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遺忘─台灣油症受害33年】看不見的毒害:訪私立惠明學校(上)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拒絕遺忘─台灣油症受害33年】看不見的毒害:訪私立惠明學校(上)

2012年06月04日
作者:謝和霖(看守台灣協會祕書長)

1979年,我國中部地區台中、彰化一帶發生了喧騰一時的多氯聯苯中毒事件,據統計有2061人因誤食受多氯聯苯污染的米糠油而受害,包括以照顧盲童為宗旨的私立惠明學校的167個師生。這項被國外人士稱為油症的公害事件在1968年時也曾在日本發生,然國內患者平均比日本患者吸收更多的劑量。據研究者估計,日本油症患者平均每人吸收了633 mg的多氯聯苯與3.4mg的多氯夫喃;而台灣的油症患者則平均每人吸收了973mg的多氯聯苯與3.84mg的多氯夫喃。而且國內的患者所食之多氯聯苯所含的氯成分比較高。這些高氯的多氯聯苯一般來說,比日本患者所誤食的低氯多氯聯苯,更不易排除而易積存於體內,因此算是國際上知名的重大公害事件。然二十幾年過去,國內政經環境都已起了極大的變化,多氯聯苯中毒事件早已淹沒在時光的洪流裡,少人提及,更少人知道那些受害者目前的處境;而對那些受害者而言,那時空的苦痛,卻宛若凝固般地存於體內,一生揮之不去。

2002年的5月20日的早上,我們來到了歷史現場之一,私立惠明學校,拜訪事發當時的老師與總務主任。該校正門位在大雅到潭子的一條大馬路上:雅潭路。在雅潭路上與該校為鄰的是幾家小工廠,更遠處才有住家。學校另一面則是一條通往田野的小路。

私立惠明學校(私立惠明盲童育幼院)是一所免費收容盲童的特殊學校(育幼院)。該校前身是由美國基督教兒童基金會(C.C.F)於1956年,因一位美國基督徒的遺囑託付,而於台北創設的「盲童之家」,收容視覺障礙學齡孤兒,後改名「盲童育幼院」。後因盲童人數增加且顧及尚有為數頗多的失學視障兒童極待接受教育,且當時中部尚無專收盲生的學校,而於1961年初遷至台中縣大雅鄉現址,並創辦第一所盲校:「私立光明盲童學校」。1968年初,C.C.F因鑒於本身業務的繁重及推展工作的方針有所改變,經與「西德基督教惠明盲人福利會」協調,於當年的10月1日改由該福利會接辦,並改校名為「私立惠明學校」(私立惠明盲童育幼院)。

惠明現在總共有238個學生。這些學生分成四類,一是盲、智力正常;二是盲、且多重障礙;三是盲多重障礙畢業的學生,給他們簡單的工作,照顧他們到25歲;四是政府委託的眼明、但有重度智障、且家住附近的學生。前面三種學生完全免費,而第四種學生則每個月酌收1000到2000元的收費,且不供應住宿,因為惠明的創校宗旨是免費照顧盲童。這些眼明學生雖然不住宿,但每天供應中餐,並接送上下學。

在我們進入校門後,只見幾棟乾雅素淨的建築物環繞著一片曠地,幾位學童們正與老師們在左側的建築物門口合影。照完相後,一位學童快樂地親了其中一位老師,後來我們才知她是我們拜訪的對象之一:陳校長。

陳校長很親切地接待我們,她本身在事發當時也是該校的老師,但她謙說最了解整個事情來龍去脈的是當時的總務主任,現在退休後仍在該校擔任義工的郭老師。在等到郭老師下課後,陳校長立即請郭老師跟我們會面。

郭老師在帶我們到一間較無人打擾的會客室後,立即切入主題,緩緩說出以下這一段歷史。

惠明對學童的吃、住與教育的費用全免,因此負擔相當重。在學校由C.C.F轉給「西德基督教惠明盲人福利會」經營後,由於德國總會給予他們的經費補助較C.C.F.少了許多,而在當時還不夠開明的戒嚴體制下,政府給他們的補助金連給付自來水費也不夠,因此當時身為總務主任的他總是能省則省。就有那麼一天,有一個人跑來跟郭老師說,他可以提供給惠明更便宜的食油。那時郭老師心裡起疑:「我買的油已經夠便宜了,他還能給我更便宜的油?」於是郭老師也不跟這個人問他可以更便宜多少,怕他只是來搶市場,而是問他的油一桶賣多少。結果那個人的價格一說出後,果然令郭老師嚇一跳,每桶竟然比他買的油還少500元(由於學校廚房是供應數百人用餐,因此買的油都是大桶的)。那時500元對他們可以說是一筆相當大的數目。他不禁心動,但又怕油品質不佳,因此先買一桶請廚房試用。結果廚房回他說很好啊,該食油色澤澄清,吃起來味道也不差。因此他就放下心來,開始跟這位經銷商訂購食油。

