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咬一口:綠色選擇戰略的成果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蘋果咬一口:綠色選擇戰略的成果

建立於 2011/11/01
作者:賴偉傑(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理事)

主页图片作者:Lincolnblues最近中美的貨幣匯率爭議,為雙方預期的商業報復行動,搭起有好戲可看的情緒出口;而知名蘋果供應商「可成」蘇州廠因環保問題而遭停工,頓時讓蘋果供應鏈風聲鶴唳。因為中國中央電視台頻道的「新聞調查」節目,大篇幅報導了蘋果產品供應鏈的污染和毒害調查,包括勝華、宸鴻、富士康等公司一一被點名可能因為此一問題停工。這些點名背後正值極為複雜的中美貿易戰問題,開始讓台灣諸多財經媒體呼應法人觀點,確信這個以環保之名修理美商作為報復的陰謀論。

上述看法固然也言之成理,但其實太輕忽了這幾年,中國NGO所做的努力。與其說是陰謀論,更要看到中國NGO掌握了這次的「國際政治機會」,取得了階段性的重大進展,令人刮目相看。中國的環保NGO,其實是謹慎小心,有勇有謀,雖然是摸著石子過河,卻是越摸越有心得。雖然Canon、Sony、聯想等品牌有了蘋果當擋箭牌自然樂得不理會,但他們同樣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也使用片中提到的污染企業代工,即使是中國品牌色彩較深的聯想,中國環境NGO也將繼續跟進。

中國水污染線上地圖

此次中國毒蘋果公司停產風波中的主角,著名的NGO「公眾與環境研究中心(IPE)」,是以製作「中國水污染線上地圖」引起廣泛關注。成立以來,其工作是把所有中央、地方政府曾經發佈過的公報資料,彙整成一個數據資料庫,只要輸入企業名稱,就可以查到「曾經出現」的紀錄。妙的是,這裡之所以說「曾經出現」,是因為不一定叫做「違規」,還有很多委婉的同義字,也因此還能看到很多政府部門,在公報書寫發揮的「文官智慧」。但這些散落、單調靜靜躺著的死資料,在方便而開放的搜尋系統下,一筆筆都活了起來,開啟了奇妙的功能。而且因為來源都是官方資料,所以避開了所有的「爭議」,只要有任何疑問的,請找原(公部門)單位。

另外,要是企業認為已經改善,要求IPE把「過去」的資料從搜尋庫中移走的話,IPE設計了一套「機制」,要企業的改善計畫經過第三方的專業審查通過後並公開,就得以移去。這種他們稱為「綠色選擇」的作法,在資料庫越來越受關注與使用後,開始產生很大很正面的企業壓力,有些企業甚至考慮願意以這套資料庫搜尋系統,來作為對於他們產業鍊供應商的一個綠色選擇標準。同時,這資料庫也成為政府部門的資訊公開程度的直接呈現(運作特色整理如下)。

企業排放資料披露提示:把所有中央、地方政府曾經發佈過的公報資料,匯整成一個資料資料庫,只要輸入企業名稱,就可以查到「曾經出現」的紀錄。

以官方資料為記錄來源:避開登錄「爭議」,只要有任何疑問的,請找原(公部門)單位。

污染源分佈圖:由綠家園、綠駝鈴、淮河衛士等多個地方型環保組織共同參與制作(GPS定位)。

綠色選擇審核流程:如企業自認已改善,要求把「過去」的資料從搜尋庫中移走,IPE設計了一套「綠色選擇機制」,企業改善計畫需經過第三方的專業審查,IPE協同。之後所有綠色選擇團體(共21家NGO)通過後並公開,就得以移去。

綠色供應鏈管理:除了松下、杜邦、通用汽車等20餘家企業採用上述流程改善,資料庫越來越受關注與使用後,對企業產生正面的壓力,甚至考慮願意以資料庫搜尋系統,作為對於他們「產業鍊」「供應商」的一個綠色選擇標準,包括GE、沃爾瑪、NIKE、溢達等多家企業參照使用。

