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遺忘─台灣油症受害33年】KANEMI STORAGE日本最大規模戴奧辛受害事件(上)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拒絕遺忘─台灣油症受害33年】KANEMI STORAGE日本最大規模戴奧辛受害事件(上)

2012年06月11日
作者:藤原壽和(日本油症受害者支持中心事務局長);整理:陳昭如

首先我想先介紹一下我個人與油症接觸的因緣。日本在1970年代後半開始出現因垃圾焚燒而產生戴奧辛的問題,我因為很關心這個議題,因此成立了「STOP戴奧辛關東聯盟」,持續關注相關問題。大家都知道日本人很愛吃魚,而魚裡往往存在很多戴奧辛,也因此間接攝取了很多戴奧辛。但主管國民健康的厚生省官員在接受我們詢問國內到底有多少戴奧辛受害者時,竟然回答我們:「在日本沒有任何戴奧辛的受害者」! 

我個人是在1999年才知道,原來造成油症的主因就是戴奧辛。我想很多人跟我一樣,都以為油症問題在1980年代就已經解決了,所以當資厚生省官員告訴我們,日本沒有任何戴奧辛受害者時,令我非常驚訝。因為油症就是戴奧辛造成的病症,但政府官員竟然毫不知情。

我是從2000年開始與油症受害者有所接觸。當年受害人數最多的是在福岡縣,其次是長崎縣。我在2000年代第一次到福岡縣五島市與受害者見面,同行的還有研究水俁病的權威、熊本大學的田原教授。這次的探訪經驗也成為日後我關心油症問題極重要的第一步。那時距離日本油症事件已經有22年了,但我發現受害者的身體非但沒有好轉,反而是每況愈下。那時我才意識到,這整起事件並沒有結束,而且患者的問題並沒有得到解決。從此我開始正式投入油症受害者的支援工作。

在此我簡單介紹一下日本油症的歷史。1968年10月第一次有媒體報導日本出現油症受害者,起因是Kanemi Storage這家公司生產的米糠油,當時該公司對外宣稱這是種健康食品,可是吃了油的消費者身上卻出現很奇怪的症狀。當時向衛生所申報自己是受害者的人數大約有4千多人,但很多人並不知道有這樣的通報系統,因此到底有多少人受害,目前並不清楚。不過根據部份受害者的說法,受害人數應有上萬人,甚至還有數十萬人的說法。日本與此相關的法律是「食品衛生法」,但因為認定的問題,該法令並沒有保護到受害者。截至2001年為止,被認定的受害者只有1951人,而死亡人數已有5、6百人。

造成油症的原因,是因廠商在製造米糠油的加熱過程中,作為熱媒的PCB混入了油品裡,而製造PCB的公司是位於大阪市的鐘淵化學工業(Kaneka)。過去日本研究者及專家都認為造成油症的主要物質是PCB,不過到了1970年代後陸續有研究指出,致病的主因除了是PCB,還有PCDF。但是厚生省一直到2000年才承認油症是因戴奧辛所引起的病症。

日本油症的發生經過,就是其實在1968年2~3月時,西日本已有多處發生雞群因吃了混有米糠油附產品(黑油)的飼料,而造成大量雞隻暴斃的事件,但負責的農林水產省在得知消息之後,卻未知會厚生省。6~8月開始大量出現患者;10月14日福岡縣召開油症對策會議,並指定九州大學成立「油症研究班」進行調查研究。10月15日福岡縣依違反「食品衛生法」,正式禁止Kanemi Storage販賣米糠油。而後「油症研究班」陸續從患者提供的油品裡檢驗出PCB,而鐘淵化學販售的化學製品中也被驗出有PCB,此外在Kanemi Storage的六號脫臭罐亦發現有漏氣的現象。

1968年10月,日本政府公布油症診斷基準。不過直到今天,許多受害者及我都認為,這個診斷基準有很大的問題,而且這個診斷基準是來自油症研究班的研究報告,並非日本官方的正式公文,並沒有任何法律效應,但卻成為日後四十年來主要的判斷標準。至於在訴訟方面,1969年福岡縣受害者正式向Kanemi Storage及鐘淵化學提出告訴,到了84~85年間初級審理認為國家有賠償責任,支付受害者所謂的「暫付金」。1987年最高法院介入和解過程,受害者正式撤回告訴。但因是原告主動撤回告訴,因此他們被迫必須歸還之前拿到的「暫付金」。受害者完全沒想到國家竟然會逼他們到如此地步,都感到非常驚訝。過了10年(1997)之後,日本政府正式向所有受害者(原告)提出「歸還暫付金」的要求。據瞭解,那受害者平均每人得到300萬日幣暫付金,至於某些受害人口眾多的家庭,必須歸還政府的暫付金金額則高達1000~3000萬日幣。但由於多數受害者早已因體弱多病無法工作,拿到暫付金後都已花在醫療費用之上,根本無力償還,因此在得知判決結果後,只好自殺以求解脫。此外,由於多數受害者未告訴子女自己受害的身份,許多子女毫不知情;而且就算受害的雙親業已去世,政府還是會向他們的後代追討暫付金,讓這些受害者的子女受到很大的衝擊。此外,也有許多受害者因此不敢結婚,或是隱藏自己受害的身份,終其一生痛苦度日。

我們(YSC)一開始就認為油症受害者是無辜的,他們沒有做錯任何事,只因不意吃到PCB而一生受害,而當務之急就是代表他們居中與政府協調,商討有關暫付金的問題。由於事情已經發生了,而我們又無法改變既定的法律條文,因此我們開始向國會議員陳情,透過跨黨派的合作,終於在2007年通過了「返還金特例措置法」 。

在解決了暫付金問題後,我們認為接下來亟待解決的,則是受害者的醫療問題。2002年厚生省第一次承認PCDF是造成油症的主因,並在兩年後(2004)將血液中PCDF濃度列入油症認定的診斷基準。但此時距離事件當時已過了40年,很多受害者血液裡已沒有PCDF,因此未被認定是受害者,因此又衍生出許多新的問題。2008年有新的認定患者向Kanemi Storage提出損害賠償告訴。(明日續)

相關連結:【拒絕遺忘─台灣油症受害33年】KANEMI STORAGE日本最大規模戴奧辛受害事件(下)

本文為藤原先生於2010年1月應台灣油症受害者支持協會之邀來台所做之演講紀錄,內容由陳昭如整理)

2012年5月7日美牛瘦肉精零檢出版本法案於立院初審驚險闖關、進入黨團協商候院會三讀通過。而值此亟需國人關注後續動態之時,近兩千多名油症受害存活者的健康正深受33年前的食品公害所苦,特刊出油症系列報導,提醒國人食品安全不容妥協,也呼籲政府落實油症受害者追蹤照護。

台灣油症受害者支持協會邀請讀者們一同關注:surviving1979.blogspo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