卻排除了也受到嚴重污染的義安。且即便可以申請賠償的省分中,多數受訪居民並沒有獲得任何賠償,而且少數得到賠償的人,所獲的賠償金額也非常少。

但這些當地漁民,卻面臨著漁獲量大減,漁獲價格大跌的問題。例如在台塑越鋼工廠旁邊的冬言村,雖然魚群漸漸出現,但體型仍相當小,原本一趟可以捕到400公斤的魚,現在卻只有60至70公斤的魚。這些小魚一公斤只能賣得1美元,以前捕到的螃蟹、魷魚是一公斤能賣得13、43美元,但如今即便真能捕到,一公斤卻降為13、4塊美元。漁民不但因此面臨經濟困難,他們更擔心,不知道這些魚到底是不是安全能吃的。

此外,漁產買賣、海鮮餐廳老闆與員工也都遭殃,生意沒辦法作了,卻只得到非常低的賠償,卻在警察的暴力下再也不敢發聲了。

彭保羅更指出,當地居民的居住環境也因為越鋼廠遭到破壞,不只是大煙囪排出的黑煙,更有伴隨工廠而出現的聲色場所,讓當地居民要不是在設廠前就遭迫遷,或是因為環境破壞而只好離家。

台環團聲援 籲台塑公開資料 釐清污染檢討賠償

雖然台塑企業已經付出了5億美金的賠償,但是當地居民沒有因此得到賠償、也沒有得到健康與生計的保障,甚至因此慘遭人權迫害。因此聲援的台灣環團認為,台塑企業主動的公開相關環境監測數據,告訴社會大眾越南的海洋到底遭到什麼毒物的污染、當地居民的健康狀況評估又是如何。公開相關資料,才是讓當地居民免於水質、漁獲污染的恐慌,也據此檢討補償是否真的確實彌補了居民的損失。

環境權保障基金會執行長涂又文提出台灣發展期間發生的RCA污染事件,傷害土地與工人健康,從1994年發生污染至今,這個星期還在進行訴訟。這樣的教訓,提醒台灣的新南向不能再次複製污染到其他國家,台塑不該讓「Formosa」蒙上污名。

「每次都回說沒有超標、附近出現的污染與我無關。」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研究員曾虹文指出,從監督六輕的經驗來看,台塑造成的污染與生態破壞並非新聞,在股東大會上,台塑除了高談獲利與GDP貢獻外,更應該交代環境污染,主動公開排放物質與排放量,才是對投資人負責、給大眾交代。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