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遺忘─台灣油症受害33年】食品公害何時了?─從1979年油症(多氯聯苯)事件談起(上)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拒絕遺忘─台灣油症受害33年】食品公害何時了?─從1979年油症(多氯聯苯)事件談起(上)

2012年06月25日
作者:陳昭如

當代美國重要評論家蘇珊•桑塔格(Susan Sontag)在其名著《疾病的隱喻》中曾指出,許多隱喻讓人們對疾病產生誤解、偏見與歧視,連帶也使得病人成為歧視與成見之下的受害者。她並以肺結核、癌症與愛滋病等三種曾被視為絕症的疾病,說明一個社會對某種致死病症採取的負面態度,是如何讓患者因此承載了相當程度的責難與排斥。

桑塔格或許沒聽「油症」為何。若是她瞭解這整起事件的來龍去脈,以及受害者的窘迫處境,或許也會同意這種世界罕見的不治之症,應可作為《疾病的隱喻》第四種被分析的案例----因為多年來數千名油症受害者不只為身體疾苦所苦,更因油症被刻意遺忘與嚴重被污名化的結果,導致他們至今依舊噤聲不語,有如人間蒸發。

發生於1979年的油症(多氯聯苯)事件,距今已超過30年了。這起事件是由於彰化油脂公司在製造米糠油的過程中,使用毒性極強的多氯聯苯(註1)作為熱媒,後因管線破裂讓多氯聯苯滲入油裡,造成全台至少兩千人吃到有毒的米糠油而受害,其中以台中、彰化、苗栗等地情況最為嚴重。這也是台灣有史以來受害人數最多的一起食品公害事件。

一般食物中毒,多半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減輕不適。但多氯聯苯中毒卻不然。根據研究指出,多氯聯苯中毒除了會讓皮膚產生明顯可見的氯痤瘡,還可能導致肝臟、腎臟、心臟、糖尿病、紅斑性狼瘡、子宮癌、乳癌、子宮頸癌等數十種病症,且許多疾病往往會延遲至中毒後二、三十年才會發病(註2),也就是說,「現在」正是受害者最需要醫療照護的時候!只是這樣駭人的事實一直為公部門忽略,任由受害者自生自滅。

誠然,這起意外是肇因於彰脂公司製油過程有所疏失。但是70年代歐美諸國早已全面禁用多氯聯苯,為何台灣政府仍允許它進口使用?日本在1968年早已發生過完全同樣的公害事件(註3),為何11年後的台灣仍會重蹈覆轍?這些無辜的受害者終生為中毒所苦,為什麼公部門始終置若罔聞?

答案再簡單也不過了,那就是:政府事前沒盡到把關義務,事後也不想扛下任何責任。

事前未把關,事後又卸責

一、多氯聯苯在1971年已是管制進口工業原料,限定非電子工業不得申請進口作為製造變壓器或蓄電池的絕緣物。彰化油脂公司不是電子公司,何以能進口多氯聯苯製造米糠油?不僅廠商說不清楚,公部門也一問三不知。離奇的是,工業局在面對媒體追問有什麼工廠使用多氯聯苯、一年有多少多氯聯苯進口至台灣時,他們的回答竟然是:「每年進口的化學工業原料實在太多了,誰有空去一一查詢?」(註4)

二、「食品衛生管理法」未嚴格執行,導致有毒米糠油在市面上販售長達將近一年,公部門自是難辭其咎。而衛生單位在未確認致毒原因前沒採取任何防範措施,任由民眾食用已被高度懷疑的有毒米糠油,導致在長達近半年的空窗期中毒人數激增,更是明顯失職。(註5)

三、 事發之後,衛生署、省衛生處、國貿局、工業局等相關局處紛紛自清,互踢皮球,直到總統出面要求「徹底清查,依法嚴辦」,監察院才介入調查。只是當年監察院的態度反反覆覆,一會要求衛生署長「有虧職守,應自動請辭以謝國人」,一會改口稱「誠難防範於先」、「各級衛生單位並無行政責任」,直到輿論開始強烈抨擊,監察院才於1980年4月提出「米糠油中毒案調查報告」,對衛生署、藥物食品檢驗局等單位怠忽職守提出糾正案,最後諸多失職官員則遭記警告至大過不等的處份。

隨著製油廠商被判處徒刑及相關政府官員被懲處,很多人誤以為整起事件已接近尾聲。事實上,受害者的苦難從來不曾結束----因為多氯聯苯中毒所造成的油症,完全無藥可醫。(明日續,1/3)

註1:油症事件的元凶是一種多氯聯苯(PCB)的混合物Arochor1254,Arochor1254從製造米糠油的熱交換器裡面滲入成品油之中,經過反覆加熱後分解產生了多氯呋喃(PCDF),它的毒性比多氯聯苯更強,被認為是造成油症受害者毒性與症狀的主要成份。一般咸稱油症是多氯聯苯中毒,事實上應該是多氯聯苯╱多氯呋喃中毒才對。

註2:詳見拙作《被遺忘的1979—台灣油症事件三十年》P.275,同喜文化(2010)

註3:1968年日本北九州Kanemi Storage在製造米糠油時,作為熱媒的多氯聯苯不慎從管線中漏出,造成一萬多名民眾(日本官方稱只有1800人)不幸中毒,稱為「油症事件」。台、日兩國是全球唯二發生食用多氯聯苯中毒案例的國家。至於日本油症受害者的處境及公部門的做法,詳見《被遺忘的1979—台灣油症事件三十年》PP.113~115

註4:見1979年12月8日聯合報

註5:據悉,當年省衛生處因輕忽問題嚴重性,將台中縣衛生局上呈的中毒報告扣壓了四個月,導致衛生署未能及早查出中毒原因,並制止民眾繼續食用彰脂公司的米糠油,才會讓市件擴大。對此,署長王金茂的回應是「衛生行政工作是整體性的,他們的錯就是我的錯,我願意負責。」見1979年12月23日聯合報

原文刊登於<新社會第21期四月號>

2012年5月7日美牛瘦肉精零檢出版本法案於立院初審驚險闖關、進入黨團協商候院會三讀通過。而值此亟需國人關注後續動態之時,近兩千多名油症受害存活者的健康正深受33年前的食品公害所苦,特刊出油症系列報導,提醒國人食品安全不容妥協,也呼籲政府落實油症受害者追蹤照護。

台灣油症受害者支持協會邀請讀者們一同關注:surviving1979.blogspot.com