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戰爭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玫瑰戰爭

建立於 2008/07/21
文字:李慧宜(公共電視記者);攝影:陳添寶(公共電視記者)

今年5月初製作「有機的難關」專題報導時,認識了「玫開四度」的章思廣和郭逸萍,當時還沒有人知道,這片種滿有機食用玫瑰,屬於南投縣政府的特定農業區,已經悄悄在95年11月,由縣政府私下允諾承租給某一家瓶裝水公司了。採訪後2天,郭逸萍匆忙地打了通電話給我,說他們收到縣府公文,限期在5月底之前要清除地上物,把土地「歸還」給政府,農民這才發現,原來政府收回的農地,即將要在今年內完成地目變更,讓瓶裝水公司可以順利在此設廠。一時之間,特定農業區該不該變更地目?蓋工廠還是務農好?馬上成為農民與政府對立的焦點。

農民訴求。圖片來源:公視「我們的島」

遠方,有白雲攬山腰,近處,有雨水點青葉。一陣微風吹來,空氣中交雜著玫瑰花、青草和泥土混合的香氣,在南投埔里的牛眠山下,有一處夢想之地。

放眼望去,一片花園內,正盛開著千百朵玫瑰,章思廣不好意思地說,民國94年的時候,原本只是要開一間以玫瑰為主題的餐廳,才會投入花卉種植,但是因為在台灣買不到有機食用玫瑰,所以乾脆自己來種,他萬萬沒想到,隔行如隔山,要種出有機玫瑰,真的不容易。

玫瑰園。圖片來源:公視「我們的島」

然而,4年過去了,這片花園開始變得不一樣。像是緩緩爬行的毛毛蟲、青綠色小不點的蚜蟲、站在玫瑰花上唱歌的鳥兒。花園裡,生氣蓬勃,小小世界倒也自成一格,最難得的是,全台灣只有這裡,栽種著有機食用玫瑰。

郭逸萍說,會以有機方式栽培,原因其實很簡單。當初,他們不會使用農藥、也搞不懂農藥行配好的藥方,所以,乾脆不要用。看到蟲,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好了,假裝沒看到,可是種慣行農法的就不能這樣,看到蟲一定要去處理,不噴藥不行,所以比較起來,種有機的農夫不僅比較輕鬆,也很幸福。現在,平常不願見人的粉紅鸚嘴,聽說了這裡的幸福,也趕來湊熱鬧,鳥媽媽借用別人的棄巢,在花園裡孵育下一代,甚至還跟章思廣的媽媽變成好朋友。

粉紅鸚嘴。圖片來源:公視「我們的島」

可是,正當一切即將步入軌道,農民卻收到一紙南投縣政府要收回農地的公文。這是因為離玫瑰園不到1km的地方,一家生產礦泉水的工廠,就矗立在山腰樹林間,縣政府想要收回的農地,主要是提供這家公司擴廠使用。南投縣政府地政處地用科科長吳柏儒表示,這片農地在法律上是縣有耕地,縣政府有使用處分之權,而且,當初民國92年、93年縣府在公告招租的時候,都沒有農民來承租,所以95年11月才會同意給群岳公司承租。

可是,農民卻不這麼想,對農民來說,當年的招租公告,根本沒有人知道,況且面積一甲8分的農地,預計在今年內就要完成地目變更,承租給味丹企業的群岳公司,農民不禁想問,農民的處境和農地的未來,該怎麼辦?

農民集會。圖片來源:公視「我們的島」

南投縣政府地政處副處長陳錦白強調,縣政府就是要繁榮地方,希望工業帶動地方繁榮,所以政府是出自好意,才會同意群岳公司申請事業計畫。而群岳公司的專員王明賢則是好言相勸,希望農民可以棄農從工,群岳一定會優先錄取這些現耕戶。

可是,農民捨不得這片田野。因為早在八十年前,郭逸萍的曾祖父帶著祖父,來到這片山下開墾荒地。而玫瑰園隔壁的筊白筍田,也是世代耕耘的成果,張家父子在這裡,建立起一家子農耕生活的基礎。

張俊安說,他們種田種得很快樂,全家有2/3到3/4的經濟來源,都在這裡,現在經濟不景氣,農民不務農,還能做什麼?看到兒子願意繼承父業的張潮生,一方面自豪兒子在農業的成就,另一方面卻對目前政府重工輕農的做法,感到很無奈。

當地農民。圖片來源:公視「我們的島」

跟農民開墾的時期比起來,政府是到民國60年代,才開始處置這片河床。一開始,農民必須申請河川耕地種植許可,才能合法耕種,後來農民也依規定繳交水租、公地使用費和占用縣用土地費,可是政府這一次,卻無視農民耕種事實,直接同意廠商申請地目編定興建工廠,這讓農民們很不服氣。

5月母親節當天,一群朋友來牛眠山下為農民打氣,在郭逸萍的帶領下,大家平心靜氣地感受著大自然的恩典。風在吹、竹葉在動,蟬聲大鳴、青蛙在唱歌,圳水緩緩地流,時間慢慢地往前走,位在牛眠山下的牛眠里,有它的靜謐、也有屬於它的野性,最重要的是,農人也在這裡安身立命。

有機栽培。圖片來源:公視「我們的島」

看著一大片筊白筍的細長青葉,使得人心綠意盎然,再看看花園裡的有機力氣,讓花苞綻放,也讓農業有盛開的機會。章思廣、郭逸萍和張俊安,都是40歲不到的年輕人。這片埔里牛眠山下的農地,由他們這群六年級生領軍,已經長出生機。可是,在農業不受重視、小農勢單力薄的環境下,這群農業生力軍,似乎需要更多的政策支持,才有可能達成願望、好好務農。

側記:

在南投縣政府擴大投資的政策下,牛眠里的特定農業區,的確可以透過合法程序,由經濟部工業局同意地目變更,成為特定目的事業用地,提供水公司興建工廠,但是這樣的作法,卻忽略了農民有優先承租農地的權利。牛眠里的農地使用爭議,直指地方政府看待農業的態度,此例一開,號稱好山好水農業大鎮的埔里,將走上棄農之路的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