學童的皮膚開始出現問題是在食用該米糠油6個月後。而根據日本人的研究,吃有多氯聯苯污染的油要3個月後才會有症狀出現,因此他推論該食油應該是在吃了3~5個月後的那一批才開始有問題的。由於是夏天,本以為只是許多學童每年都會出現的痤瘡而已,因此只是將孩子送往醫院去就醫。但後來發現這次的皮膚病都不會好。一天,一位醫生檢查學童的指甲,發現指甲發黑,就跟他們說這可能是中毒,而不是皮膚病,因此他們馬上跟當地衛生局報案(1979年6月),並開始檢查食物來源,從醬油、食油這類有特定品牌的開始,且將所有的這類食物的品牌全更換了,並保留了一批原來食用的食品。那時他詢問各個食物的經銷商他們賣的東西是不是出了問題,只有食油的經銷商特別跟他擔保說沒問題,還強調他們都有送到台大去檢驗。

當時衛生署建議惠明在事情還未查清楚前,不要將事情公開,以免引發恐慌。因此在惠明學校師生已更換食油來源後的幾個月,仍有民眾繼續食用該食油。造成許多民眾的症狀更為嚴重。

而他們將食油等送到衛生局去檢驗,衛生局也跟他們說沒問題,反而衛生局官員懷疑他們使用的地下水出了問題,因此到處追查是否有附近工廠污染了地下水。郭老師感慨到,那時由於學校經濟較拮倨,因此沒用自來水,而是抽取地下水使用。

這次的中毒症狀不但是皮膚出現膿瘡、色素沉澱,眼睛也會有油跑出。還有時候腳會非常的酸、腹部絞痛以及末梢神經痛等。而皮膚出現膿瘡的部位也會有所不同,有的是在臉部,有的是在頸部,甚至隱私的部位,膿瘡形似粉刺,但擠出後會有惡臭。

由於衛生單位一直無法查出中毒來源,請大學教授檢查各食品也查不出什麼所以然。就有這麼一天,衛生局有人跑來跟郭老師說附近工廠有工人的症狀與他們學校的師生很像,那時郭老師一聽就立刻要求去那家工廠看看。因為他當時認為他們的中毒症狀一定有共同的來源,他想要去把這來源找出來。他與該工廠的會計一一比對食品來源,結果發現就是食油是向同一家經銷商買的,他心裡一亮,就是這個了。

他們馬上向衛生局報告是食油出了問題。在食油有問題的風聲傳了出去後,這一次,該食油的經銷商特別跑到工廠跟彰化油脂的總經理問油有沒有問題。那總經理很不以為然地從抽屜裡拿出一張紙,對著他說,總源公司(那時最大的一家食油公司)跟他們拿了一大批油,若他們的油有問題,那總源的油不就也有問題了。總源的油都是有檢驗的。

後來是因為衛生局的人回去後查文獻發現日本九州在11年前也有類似的事件,因此衛生署馬上派專人帶著患者血液與有問題的米糠油的樣品到日本去檢驗,才確定是多氯聯苯中毒。而郭老師後來才知道原來台灣那時根本沒有儀器可以檢驗到那麼低含量的多氯聯苯,那時學生血中平均多氯聯苯含量為150 ppb,郭老師體內為60-70ppb。

在確定是多氯聯苯中毒後,衛生署馬上查封彰化油脂及其經銷商(1979年10月)。之前,彰化油脂在聽到油有問題的風聲後,馬上換了一批儀器設備來改善,企圖毀滅證據。所幸衛生署從該廠泥土檢驗中發現了含量很高的多氯聯苯,而使事態明朗。(明日續)

轉載自看守台灣季刊 第六卷第一期

2012年5月7日美牛瘦肉精零檢出版本法案於立院初審驚險闖關、進入黨團協商候院會三讀通過。而值此亟需國人關注後續動態之時,近兩千多名油症受害存活者的健康正深受33年前的食品公害所苦,特刊出油症系列報導,提醒國人食品安全不容妥協,也呼籲政府落實油症受害者追蹤照護。

台灣油症受害者支持協會邀請讀者們一同關注:surviving1979.blogspo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