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環境前瞻:信託救溼地 全民2011再接力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2011環境前瞻:信託救溼地 全民2011再接力

建立於 2011/02/01
本報2011年2月1日台北訊,莫聞報導

為了保護彰化海岸溼地生態與白海豚,環境資訊協會等環保團體在去(2010)年發起台灣史上第一樁環境信託申請案「濁水溪口海埔地公益信託」,號召全民以小額認股的方式,買下濁水溪口海岸溼地,不要讓它用來開發石化園區。第一階段獲得5萬多人力挺,因此環保團體再接再厲推動第二波認股行動,設定50萬人認股目標,以買下面積800公頃的水鳥覓食地。

在日前的「2011環境前瞻」網路直播座談中,與會學者、專家指出,政府對於環境信託的操作方式還不熟悉,也不了解該如何受理民間團體的購地申請,讓認股的民眾遲遲無法實際出資,民眾唯有再展現更大的聲音與力量,對政府施加壓力。以自身力量動員家人在街頭擺攤、宣傳認股行動的志工媽媽張育憬認為,雖然在向民眾解說的過程中受到一些質疑,保育不是政府該做的嗎?為何要民眾自己買下來做?但從決策者與民代的表現來看,確實沒有其他人能幫白海豚說話了,民眾繼續認股是唯一的路。

清華大學教授王俊秀呼籲,要有更多人勇於站出來,甚至給新人祝福的禮金、過年的紅包,都可以用來認股。當然,若政府願意用「國家信託」的方式,則是更前進的做法。環境資訊協會信託中心主任孫秀如則呼籲,海洋資源已經越來越缺稀,我們的海真的生病,不能再受到進一步的破壞了。

讓資產為全民所有 永遠不得轉讓的國民信託

王俊秀指出,環境信託是「全民運動,也是全民感動」,這個力量的重要性在於,用人民小小的力量集資購買屬於全民共有的公共財,而且永遠不得轉讓。它的感動之處是「一萬人每個人出一塊錢,力量大於一個人出一萬元」。這也是一種非常重要的「三本主義」,「用社會資本來累積社會資本及文化資本」,社會資本就是指全民的社會力量,全民用快樂的心情來保護土地與文化財,是台灣未來非常值得繼續走下去的社會運動。

在民間數年來的努力下,目前台灣環境資訊協會與台灣國民信託(TNT)已是國際國民信託組織(INTO)的正式會員,而台灣已有實際的國民信託案例,但在環境信託仍掛零,王俊秀希望,認股搶救白海豚(濁水溪口海埔地公益信託)的行動能成為第一個成功案例。

為了動植物 也為了人類自己

孫秀如表示,民間團體邀請全民集資購買、保護的濁水溪北岸,是因為八輕(國光石化)即將在此開發比六輕還大規模的石化廠,這裡的海灘表面看起來雖是一堆灰色的泥攤地,但其中有豐富的營養鹽,吸引無數的生物聚集,也是蚵農等漁民賴以維生之地。另外,此地沿海是台灣特有的白海豚棲息、覓食之地,當地漁民可以很清楚的看到牠們離人類活動範圍非常近,卻也因此面臨極大的生存壓力,在目前僅僅不到100隻的情況下,他們覓食之地更應該加以保護。

保護下這片溼地,不僅僅是為了生存其上的動植物而已,也為了人類自身。孫秀如指出,為了蓋國光石化,必須填海造陸,而填海造陸的水泥又來自東邊的山林......於是,我們不僅破壞了山產、也破壞了海產。在糧食自己率不足的當下,這樣的作法更顯現出糧食安全的隱憂。

然而,上述的種種危機,徒有網路資訊的傳遞,而沒有實際的人與人面對面溝通,並不容易讓人感動。志工媽媽張育憬以自身經驗說,一開始收到許多救救白海豚的轉寄信,卻沒有意識到和自己有關,直到有次看到《血色海灣》紀錄片後要找相關資料,才發現原來白海豚的危機就發生在台灣,而後,和家人、女兒討論後,決定要走到街頭,才能讓更多人知道。

認股行動 最好的環境教育

張育憬回憶,在一次西門町紅樓創意市集的展示攤位上,宣傳認股搶救白海豚行動,遇見一位年紀和自己差不多的太太,一開始站得遠遠的對自己很不信任,沒想到聽他們介紹白海豚的故事後越靠越近,最後「要了一疊認股書」,一問之下才明白她是一名彰化人,過去從不知曉自己的家鄉發生了這樣的事,因此想要透過認股讓更多親友知道。

王俊秀指出,從去年7月7日到民間團體到內政部送出信託申請書後,話題已成為一股風潮,可以看到很多的團體都在推廣,像張育憬也分享到,很多孩童看到白海豚的故事後,願意回去找家長一起認股,在學者的立場來看,這是一次很好的環境教育。然而他批評,民間依法提出申請,為何政府還不通過,還要「人民財團」自行去取得國有財產局的讓售同意文件?這可能需要透過釋憲或訴訟,來要求政府提出讓人民信服的理由。

請政府用國家信託回應國民信託

到底該如何讓這股信託運動成真呢?王俊秀認為,像台灣環境資訊協會先前在台東成功,經由地主捐贈果園使用權成為「環境信託體驗園區」,是一個成功的案例,如果未來再有更多小的成功案例,相信白海豚信託的成功指日可待。

孫秀如指出,很多人對過去諸多不確定有沒有效的「連署」抗議,漸漸感動麻痺了,然而認股則是更實際的行動,推動認股行動讓很多人看到了希望。不過,目前政府遲遲不核准,民眾無法實際繳錢買地的情況下,張育憬指出,一些民眾認為應該用更具革命性的行動來衝撞體制,這是一項對當局的警訊。

如何走出困局?王俊秀提出,如果政府不願讓人民做,也應當自己做「國家信託」,第一步先把大城溼地公告為「國家重要溼地」、甚至是「白海豚國家公園」。「國家要談價值而不是價格」,「創造多少經濟效益等等說詞,都是在談價格,應該置於價值之下。」王俊秀主張,國家不應追求GNP(國民生產毛額),要改追求GNH(Gross National Happiness),把追求幸福快樂,當作國家重要的目標,這樣的情況下,很多事情就迎刃而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