綠色培力:培訓各在地NGO,以便未來直接在地就近參與。

綠色選擇倒逼企業整改

這波毒蘋果公司公佈行動並不是公眾與環境研究中心的第一次行動。在2010年春節臨近前夕,中國34家民間本土環境機構,聯合發起「綠色選擇」行動,共同發佈了一份年貨黑名單,指出眾多耳熟能詳的日用品牌所涉生產廠商存在環境違規記錄。這其中也包括知名台商康師傅、旺旺,所涉產品從食品到家電、輪胎、汽車、通訊器材。行動就是想在農曆新年這個年貨消費旺季,揭露這樣一份消費行為環境黑名單,向消費者宣示,這些名牌產品背後,存在著有據可查的環境違規記錄,不但是違規事實清楚、近期、多次的,且經過溝通卻一直未作出說明的;也因為選擇品牌知名度高、市場佔有率高的廠商出手,彰顯其社會責任應更大。他們希望可以借助這樣的合作模式,推出一個長期有效的民間平臺,從消費者的角度,把企業污染的行為和產品連結起來。

而他們在整合官方查察污染的資料庫的基礎上,開始集中關注「重金屬」污染問題,而頻頻發生的重金屬中毒事件中,發現全球眾多知名IT品牌均採取外包生產模式,而中國一批污染企業正是國際知名IT公司的上游供應商。因此,開始思考納入「綠色供應鏈」的概念,並期待以消費者的綠色選擇「倒逼」企業整改污染行為。正是消費者拿起手中的「綠色選擇權」,對環境違法企業製造「公眾圍觀效果」。到源頭逼要下訂單的大廠商,負起監督供應商的生必須合法以及屢行企業社會責任。

所有當時被點名大廠,原本就屬「蘋果」最為置之不理。所以2010年4月公佈了《2010IT品牌供應鏈重金屬污染調研報告》,也引起媒體巨大迴響,例如中國的著名入口網站「搜狐」,甚至以專刊方式,深入討論蘋果有毒「血汗代工廠中毒事件」。2011又出了《蘋果的另一面報告(2)》,而且與美國NGO合作,給予蘋果總公司高層極大的壓力,後者最後終於出來跟中、美NGO代表當面談,也初步傳出蘋果願意近期內,到中國舉辦一次「如何更有效監管供應鏈環境污染問題」的高層論壇。中國「綠色選擇聯盟」的諸多當地NGO組織,都會積極參與。

所以環保團體的努力,恰恰是掌握了良好的政治機會,讓政府公權力直接出手整頓污染大戶:而即使未來政府又開始收手,但這幾年來逐步建立起來的消費者意識,群眾基礎不僅僅是在中國,而是調動起全球的消費者力量,對在中國境內的不論中資外資的供應商,都必須是在品牌大廠高標要求下進行。

山寨產品生產鏈的挑戰

當然,中國NGO仍面臨的巨大挑戰,就是中國社會仍處於鼓勵消費、崇拜消費的階段,消費者運動群眾基礎薄弱,強大抵制力量的形成時機有時可遇不可求。另外就是山寨文化的生產特性,使得企業社會責任的力道可能無法深入到這塊製造領域。但毒蘋果與「可成」的事件已經向世界各國包括台灣展現一個真正值得重視的新聞:中國的NGO團體已經有能力揪出世界工廠背後跨國廠商的假面具與大黑手!

台灣社會在這件事中還應該看到什麼?力捧陰謀論而疼惜台灣代工業者成為犧牲祭品?先比較IPE的完整登錄公部門資訊策略,台灣政府對於企業的環境違規裁罰所有資料,有相當部份還被是視為「涉及商業機密」而沒有公開,阻絕了社會監督的公共功能,無為而治地稀釋了公眾參與的主動意志。而從這兩年台灣本土發起的抵制HTC與Acer行動所得到的微弱迴響來看,社會對本土品牌的過度疼惜,媒體顧慮廣告收入對其血汗供應鏈責任噤聲不關注,恐怕造成「台灣品牌」擠不進綠色生產鏈的最大禍首。

※本文轉載自立報環境前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