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遺忘─台灣油症受害33年】KANEMI STORAGE日本最大規模戴奧辛受害事件(下)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拒絕遺忘─台灣油症受害33年】KANEMI STORAGE日本最大規模戴奧辛受害事件(下)

2012年06月12日
作者:藤原壽和(日本油症受害者支持中心事務局長);整理:陳昭如

接下來我想跟各位介紹有關油症所引起的症狀。油症患者主要會出現的症狀,請見下表,這些都是九州大學油症研究班在對患者進行研究時發現的症狀。在我與患者接觸後最令我驚訝的是,許多患者是同時罹患多種疾病。原田教授稱油症是「疾病的百貨公司」,我個人不知道這樣的形容是否適切,但我想這樣的說法,充份反映了油症會引起許多不同疾病的事實。

因為想更全面性地掌握油症訊息,因此我也開始收集台灣的油症資料。我附了上方幾張台灣患者的照片,他們最主要的症狀就是皮膚上有氯痤瘡,其次則是皮膚色素沉澱,同時還有很多黑嬰兒(可樂兒)誕生,顯示台灣患者血液中戴奧辛的濃度比日本患者要高出許多。右圖表是研究日本患者與一般人血液的比較,由此可看出患者戴奧辛濃度是一般人的10倍,中間的「能勢美化中心」則是一個垃圾焚化爐工廠的患者血液濃度。 

目前日本使用的油症診斷基準是在2004年修定的。第一項是PCQ,其次則是患者自覺的症狀。2004年追加了PCDF濃度。但我認為這個檢驗標準還是有問題。例如長崎有對夫婦同時受害,但40年之後的追蹤研究卻發現,太太血液中的戴奧辛濃度有500皮克,但先生卻只有50皮克。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差別呢?或許是因40年來先生不斷嘗試各種排毒法。由於油症並沒有真正的治癒方法,很多患者會採用各種民俗療法,包括利用真空法將血液中的戴奧辛抽取出來,而這位先生或許就是透過這類方法,使得血液中的戴奧辛濃度降低了也說不定。由於40年來許多患者都自行透過各種方法排毒,血液中的戴奧辛濃度自然就會減少,如果只因他們現在血液中的戴奧辛不多,而無法確認他們受害者的身份,我認為並不合理。除了我以外,原田教授也有類似的看法。

 

從上圖表可以看出,2001年以後未認定的患者人數逐漸上升,因此我們十分鼓勵受害者再次去接受健康檢查。雖然我們不斷鼓吹患者檢驗,但遺憾的是,被認定的患者人數仍舊是寥寥無幾。2008年,日本厚生省第一次針對油症患者進行「健康實態調查」,這也是日本政府第一次對患者(共約1300多人)進行正式的健康調查。這次的調查結果與過去九州大學的研究結果最大的不同,在於前者發現多半是患者皮膚方面的病變,而後者則是發現許多生殖系統及腦神經方面的疾病。目前我們正在努力說服日本政府不僅要照顧被認定的患者,還應該要照顧自認是患者、但未被認定的患者。不過認定過程很弔詭的地方是,患者必須自行到衛生機關進行檢驗,可是許多患者因為身體很差,根本無法自己去接受檢驗,反而沒有得到應有的健康照護。目前我們正積極向日本政府及九州大學的油症研究班提出請求,希望他們不要只是被動地等著患者來檢驗,而應該積主動到身體不適或行動不便的患者家中進行調查。

2009年日本政府改朝換代之後,我們向新執政的民主黨提出要求,希望能夠成立「油症救濟法」,希望在2010年可以正式通過。

相關連結:【拒絕遺忘─台灣油症受害33年】KANEMI STORAGE日本最大規模戴奧辛受害事件(上)

本文為藤原先生於2010年1月應台灣油症受害者支持協會之邀來台所做之演講紀錄,內容由陳昭如整理

2012年5月7日美牛瘦肉精零檢出版本法案於立院初審驚險闖關、進入黨團協商候院會三讀通過。而值此亟需國人關注後續動態之時,近兩千多名油症受害存活者的健康正深受33年前的食品公害所苦,特刊出油症系列報導,提醒國人食品安全不容妥協,也呼籲政府落實油症受害者追蹤照護。

台灣油症受害者支持協會邀請讀者們一同關注:surviving1979.blogspo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